我要發文
KiddiePY
新奇・2021.09.02・已編輯

追蹤

這對中國夫妻曾遭塔利班懸賞,自掏腰包上百萬只為還原阿富汗被炸文物!

近期美軍撤離阿富汗,塔利班迅速奪得政權,引起國際情勢動蕩不安,事實上,除了恐怖攻擊外,塔利班也曾因為教義破壞古跡巴米揚大佛,令專家惋惜不已。

直到2015年時,一對夫妻才修復了被炸毀的大佛,不過這也因此惹怒了塔利班,導致他們被懸賞每顆人頭5萬美金,只得隱匿行蹤近9個月。

圖源:nyt


這個位於阿富汗巴米揚省巴米揚鎮境內,曾經深藏著兩尊佛像,他們是世界最高的站立佛,有1500年歷史,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世界文化遺產。

一尊佛像鑿於5世紀,高53米,著紅色袈裟,俗稱“西大佛”。一尊鑿於1世紀,高37米,身披藍色袈裟,俗稱“東大佛”。


巴米揚大佛所在的巴米揚石窟,圖源:網絡


兩尊大佛相距400米,遠遠望去十分醒目。兩佛像的兩側均有暗洞,洞高數十米,可拾級而上,到達佛頂,上面的平台處能站一百多人。

圖源:Getty image


曾經有一位中國的僧人到過巴米揚,最後他在《大唐西域記·梵衍那國》中記載,自己完全被那種閃爍著金色光線的佛像所震撼。這個僧人就是玄奘。

對巴米揚人來說,大佛看著他們出生,看著他們長大,看著他們成家,看著他們老去,看著他們死亡。

大佛是他們的鄰居,他們管大佛叫爸爸和媽媽。


圖源:網絡


點擊下方視頻瞭解大佛的更多信息


但是2001年,在聯合國和各種聲音的強烈反對下,大佛被塔利班炸毀,持續一個月的不斷的轟炸,讓大佛最終被仇恨撕成了碎片,震驚了全世界。

大佛不復存在,只剩下空蕩蕩的輪廓。


巴米揚大佛被炸毀後,只剩下空蕩蕩的輪廓,圖源:網絡


曾經,有眾多藝術家、工程師都想重建大佛,但是由於技術的不成熟和戰亂的局勢都沒成功。

但是,就在2015年,復活大佛的願望,被一對中國夫婦實現了。他們認為,那些被摧毀的文明不應該被遺忘。

張昕宇和梁紅可以說是一直行走在路上的令人羨慕的夫妻。

他們曾駕駛帆船到南極完成了中國人在南極舉行的第一場婚禮。2012年11月,在大洋洲馬魯姆活火山成功探險。2017年5月,駕駛運-12飛機,完成中國造飛機首次環球飛行。由他們二人主創的紀實真人秀《我們的侶行》獲得廣泛好評。

張昕宇、梁紅夫婦,圖源:網絡


2014年,張昕宇、梁紅夫婦駕車從北京出發,重走絲路。穿過巴基斯坦,走過阿富汗的賈拉拉巴德等地,路上遇到過轟炸,看到這裡的女性穿著一種厚厚的叫布卡的罩子。

阿富汗婦女,圖源:Getty image


就是在這樣的一種環境裡面,他們遇到了一個非常時尚的女人,戴著手錶,用著手機,有自己的辦公室和汽車。

她叫Sara,是一個紀錄片導演,她用了三年的時間認真地拍了一部反映阿富汗國民生活真實狀況的電影,可是這部電影根本就沒有什麼人能看到,因為在阿富汗全國沒有任何一家電影院。

即使這樣,張昕宇、梁紅夫婦依然覺得Sara在做的是一件非常偉大的事情。

給張昕宇、梁紅留下深刻印象的阿富汗女性Sara,©張昕宇梁紅


Sara曾經在伊朗生活過,也曾經去歐洲留學,他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麼樣子,但是她依然選擇回來阿富汗。在與夫婦倆的對談中,她說“因為這是我的家”。

這個瘦弱的女性就像無盡黑暗中的一丁點的光芒,雖然微弱,但是堅定。

就在他們聊天的時候,塔利班的襲擊警報又拉響了,雖然所有的安保人員都在勸阻夫婦二人,但他們依然選擇坐上了Sara的車離開。

那一天是他們到了阿富汗之後,唯一感覺到放鬆和自由的時候,梁紅說,“我想那可能是因為我們走到了正確的方向上。”


大佛被點亮,

我們想起了不敢想的回憶


之後,夫婦倆就來到了巴米揚。是被沿途炮火的陰影震撼,是被當地人絕望、黑暗的生活的感觸,更是被Sara的執著所感動,張昕宇、梁紅夫婦決定用先進的建築投影技術,來復活巴米揚大佛。

他們希望像一千多年前的玄奘一樣,給這裡的人送去一份來自中國的禮物。

光影重現巴米揚大佛有很多難點,最大的難點是光線有可能會對大佛所在的石窟牆體加溫,加溫的過程對牆體會造成損害。

還有大佛的佛臉的不確定性。因為沒有人見過佛臉真正是什麼樣子,它在建成之初就已經脫落了。

點亮大佛的准備工作,©張昕宇梁紅


他們做了重重比對,最後選擇了一種跟太陽的色溫差不多的光線,避免了對牆壁的損害。

同時他們還找到了一位住在阿富汗60年的外國學者,在他的幫助下,找到了巴米揚附近所有同年代出土的佛像,最終確定了佛臉的形式。

他們花了近一年的時間和上百萬人民幣,頂著塔利班的武裝威脅,在2015年6月6號,高達53米的大佛終於亮起來了。


點擊下方視頻一同大佛帶來的震撼吧


巴米揚大佛被點亮瞬間,©張昕宇梁紅


在大佛亮起來的一瞬間,巴米揚人落淚了。他們唱歌,跳舞,圍坐在地上彈起東布拉。詩人開始用波斯語作起詩,雕塑家給他們送來了當地的雕塑。

有一個老爺爺拉著張昕宇的手說,中國人,你讓我們想起了那些我們已經忘卻或者不敢想起的回憶。


圖源:網絡


所有的巴米揚人都不說“大佛亮起來了”,他們說的是,大佛在倒下的地方站起來了,大佛又活了。


還原後的大佛影像在2015年6月6日、7日呈現了兩個晚上,長達十幾個小時。最後,張昕宇和梁紅團隊將價值10萬美元的整套光影設備贈送給了當地政府,並要求他們保證每年都把大佛影像呈現給當地民眾。

張昕宇、梁紅夫婦和團隊在光影復原的大佛前合影,圖源:網絡

重現巴米揚大佛後,塔利班被激怒了,給他們的團隊開出了每個腦袋5萬美元的懸賞。一行人只得倉促離開,因為不想被人活捉,還去武器市場買了幾顆手榴彈當“光榮彈”。

好在他們撤離迅速,從巴米揚飛去了喀布爾,及時離開了阿富汗。


阿富汗文物曾遭毀滅性破壞


這次點亮巴米揚大佛的感人行動,正如美國著名文化學者南希·杜普裡的評價:“你們讓阿富汗獲得了全世界的聚焦,讓阿富汗作為一個文化的中心存在,而非戰爭的中心,今天的世界總是誤解她。”

然而,巴米揚大佛不曾想,如今20年了,現在生活在大佛腳下的人們依舊在被無辜地牽連進戰爭。

剛剛過去的8月中,在塔利班奪取了阿富汗大部分地區後,出現了慘絕人寰的畫面。

有人爬上美國的運輸飛機,起飛後整個人從高空墜落。有的婦女把嬰兒拋過鐵絲網,哀求美軍士兵將其帶到安全的地方,有的嬰兒卡在鐵絲網裡。


8月16日,在阿富汗喀布爾機場,民眾爬上一架飛機,圖源:法新社


這些畫面就像電影的橋段,然而又是真真切切在發生。

人民在水深火熱,而對於很多阿富汗的文物及珍貴的人類遺產而言,它們的命運如巴米揚大佛一樣,遭到了毀滅性的浩劫,淪為戰爭和竊賊的犧牲品。


蒂拉丘地的金皇冠

圖源:Heritage Image Partnership Ltd / Alamy Stock Photo


人們似乎已經忘了,阿富汗除了戰爭,還有那些盛世王朝以及輝煌燦爛的文化,它曾是個擁有5000年歷史的文明古國。

作為曾經的佛國重地,阿富汗遺留了眾多佛教遺跡,其中一些寺院從佛陀在世時已經開始建造。


這裡還通過青金石貿易,與最早的兩河流域文明、古埃及文明建立了緊密的聯系,留下眾多帝國燦爛的文明遺產。

1979年蘇聯入侵期間,很多軍閥洗劫博物館,將文物變賣到海外以充軍費,甚至還有軍閥用博物館的文件來點營火。

蘇聯軍隊入侵阿富汗,圖源:網絡


在戰爭期間,阿富汗國家博物館的老館長馬蘇迪博士(Omara Khan Masoudi)把最珍貴的一批文物藏入了總統官邸地下的國家銀行金庫,需要多人保管的數把不同鑰匙共同配合才能打開櫃門,他們約定誰遭遇不測就把鑰匙傳給最年長的孩子。


直到2004年,在曾經參與過考古發掘的學者們的見證下,阿富汗文化部官員當眾打開了完好無損的七隻珍貴保險箱,這批飽受戰火的國寶終於重見天日。


圖源:網絡


1989年蘇聯撤軍之後,阿富汗國家博物館又陷入了1990年代上半葉“聖戰者聯盟”所帶來的交火之中。

阿富汗博物館遭遇重創,其中很多重要文獻被燒毀,博物館70%的文物被盜。

1985年到1995年,博物館工作人員的主要工作就是不斷地轉移文物。

1993年,一枚火箭擊中了阿富汗國家博物館的屋頂,許多古代陶器和青銅器化為一堆瓦礫。

1994年,趁著暫時停火,博物館員工冒著生命危險回到已關閉的博物館,借助煤油燈的照明,用卡車將500多箱的數千件文物秘密運送到喀布爾酒店保管起來。


被炸毀的阿富汗國家博物館,圖源:網絡


1996年,塔利班武裝分子進入喀布爾後,大肆破壞阿富汗文物,國家博物館的寶藏成為塔利班分子的首要尋找目標。但是,國家博物館和中央銀行員工始終對文物的下落守口如瓶。

2019年5月,塔利班部隊控制了12世紀古遺址附近的檢查站,禁止他人進入,並殺死了18名阿富汗安全人員。

2001年2月,一批武裝人員還曾進入博物館保險庫,並用斧頭和錘子砸毀任何帶有人體和動物形象的文物,幾千件無價之寶被毀。

2005年,為了防止被戰火破壞,在時任法國總統希拉克的邀請下,阿富汗國家博物館的200餘件重要館藏走上了海外巡展的道路。


參加世界巡展的那些驚豔的阿富汗文物,圖源:網絡


在長達14年的時間裡,它們的足跡從歐洲、北美洲、澳洲到遠東地區,進行著一場跨越全球的馬拉松式文物守護接力。

2017年起,這批文物在中國的北京、敦煌、成都、鄭州、長沙、南京和香港等地接力展出,時間持續約三年。


這些在世界各地流浪“避難”的文物,剛剛結束漂泊,在2020年返回了家鄉。政權更迭,讓這些國寶再次陷入險境,它們的命運如何,牽動人心。


阿富汗古跡的破壞

依然在繼續


今年8月,塔利班將政權接管後,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呼籲保護阿富汗的文化財產。8月19日發布的一份聲明,號召採取預防措施,以保護該地區的歷史文物免受“破壞和搶劫”。

聲明中寫道:“文化遺產的任何破壞或損失只會對阿富汗人民實現持久和平和人道主義救濟的前景產生不利影響。”


阿富汗國家博物館被毀壞的佛像,圖源:網絡


8月15日,喀布爾國家博物館對搶劫威脅表示擔憂。“喀布爾市目睹了前所未有的混亂......這種混亂局面的繼續導致對博物館文物和展品安全的巨大威脅”博物館在發布到社交媒體的一份聲明中說。

聯合國文化權利問題特別報告員卡裡瑪·本努內指出,“保護阿富汗人的生命和權利必須是重中之重。”

今年(2021年)的3月11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發文紀念巴米揚大佛被炸毀20週年。文章提到巴米揚大佛被毀的悲劇使全球認識到保護瀕危文化遺產的必要性。

“巴米揚山谷的大佛龕永遠提醒著我們,我們有責任保護文化遺產;還提醒著我們,如果不這樣做,我們的子孫後代將會失去什麼。”


原巴米揚大佛所在地,圖源:美聯社


在阿富汗的國家博物館門前,鐫刻著這樣一句標語——“A nation stays alive when its culture stays alive.”(文化在,則國存)。

阿富汗國家博物館門前的鐫刻,圖源:網絡


願阿富汗能在戰火中被保佑,這些屬於全人類的文明遺產也能夠被保佑。



新奇
世界各地
7 次觀看
留言
全部留言
最新留言
對此貼文留言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