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發文
NBA微文
NBA・2021.09.18・3 次觀看

追蹤

星途紀:年少滄桑的命途 英格拉姆的奔赴

數九寒天,彎伏背脊的冰沙國王中心正吞吐著呼嘯而過的朔風,在紐奧良一如尋常地迎來送往。


人們在等待著年關後的永珍復新,也在等待著夜竟時的清旭冀望。


時值此際,球館內的布蘭登-英格拉姆正在弧頂斂聲屏氣地觀察防守,貼身盯防的羅伊斯-歐尼爾已是陣腳大亂,而在高位伺機協防的魯迪-戈貝爾也愈覺意亂心慌。


英格拉姆在決勝階段的瘋狂火力令比賽懸念迭起,勝敗牽繫於一線之間,爵士不免得深感忌憚。



十天之前,鵜鶘在主場迎戰爵士,英格拉姆最後時刻的絕殺上籃遭到犯規未能得手,但是裁判當時並未響哨,徒呼奈何的英格拉姆只好飲恨認負。而現在,喜獲十連勝的爵士又馬不停蹄地造訪紐奧良,手握絕殺之機的英格拉姆豈甘二度失手。


眼看終場哨聲即將響起,殺機陡起的英格拉姆倏然啟動,持球突破急停後仰跳投出手——


穿筐入網,正中靶心!


英格拉姆只給爵士留下0.2秒的時間,這記準絕殺幾乎宣判爵士敗局已定!英格拉姆情難自禁地振臂怒吼,在響徹冰沙國王中心的歡呼聲下肆意歡慶!


但片刻過後,裁判在爵士發邊線球時又猝然鳴哨,吹判賈克森-海耶斯在內線對戈貝爾犯規,戈貝爾獲得兩記罰球機會。


一時間,冰沙國王中心眾怒難平而噓聲四起。


心有不甘的英格拉姆緊盯著戈貝爾走向罰球線的背影,他只能祈盼著戈貝爾罰球失準,哪怕只有一記罰球偏出籃框。



而後,戈貝爾在滿場噓聲下兩罰一中,比賽進入延長。英格拉姆輕舒口氣,沉默不語的他緩步走回板凳席。阿爾文-金泰瑞教練抄起戰術板,爭分奪秒地向隊員佈置戰術,而英格拉姆則是自顧自地在心底倒數延長賽開始的時間。


他內心篤定,任誰也休想從他手中奪走這場驚心動魄的勝利。


待到延長賽掀起序幕,回到場上的英格拉姆連續衝闖內線搏取罰球,憑藉著堅韌而決絕的表現率隊牢守勝勢,最終在主場奏響凱歌。他全場高效斬獲49分創生涯新高,超越安東尼-戴維斯成為鵜鶘隊史單場得分45+最年輕的球員,現場近兩萬名球迷也為他而縱聲吶喊。


響徹全場的MVP呼聲在英格拉姆耳際不停轟鳴,他屹立賽場地環顧四周,滿堂喝彩仿似山呼海嘯,舉城同歡恍如沉墜酣夢。未待抒懷慨嘆,他又淹沒於一眾隊友的熱情簇擁。


一路伴他從洛杉磯轉赴紐奧良的隆佐-鮑爾舉臂高呼:「之前是傷病拖垮了他的腳步,而現在,歡迎來到英格拉姆的時代!」



隆佐在豪興之下一言概之的傷病,對英格拉姆來說又豈止如此。


那一年,勒布朗-詹姆斯的到來令沉淪數年的湖人終迎曙光,時任湖人籃球運營總裁的魔術師強森盼能一步登天,他在賽季中期將英格拉姆等青年才俊作為籌碼,向鵜鶘求購決意離隊的戴維斯。儘管這筆交易在當時未能達成,但是喧囂塵上的交易流言也將洛杉磯鬧得滿城風雨。


彼時正處在生涯第三年的英格拉姆對此早已習慣,他坦然說道:「那些事情是我無法控制的,我只想把自己所能控制的事情都辦好,其他事情就留給管理層去處理吧。」


洛杉磯既是封神臺,也是修羅場,既是最擅淬鍊巨星的城市,也是最能湮滅天賦的地方。


三年以來,英格拉姆始終都悄無聲息地隱沒在這座城市的鎂光燈外,也恭默守靜地藏鋒於斯臺普斯的競技場上。越來越多的洛杉磯人認為英格拉姆不過是碌碌庸流,直至他在生涯第三年的全明星後猶如蟬蛻蛇解,六場比賽場均斬獲27.8分7.5籃板,人們才對其刮目相看。


憑此表現,英格拉姆生涯迄今終有機會叩響季後賽的大門,但值此之際,突發的傷病卻令他的期盼在頃刻間破滅——受困右肩傷病,英格拉姆被迫休戰,連打敗仗的湖人與季後賽漸行漸遠。



英格拉姆原本不顧勸阻決意回歸,但他在進行恢復性訓練時,卻愈感右肩疼痛難忍。無奈之下,英格拉姆只能作罷,而後隊醫提供的傷病報告顯示,他的右臂深靜脈出現血栓,賽季就此報銷。


所謂的深靜脈血栓,即是血液在深靜脈腔內異常凝結,阻塞靜脈管腔,導致靜脈迴流障礙,嚴重時或將導致殘疾。換而言之,英格拉姆現在的傷病可能危及生涯乃至生命。受縛於此,英格拉姆只能無限期休戰,一旦他的右臂二度形成深靜脈血栓,那他往後餘生都只能服用藥物來稀釋血液,就此結束運動生涯也在所難免。


此後,湖人連續六年無緣季後賽,魔術師在賽季結束前毫無徵兆地自行宣布辭職,徒留洛杉磯滿地狼藉。湖人的亂象已經與英格拉姆無關,他此時正在與傷病進行鬥爭,他在接受手術清除右臂血栓後,又接受右臂胸廓減壓手術確保血液流通。他的經紀人傑夫-施瓦茨心有餘悸地說道:「幸好英格拉姆的傷病與造血功能或血液問題不同,他這是身體構造所引發的問題。」


「我術後一直躺在病房裡,我的右手抬不起來,就連呼吸也有些困難。」英格拉姆在事後回憶道,「我每回打噴嚏或咳嗽的時候,我的胸腔和背部都不太舒服,傷病的恢復過程真的很難熬。」


湖人預計英格拉姆將能在新賽季揭幕前痊癒,但他的傷病對任何球隊來說都是無可忽視的隱患。他用傷停前的那六場比賽令外界對他另眼相待,可在傷愈歸來後,他又需要用多少場比賽才能使人們不再對他懷有偏見?


他自己並無答案。


但他知道,自己的湖人生涯已行至終途。



湖人在休賽期重啟涉及戴維斯的那筆未竟的交易,最終戴維斯在洛杉磯的歡慶聲中如願空降Staples Center,而作為籌碼的英格拉姆只留給了洛杉磯一個寞然辭別的消瘦背影。


「從湖人的角度看,那當然是件好事,得到戴維斯對任何球隊來說都是件好事。儘管我不知道這筆交易對我來說是好是壞,但我相信一切都是上天最好的安排,任何事情的發生皆有因可究,我並不怨恨湖人,我仍舊熱愛他們,是他們令我得以夢想成真。」英格拉姆苦笑道。


英格拉姆與洛杉磯的緣分由一六年選秀而起,在此之前,他一度以為自己將在費城開啟生涯。


英格拉姆的父親唐納德在家鄉北卡羅萊納州金斯頓管理著馬丁弗里曼娛樂中心球館,受其影響,自小淡漠寡言的英格拉姆對籃球這項運動迸發出超乎尋常的熱情,他在唐納德的指導下投身訓練並嶄露天賦,此後唐納德還將他送到前NBA球員傑瑞-史塔克豪斯身邊接受專業指導。


當時在AAU聯賽擔任教練的史塔克豪斯不負好友唐納德所託,他盡心盡力地指導英格拉姆進行訓練,而迅速兌現天賦的英格拉姆也在北卡羅萊納州聲名鵲起,並帶領金斯頓高中以摧枯拉朽之勢連續四年奪得北卡羅萊納州冠軍,四連冠的彪炳戰績創下北卡羅萊納州的高中紀錄。


憑藉著高中時期近乎無所不能的非凡表現,英格拉姆在畢業前收穫了多所籃球名校丟擲的橄欖枝,就連杜克大學的傳奇老帥Mike Krzyzewski也趕赴英格拉姆家中,向他當面展開招募。英格拉姆欣然應允,他在K教練的悉心教導下,心無旁騖地磨鍊球技,最後當選為大西洋海岸聯盟的年度最佳新人,併入選美國籃球記者協會的大一全美最佳陣容與大西洋海岸聯盟的最佳陣容二隊。


意氣風發的英格拉姆在大一賽季結束後宣布參加一六年選秀。彼時手握狀元籤的76人有意將英格拉姆帶回費城,在英格拉姆前往費城參加球隊試訓的前夕,76人的總經理布萊恩-科朗傑洛與總教練Brett Brown特意邀他共進晚餐,一同出席的還有即將傷愈復出的喬爾-恩比德以及英格拉姆在杜克大學的前輩賈利爾-歐卡佛。


翌日,滿懷信心的英格拉姆在參加球隊試訓時盡顯天賦,對英格拉姆青睞有加的教練團甚至安排他在試訓結束後繼續留隊,由助理教練陪同他參加球隊的常規訓練。


「我之前從未有過這種經歷,我當時覺得自己應該能當選新科狀元。」英格拉姆回憶道。


但數日之後,本-西蒙斯也受邀前往費城參加試訓,他在訓練場上所展現出的卓絕天賦與高超球技令費城歎為觀止,他僅用兩分鐘時間已獲得費城的選秀承諾。


英格拉姆遭到了費城的遺忘。


一如他在三年後淪為交易籌碼送往紐奧良時,偌大的洛杉磯無人相送。



「這或許是我的另一個機會吧。」英格拉姆如是說道。


來而不可失者,時也;蹈而不可失者,機也。


英格拉姆盼能把握住自己在鵜鶘的機會,可同時,一九年新科狀元錫安-威廉姆森也來到了紐奧良。


鵜鶘球迷高舉著錫安的鵜鶘球衣與歡迎標語,在這座城市的大街小巷肆意慶祝,漫空飄灑的綵帶裹纏著這座城市復甦的希望,繞耳轟鳴的歡呼回溯著紐奧良榮盛的時光。


英格拉姆對這幕場景何其熟悉,紐奧良舉城歡迎錫安的盛況,正如洛杉磯傾情獻予戴維斯的迎禮。


只是兩座城市迎來送往的盛象,都與他無關。


英格拉姆只能沉靜地隱沒於枕戈的等候與病痛的糾纏。


他的等候在悠遠歲月的流承中變得短暫,但又在望眼欲穿的期待下愈顯漫長。


待到新賽季訓練營開啟前,英格拉姆盼來了鵜鶘隊醫的首肯,解除傷病限制並正式恢復訓練。值此之際,重振旗鼓的鵜鶘卻又突發傷病侵擾,錫安遭遇右膝外側半月板撕裂,接受關節鏡修復手術後開始休戰。


錫安的傷缺令人們將目光重新聚焦到英格拉姆的身上。


英格拉姆一如既往地保持著緘默,時隔半年重返賽場的他環顧四周不禁心生感嘆,在紐奧良寥落的歡喝聲中念想起自己故往的時光。無論如何,他終究還是等來了自己得以把握的時運。


傷愈歸來的英格拉姆終迎自己的生涯巔峰,他在那一年不避斧鉞盡興酣戰,用匪夷所思的進攻表現令全聯盟為之驚歎,他入選了全明星陣容,並當選為年度進步最快球員。


英格拉姆竭其所能地征服這片賽場,或許聯盟不會如隆佐所說的迎來英格拉姆的時代,但英格拉姆已如自己所願的在紐奧良重獲新生。


回首顧盼唏噓往事時,英格拉姆只是風輕雲淡地說道:「我只是一直在追求著我的心之所向。」


他的心之所向,是年少滄桑尚要抗爭命運的力量,也是滿身傷痕猶能忘乎病痛的信仰。


當他傷病纏身,在斯臺普斯揹負質疑時,他不願屈服。


當他轉徙異地,在十字路口身臨迷途時,他不願停步。


當他迎來新生,在紐奧良脫胎換骨時,他也不願辜負。


他一直都是如此,在嘈雜的世界沉靜地活著,也向迷濛的未來堅定地奔赴。


NBA
洛杉磯湖人
留言
全部留言
最新留言
對此貼文留言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