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發文
applee
NBA・2021.09.27・8 次觀看

追蹤

扛起反接種新冠疫苗大旗,厄文到底怎麼想的?

NBA即將告別漫長休賽期,媒體日、訓練營的接踵而至意味著精彩比賽很快將回歸,人們對籃球的激情可以重新燃起。但在這個節骨眼,凱里-厄文等反疫苗派球員卻成了輿論焦點,他們抗拒接種新冠疫苗,這對於新賽季來說無疑是個變數。


按照當前的政策,如果厄文、安德魯-威金斯不能及時接種疫苗,他們將暫時無法參加球隊主場比賽。而如果他們整個賽季都不接種疫苗,他們將不得不至少缺席例行賽41個主場比賽,還可能少一半收入。不在紐約、舊金山的球員暫時不受影響,比如同樣拒絕接種疫苗的魔術球員艾薩克,但未來情況不是沒可能變化。



或許這些球員不在乎缺席半數比賽、收入的損失,但籃網、勇士這兩支將奪冠視作目標的球隊就不得不掂量一下戰力的損失了。厄文和威金斯反對接種疫苗,影響的不僅僅是自己和他人的健康,還包括聯盟爭冠版圖。


近幾天,厄文、威金斯反對接種疫苗的事情輿論反應如此大,跟紐約、舊金山釋出的行政指令有很大關係。


新冠病毒仍在肆虐,今天釋出的數據顯示,全球單日新增確診病例342469例,新增死亡病例5224例。其中,美國新增確診病例超過3.5萬例,是全球新增確診病例最多的五個國家之一。


為了防疫,紐約、舊金山均釋出行政指令。紐約的指令於9月13日生效,年齡超過12歲的人如果沒有至少接種一針疫苗,他們將不能進入室內體育館。這就意味著,除了普通球迷、工作人員、裁判等,尼克、籃網球員如果沒有接種疫苗,他們也將無法進入自己的主場打球,除非得到醫學或宗教赦免。舊金山所釋出的指令內容差不多,只不過生效時間是10月13日。


拒絕接種疫苗對於球員、球隊、聯盟有何影響?從球員的角度,目前受影響的只有尼克、籃網和勇士三支球隊,這三支球隊中拒絕接種疫苗的球員將無法參加球隊主場比賽,只要他們能提供當日新冠病毒檢測呈陰性的檢測報告,他們可以隨隊訓練,但是主場比賽日他們不能登場。





客隊到紐約、舊金山打比賽時,客隊中未接種疫苗的球員會受影響嗎?答案是不會,因為他們所效力的球隊大本營不在紐約、舊金山,不受當地政策的限制,所以只要他們每日的新冠病毒檢測結果呈陰性,他們便可以登場比賽。


隨著防疫政策收緊,未來可能會有更多城市推出行政指令,可能會有更多未接種疫苗的球員無法參加主場比賽。近幾天多支球隊高層接受採訪,湖人、快艇都在強調賽季開始前讓所有球員完成接種。


厄文、威金斯這種拒打疫苗無法參加主場比賽的情況,跟本-西蒙斯鬧交易拒絕再為球隊登場打球不同,因為勞資協議中實際上並沒有針對這種情況(因為拒絕打疫苗而無法出戰)的規定,所以他們無法參加主場比賽是否會損失收入,現在只是存在可能性,具體是否會扣錢還是未知數。





再一個,聯盟並沒有推出硬性要求,強制球員打疫苗,球員工會也不允許聯盟這樣做,目前被強制打疫苗的只有裁判以及平時跟球員密切接觸的工作人員。所以對於不願意打疫苗的球員,聯盟除了遊說勸說之外也沒有其他辦法。


少部分球員拒絕打疫苗,這無疑給恢復主客場制還允許觀眾進場的NBA帶來了更多風險。一旦有球員感染新冠病毒,或者觸發健康與安全協議,他們的缺席勢必會影響到球隊的表現和勝率。像厄文、威金斯,他們所效力的都是爭冠隊,籃網和勇士承受不起球隊關鍵先發打不了主場比賽的損失。而對於聯盟來說,本來籃網和勇士是熱門球隊,是全美直播的重點球隊,他們肯定不希望比賽觀賞性因為關鍵球員拒絕接種疫苗而下降。


根據聯盟官方統計,目前已經有大約90%的球員接種了新冠疫苗,這10%尚未接種疫苗的球員中,艾薩克、厄文和威金斯是典型,他們拒絕接種疫苗原因有相同也有不同。


艾薩克的理由是,他不相信疫苗的安全性,他認為接種疫苗存在一定的風險。艾薩克在接受《滾石》採訪時說道:「歸根結底,問題在於人,你不能總是把信任完全放在人的身上。」


當前的情況下,沒有任何一種疫苗能保證100%的安全性,但就像名將卡林-阿布都-賈霸說的:「反對接種疫苗的人特別虛偽的地方是,他們非常傲慢,不相信免疫學和其他醫學專家。但當他們的孩子生病了,或許他們需要緊急治療,他們會以多快的速度去做專家讓他們做的事情?」



艾薩克、厄文和威金斯拒絕接種疫苗還有一個共同理由——宗教信仰。NBA非常注重球員隱私,不會曝光球員各自宗教信仰是什麼。但可以確定的是,艾薩克、厄文和威金斯都有虔誠的宗教信仰,尤其是厄文,上賽季他曾因為信仰的問題請假缺席,有段時間他還齋戒。


紐約和舊金山的行政指令中都寫明,不想接種疫苗的可以申請醫學或宗教赦免。之前,威金斯已經申請過,但遭到了NBA方面的否決。


從歷史的角度,自從疫苗這種東西出現,因宗教信仰出現的抵制就沒有停過,很多有宗教信仰的人認為,接種疫苗是違背自然規律,違背上帝的旨意。


但事實上,現在很多主要的宗教教派並不反對新冠疫苗,根據8月份的一份民意調查,很多有宗教信仰的人接種了疫苗,而且比重還在提升。NBA中,有宗教信仰的球員不在少數,比如賈霸、坎特都有,但他們都選擇積極接種疫苗。坎特就說:「如果一個人不接種疫苗是因為他的宗教信仰,我覺得我們處在一個宗教和科學必須聯絡在一起的時代。我跟很多有宗教信仰的人聊過,我在想,疫苗拯救了人們的命,還有什麼比疫苗更重要呢?」



根據《滾石》一篇報導中的細節,厄文反對接種疫苗,甚至跟陰謀論有關。在社群網站上有一些反疫苗的陰謀論者,他們聲稱有祕密團體在利用疫苗把黑人連上巨型計算機實施「撒旦(魔鬼)計劃」。這聽起來就很不可思議,可厄文卻在社群網站上關注並點贊。而且消息人士透露,這則陰謀論竟然已經在NBA多個更衣室、群聊、部分球員、高層、工作人員之間流傳。


對於這種陰謀論以及相信這種陰謀論的人,賈霸嗤之以鼻,他說道:「這涉及公共健康問題,反對接種疫苗是在增加因疫情而導致的死亡案例,這也會繼續強化人們對於運動員愚蠢的刻板印象。」


接下來,部分球員的反疫苗行動會通往哪個方向很值得關注。厄文、威金斯肯定會出現在新賽季媒體日,也能參加之後訓練營的球隊訓練,但籃網和勇士主場所打的熱身賽他們將無法參加。即便他們近幾天能改變主意儘快接種疫苗,新賽季例行賽初期他們也很可能無法參加主場比賽。


因為,如果厄文、威金斯接種瑞輝疫苗,兩針疫苗之間要間隔3周時間。如果他們接種莫德納疫苗,兩針疫苗之間要間隔4周時間。而按照原則,只有接種第二針疫苗兩週後才算完全接種了疫苗。


如果厄文和威金斯選擇強生公司的疫苗,他們倒是有可能不耽誤例行賽初期的比賽,因為強生公司的疫苗只需要一針,接種兩週後便被視作完全接種了疫苗。如果兩人儘快改變主意接種,他們新賽季的比賽將不受影響,再拖下去肯定將缺席比賽。


現如今,決定權完全掌握在球員手裡。雖然賈霸呼籲聯盟採取強硬態度命令球員必須接種疫苗,但球員工會的存在顯然不允許這種情況發生。對於厄文、威金斯等球員反對疫苗,聯盟和各支球隊哪怕再不爽也不能像賈霸一樣表達出來。


「我們都知道面對著怎樣的風險,但歸根結底,這是球員們自己的決定,很明顯這不在我們掌控中。」


籃網總經理肖恩-馬克斯這句話,蘊含了多少無奈。這是他們距離總冠軍最近的一個賽季,結果賽季還沒開打就再生波折。


留言
全部留言
最新留言
對此貼文留言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