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發文
Lamp037
娛樂・2021.09.28・5 次觀看

追蹤

丟下嘻哈變“乾淨”的中國說唱綜藝,還能走多遠?

通過綜藝風靡一時的樂隊和說唱,在2021年的夏天迎來了不一樣的命運:樂隊綜藝只剩孤零零的一檔,三檔說唱綜藝多到溢出。


說唱綜藝多了,能出圈的卻少了。雲合數據顯示,《黑怕女孩》《說唱聽我的》《少年說唱企劃》三檔綜藝都沒能進入網綜有效播放榜TOP10。觀眾記憶中這個夏天最“黑怕”的時刻,或許還是在《披荊斬棘的哥哥》裡,GAI的那句“你的兄弟不尊重我的兄弟”。


走到第五年的說唱節目,迎來了拐點。《黑怕女孩》和時下最受關注的女性主義結合,《說唱聽我的》嘗試融合流行音樂,《一週的說唱歌手》做起了說唱打歌,《少年說唱企劃》乾脆培養起新生代rapper,節目們或多或少都在嘗試做出創新。



原有的說唱聽眾很難接受這種跨圈,而節目要去拓展的新觀眾,一時也走不進來。


朴宰范的那句“想要成為rapstar嗎”,在2017年的夏天或許還可以兌現。今年的三檔說唱已經走到尾聲,選手們像是在節目裡,做了兩個月的說唱練習生。


1. 徒勞的創新


五年九檔說唱節目,也已經將中文說唱最有實力的rapper們選了個遍。選手們越來越年輕,實力也越來越差,“說唱N代”剩下的只有創新這一條路。


芒果tv《說唱聽我的2》將“Hit Song”貫徹到底,節目加入了吳克群、龔琳娜、單依純等流行歌手,將說唱、流行兩種音樂形式融合,選出“雙子星”,最終導致謝帝、彈殼等一線rapper在台下坐冷板凳,流行導師在台上侃侃而談、卻招致觀眾差評一片,場面尷尬。


騰訊視頻的《黑怕女孩》做的是女性rapper的說唱競技綜藝,用近幾年大熱的女性議題作為節目核心。節目中,許多選手都以女性視角講述了自己的故事,第一期種就有選手將“重男輕女”作為表演主題。由於節目的延遲播出,原定的重頭戲livehouse廠牌專場演出只能改為線上,最終也沒能引起太大水花。


《黑怕女孩》


改變最大是愛奇藝的《少年Z說唱企劃》,這檔節目用的還是《有嘻哈》的主題曲,但已經另改頭換面,變成了“Z世代”的選拔,參加節目的選手年齡限制在18-24歲。


這檔節目還沒上線,流量擔當時代少年團成員嚴浩翔退出錄制,也讓不少期待節目的粉絲直接撤離。節目播出後,更是連番出現選手負面新聞導致退賽,頻頻被爆出的“曲風相似”,也帶來了一些負面熱度,讓節目在說唱圈層的口碑雪上加霜。


觀眾對年輕一代的寬容,或許需要建立在作品的基礎上。去年《說唱新世代》在豆瓣拿下了9.2分,很大程度上是靠著選手們的作品出圈。


除此之外,說唱綜藝的氛圍也變得越來越peace,從《中國有嘻哈》時PGONE寫歌DISS全場,GAI對著鏡頭說“偶像別來沾邊兒”,曾經的rapper們,很少在意自己是否會被觀眾討厭或誤解,正是這些讓他們區別於傳統的偶像藝人。



但是在近兩年的節目中,這種“火藥味”近乎消失,選手之間的氣氛越發和諧。節目中“乖巧”的選手們,總讓人產生一種說唱練習生的觀感。


說唱綜藝都在忙著創新,但大多數都成了無效創新。除了這些節目缺少一些運氣,更多的是,節目已經無人可選,就像車澈接受媒體專訪時說的,這個市場確實應該養一養了。


2. “下頭”的rapper


說唱綜藝的“沒落”,不止在於節目不再給觀眾帶來新鮮感,rapper們頻頻爆雷也是重要的原因。


秉承“real”的說唱歌手們以往活動范圍僅限圈層之內,又缺乏經紀公司的管束,登上節目擴充知名度之後,很容易被挖到過往的不當言行,從睡粉到吸毒,每個人都隨時會被“從地上拉下來”。



《少年說唱企劃》的兩名退賽選手孩子王和小口酥,前者在河南水災時捐款18000元,被網友發現是P圖詐捐;小口酥原本是節目初期的熱門選手,先被質疑抄襲,後陷入侮辱女性言論的爭議,最終選擇退賽。


在某些以討論娛樂話題為主的網絡社區中,“哈圈”和“滾圈”髒亂程度並列。談及演員愛豆曝出負面新聞時用的“塌房”一詞,在說唱歌手中都不算成立,因為“rapper哪有房可以塌,本來就是廢墟”。


另一方面,當說唱歌手走入大眾,就面臨著“哈圈”和“飯圈”的水火不容。在說唱圈,兩者的沖突似乎更為激烈。


2019年,一位粉絲將自己拍攝的福克斯參加見面會的圖片發進超話,文案和拍攝修圖都頗有愛豆站姐風格,其他粉絲紛紛湧入評論“算我求你別搞了”“把沒素質當成優越了”。




說唱圈層的原有受眾看不上所謂的“飯圈”,他們認為最好的方式是聽歌看演出,而不是像普通愛豆粉絲那樣喊著“崽崽”“哥哥”。女粉多、粉絲飯圈化程度較高的rapper,如福克斯、姜雲升等,在說唱圈層內部普遍評價不高,甚至不少rapper公開表示過對飯圈式粉絲的不滿。


而飯圈同樣對於說唱圈層的“規矩”嗤之以鼻。以飯圈對於道德水平的要求來看,說唱歌手們的履歷太過“碩果纍纍”。


比較典型的例子是今年6月,姜雲陞官宣和鞠婧禕發布合作曲時,大量粉絲非常不滿,甚至集中在姜雲升的預告微博評論裡表述對鞠婧禕的討厭,導致姜雲升在評論留言“要禮貌一些”,並在之後的直播中規勸粉絲。


但是,姜雲升粉絲的評論被搬至豆瓣之後,不少網友都認為粉絲言論有些荒謬。在他們看來,鞠婧禕有愛奇藝平台播放量年榜亞軍的網劇在手,國民度更高,和姜雲升出歌屬於“降咖合作”,而且她的所謂“黑料”比起真正的負面來說無傷大雅,粉絲的憤怒沒有道理。



最終,事件進一步發酵,姜雲升在2018年直播時提到鞠婧禕的言論被挖出。在一些說唱圈層受眾看來,“鞠婧禕”只是在地下battle形式中的一個韻腳,對本人不包含惡意,姜雲升在後來的道歉中也表示“在三年後的我看來這種游戲存在很多問題”。


但是對於大眾來說,話語本身包含了對女藝人的侮辱,這種解釋很難被接受。


說唱歌手想要進入更大的市場,繞不開吸引圈外受眾,甚至“恰飯圈飯”,但這個能帶來流量的飯圈群體,又成為了他們新的阻礙。rapper走到地上,似乎成了一個新的偽命題。


3. 中國沒嘻哈 


2017年9月,《中國有嘻哈》決賽夜。許多知名藝人都到場觀看,甚至連馮小剛都站在台上稱自己“有幸”來到現場。


兩個多小時後,PGONE、GAI成為《中國有嘻哈》的年度雙冠軍,以一個“世紀擁抱”結束了那個夏天。


截至決賽,節目在愛奇藝平台的播放總量突破27.2億,微博話題閱讀量近70億,相關討論超過了2600萬條。新華社、BBC等一眾媒體都對《中國有嘻哈》報道和推薦,在那一年的整個綜藝市場裡,這檔節目沒有對手。


2017年被稱為“說唱元年”。總導演車澈感慨:野蠻生長了20多年的中國嘻哈音樂,通過《中國有嘻哈》的呈現成為新的文化現象。


但盛況也只停留在那一年。五年過去,“愛騰芒B”幾大視頻平台共推出9檔嘻哈綜藝,除了《說唱新世代》外,再沒有一檔能復制當年的盛況,愛奇藝自己也沒有做到。


五年前一批rapper橫空出世,帶著新的音樂形式和文化形態走到大眾面前,注定讓觀眾眼前一亮。但隨著時間的推移,新鮮感逐漸退去,觀眾們經過說唱節目長期的洗禮,已經到了“難道單押也算押”的階段,預期被拉高了,但選手實力卻越來越下頭了。


“說唱”作為一種音樂形式,也是嘻哈文化的一部分。但在這五年,它被單獨“提純”出來。說唱綜藝成為了流量密碼,說唱音樂也被捲入流行音樂。在要做原創音樂的《明日創作計劃》裡,節目初期就有觀眾調侃:怎麼那麼多不認識的rapper,現在是到了“三萬哈人,三百哈粉”的時代了嗎?


在說唱最火的時候有人感慨“火的從來不是嘻哈,而是說唱綜藝”,如今看來,脫離嘻哈的說唱綜藝,也很難走遠。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毒眸(ID:DomoreDumou)

中國
留言
全部留言
最新留言
對此貼文留言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