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發文
WeedGong
新奇・2021.09.28・4 次觀看

追蹤

驅魔,也在科學化和產業標准化發展的路上?

我們總是會不小心放大一些略帶陌生感的事物的底蘊和歷史。


那些在招牌上掛著"百年大盤雞"的老闆不會告訴你,這道菜在1992年由新疆沙灣縣一名叫李世林的漢族廚師發明;無數人嚮往著的充滿歷史底蘊的星巴克實際上成立於1971年的美國西雅圖;而同年的德國柏林,一名黎巴嫩青年發明了風靡世界的"西亞""傳統"美食土耳其烤肉。


傳統和底蘊就是這麼一種無釐頭的東西,即使放在歷史最悠久的羅馬教廷也是。即使是教皇方濟各也不會告訴你,如今通用的"驅魔手冊"寫於1998年。


這意味著什麼呢?


作為對比,世界精品咖啡協會的前身SCAA成立於1982年,這個組織負責了全世界所有職業咖啡師的職業認證,行業標准的制定。


你也許會覺得對面給你驅魔的神父在使喚的手藝傳承自群魔亂舞的中世紀,但事實上,這一切的歷史,可能都沒吧檯後面那個月薪五千做咖啡的手裡的證書歷史悠久。


雖然說上個版本驅魔教科書《驅魔手冊:禁慾指導與驅魔儀式》寫於1624年,但是其作者Maximilian Eynatten只是一個安特衛普市的市長(keeper)、律師,並不是專業的牧師也談不上徹底的權威。而且另一方面也證明了這個行業在300多年之間完全處於野蠻生長的狀態。


國際驅魔人協會是目前歷史最悠久規模最大的驅魔人組織。但是事實上它成立於1990年,距今只有三十一年的歷史。而且這個由兩百多名牧師組成的組織,直到2014年才被羅馬教廷官方承認。


一次通過SKYPE的在線驅魔儀式


順便一提,同年剛剛上任的新教皇方濟各還承認了宇宙大爆炸和溫室效應。


在魔鬼附身的故事裡面,我們經常能看見羅馬教廷派過來一個抱著厚重聖經的驅魔神父。驅魔人在故事裡面就像是教廷所屬的特種部隊一樣的存在,似乎他們是千年以來教廷抗爭魔鬼滲透最堅固的秘密武裝。


但事實是,在官方於2014年承認之前。哪怕是最厲害的職業驅魔師的身份認同可能也類似於你家小區底下某個只會開壯陽藥的老中醫——除了他自己、同行和坊間傳說沒有任何能證明它神奇的東西。


關於羅馬教廷對驅魔儀式的態度我們可以從另一個新聞中一窺究竟。2013年,在一次聖彼得廣場的週日彌撒之後,教皇方濟各把自己的雙手放在一個坐著輪椅的年輕人額頭上。


這一無心的動作激起了激烈的討論。不少人認為教皇方濟各是一名驅魔人,他在為這個被疾病折磨的年輕人驅魔。隨後這一說法被教廷官方非常嚴厲地否定:“(教皇)不打算進行任何驅魔。但正如他經常為病人或受苦的人所做的那樣,他只是想為受苦受難的人祈禱。”


雖然教廷官方曾經努力讓自己和這些看起來充滿神棍氣質的人劃清界限,但是這幾年,教廷官方開始飛快地和驅魔人和驅魔行為建立聯系,更像是源於最近兩任教皇的個人品味。


現任教皇方濟各是第一個官方承認驅魔術的教皇,他對驅魔術的興趣來源於他在南美洲的工作經歷。在成為教皇之前,他曾經數十年在阿根廷出任主教。而南美洲因為醫療條件不發達,民間驅魔術曾經非常盛行。


甚至因為驅魔,他和阿根廷首都的一位路德宗的牧師成了好友。這個名叫曼努埃爾·阿庫尼亞的牧師是教皇嘴裡“最好的驅魔師”。


而上任教皇本篤十六世的態度相較於比較高調的方濟各則更為隱晦,最多也就是自己雇傭的私人驅魔師經常跑出來對外宣稱:“惡魔就在梵蒂岡!”


最大的共同點是兩任教皇都對驅魔標准化、科學化做出了大量的努力。


雖然這個套方法論就和上文提到的精品咖啡協會幾乎一樣。


先是制定全新的行業標准——1998的修訂版的《驅魔手冊》。手冊中規定了官方認定的驅魔形式分為兩種,簡要驅魔和神聖驅魔。神聖驅魔只能由主教批准才能舉行,而簡要驅魔則沒有那麼重要。不同的驅魔儀式所解決的場景和需要做的准備完全不同。


第二步,隨後組織協會負責頒發認證證書——2014年官方承認國際驅魔師協會。而很快這個組織的分會也開始開遍全球。例如美國教區的驅魔協會成立於2017年6月29日。


最後則是組織大會。只有這門技術學術化、發展化,驅魔這門技術才能走上可持續發展的道路,不斷推陳出新。自2015年起,意大利羅馬教皇大學每年會組織為期一週的驅魔人大會,全世界各地的驅魔人都會前往參加。


而同樣在意大利羅馬教皇大學,還開設著專門針對年輕牧師的學費300歐元驅魔學課程。報名上課後,會有專門的引導神父,從神學、心理學和人類學的角度入手,教授如何辨識附魔、學習驅魔案例分析,以及研習更多的驅魔儀式。


另一個有趣的數據是,與現代社會越來越不依賴宗教的印象不同,據報道,意大利每年有50萬人尋求驅魔,而基督教智囊團Theos在2017年的一份報告中表示,這種做法在英國也呈現上升的趨勢。


這可能和驅魔術越發地“科學化”有關。


今年9月9日,方濟各教皇批准了西班牙聖潔主教諾維爾的辭職申請。一般認為他的辭職與一名叫卡巴洛的38歲女小說家有關。因為女主角是一名惡魔邪典小說作家,在很多人的講述裡面這個故事被描述成了“大師兄為了愛情背叛宗門”或者是“西班牙主教受到了惡魔的召喚”。


但是其實換一個角度想。諾維爾之前就以驅魔著名,兩人的相識本來就是始於“學術研究”:主教諾維爾來向女小說家咨詢心理和惡魔學的知識,對於驅魔來說這是非常重要的知識。


作為一個手藝人,愛上比自己技術更好的女人有什麼錯呢?


說到這裡,其實能看得出來,驅魔這個事情就和咖啡、紅酒可能沒有什麼差別,就像現代驅魔在舉行儀式之前要進行嚴謹的心理和醫學評估一樣。


最早它們有著非常原生主義的"歷史"。最近幾年,它們披著“古代”“經典”或者“傳統”的皮,但事實上是一個最近幾年利用現代科學才包裝出來的東西。它科學而且嚴謹,甚至內部充斥著各種各樣的可知論。


一切皆可SOP(標准操作流程)是人類社會發展的不爭的必然規律。甚至對於驅魔儀式來說,可復制、流程化都成了它們追求的標准。


但是最後一個問題仍然無法繞開,這也是最令人好奇的問題——即使這些東西變得科學與標准了,就真的有意義了麼?就成了真實的了麼?


兩個關於驅魔術歷史的和現狀的事實可以一定程度上回答這個問題。


首先是與印象中不同,即使在驅魔術最盛行的中世紀。驅魔術也經常變成類似“窮人樂”的存在


這屆教皇方濟各的名字來源於聖方濟各,是一名聖徒,他的名字第一次被教皇當作自己的聖名(想想上任教皇的聖名吧:本篤十六世)。這名聖徒活躍於12世紀到13世紀,經常以衣衫襤褸的形象出現。因為作為一名聖徒他的形象太過於親民,為了把他畫得顯得更像普通的窮人所做的努力,間接導致了文藝復興寫實畫派的發展。在歷史記載中,他本身就是一名非常有名的驅魔師。


另一則趣事,也和上文提到的兩樣事物有關。1624年的那套《驅魔手冊》也經常被和路德宗聯系到一起。一個最早因為窮人不想買贖罪卷而宣稱“因信稱義”所組織起來的教派,卻制定了大量的關於驅魔儀式的標准。


只能說窮人真的需要這一切。


甚至直到21世紀,這個世界上驅魔術最盛行的國家是墨西哥。尤其是在20世紀90年代經濟崩潰之後,因為毒品和犯罪的猖獗,這個國家對驅魔儀式的需求幾乎是直線上升。


驅魔師經常尾隨著毒販的戰爭而來。在一地死亡的狼藉之中高舉十字架大喊“惡魔退去”,他們讓黑幫的劊子手從惡魔的低語中脫離。


至於這一切有沒有用?


“教會不會跑到電視上說,墨西哥變得那麼糟都是因為有魔鬼。我們已經把魔鬼趕跑了,所以一切都會變得更好。”卡洛斯·特裡安娜神父補充說,“那樣我們只會被嘲笑,甚至連信徒都會嘲笑我們。”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公路商店(ID:zailushangzazhi)

新奇
世界各地
留言
全部留言
最新留言
對此貼文留言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