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發文
Tavis0978
汽機車・2021.09.28・3 次觀看

追蹤

福特家族:百年造車,重要的是掌握公司控制權


1863年,亨利·福特出生於美國密歇根州的一個農場,雖然成長在農場裡,但他從小就對機械充滿了興趣。那些由精巧的齒輪和各種小零件組成的神奇玩意兒令小福特著迷不已,家裡的各種鐘表、玩具、機器都難逃他的“魔掌”。


為了瞭解懷表是如何運作的,小福特甚至把它拆開以探明其中的機械結構。不僅如此,小福特還會修理和製造東西,他將自己的臥室當做小工廠,房間裡擺滿了各種金屬片和工具,自己動手製作喜歡的玩具。憑借著對機械的熱愛,年少的福特便成為了鄉裡有名的天才技師。


改變生命歷程的時刻發生在福特12歲的時候。有一次,他跟著父親去底特律,在底特律火車站,他看到了一個奇特的龐然大物,在父親的介紹下,他才知道那是蒸汽機車。


小福特好奇地打量著這個冒著白煙、嗚嗚作響的機器,這台蒸汽機車看上去很簡單,輪子上安裝著便攜的蒸汽機和汽鍋,後面是水箱和煤車箱,有一條鏈子連接著蒸汽機和上面裝了汽缸的馬車車架的後輪。一個人正站在汽鍋後面的平台上不斷地鏟煤,觀察著活塞的變化並控制著前進的方向。


他好奇地向機械師請教,機械師不厭其煩地向他介紹車子的性能和操作方法。正是這台蒸汽機車使得他對自動運輸工具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從那時起,福特的夢想就是製造一種能在道路上行駛的機器。


汽車王國的誕生 


1879年,年僅16歲的福特懷揣著心中的機械夢,離開了農場前往機械廠的機械加工車間當了三年的學徒,又回到故鄉創辦一家小型機械廠,用自制蒸汽機和舊割草機底盤造出一台拖拉機。後來他重返底特律,在愛迪生照明公司做工程師,閒暇時醉心於汽油驅動交通工具的實驗,1893年他製造出第一台內燃機,三年後又造出第一輛四輪汽車。


這輛汽車從外表上看很像馬車,但它有兩個汽缸,能產生四馬力的動力。它有四個帶橡膠胎的自行車車胎,能產生兩檔速度,但沒有倒車功能。福特並不滿足於眼前的成就,他繼續投入汽油汽車的研究。


1898年,福特緊接著推出了第二輛汽車,比之前更輕,更容易駕駛和維護。但他需要大量資金支持來生產。在當時,投資汽車行業無異於一場賭博,因為它需要大量的資金投入和復雜的業務結構,而且城市裡也沒有汽車道,市場前景非常不明朗。


福特成功說服威廉·墨菲等富商支持他。就這樣,福特離開了愛迪生照明公司之後,成立了他的第一家公司——底特律汽車公司。但由於福特專心於研究新車而忽略了賣車,公司的嚴重虧損使福特與其他股東之間的矛盾日益激化,最後甚至勢如水火。


1900年11月,福特憤而辭職,隨後公司也宣告破產,並被一名叫裡蘭德的人收購了,公司名稱也換了,叫做凱迪拉克。


之後,福特和新投資人一起創辦亨利·福特公司,並製造出一批賽車,在業內逐漸小有名氣,但由於投資人急於推出新車,而福特堅持改進完善,雙方爭執不下,福特在1902年含恨離開。


當時很多人都認為福特這次是徹底失敗了,畢竟很少有投資者敢給他第三次機會去冒險。但福特不以為然,他把這些失敗都看作是無價的教訓,每次失敗後都會進行分析、總結,找到改進的方法。


這一次的失敗,讓福特下定決心不再受別人的指揮,他需要的是那種投錢但“不管事”的夥伴。幾個月之後,福特找到了理想的合作夥伴——亞歷山大·馬爾科姆森。這是一個在煤炭生意中賺了大錢的冒險家,他同意給新公司投資並且不會干涉生產過程。


1903年6月16日,福特汽車成立,亨利和馬爾科姆森共持有福特51%的股份。新世紀的第一個十年是美國汽車工業的“黃金時代”,經過不斷改進,福特終於在1908年9月27日造出第一台堅固、簡便、廉價的T型車,從此奠定行業領袖地位。T型車風行19年,賣出將近1700萬輛,它不僅讓無數人自由遠行的美夢成真,還促進了美國公路網建設和城市化進程,結束了城鄉分離的局面。


1913年,福特引入流水線作業方法,這年秋天裝配汽車底盤要12小時20分鐘,到第二年春天就銳減到1小時33分,如果他的競爭對手繼續以傳統的模式和速度生產汽車,只有死路一條。1914年1月5日,福特發布的一項新規定令整個美國沸騰:“我們將一次性把工時從9小時下調到8小時,並向每名員工提供利潤分成,22歲及以上員工最低日收入將是5美元。”恐怕連他本人都不會料到,區區“5美元”將引發一場全國人口大遷徙,從四面八方趕來的求職者將福特公司大門圍得水洩不通。


步入1920年代,福特繼續創造歷史,改變世界。他開始向汽車工業的上下游進發,大興土木建造原材料和零部件生產廠,比如玻璃、鋼材等。1920年5月17日,福特公司在底特律魯日工廠的一號高爐順利落成,亨利·福特帶著整個家族參加盛大的點火儀式,這是他五年來魂牽夢繞的事業。魯日廠不僅保證福特製造汽車所需的原材料和零部件正常供應,而且能更好地控制成本,比如玻璃價格是一平方英呎20美分,當時市場價是這一數字的7.5倍。


那時一戰的炮火已煙消雲散,他曾在戰時向年僅35歲的部長助理富蘭克林·羅斯福表示:“我願意讓我所有的工廠為戰爭服務,我願意為我們的戰士製造坦克、飛機和一切可能製造的武器。”


福特公司確實在戰爭中拿到卡車、救護車以及發動機、配件甚至彈藥、鋼盔等大量訂單,1918年3月還與美國政府簽訂生產112艘反潛驅逐艦——“鷹”的大額合同,政府出資3500萬美元資助福特在魯日河邊建設廠房和戰艦生產線。不過,直到一戰結束,只有一艘艦艇在部隊服役,這筆訂單最後以福特交付60艘艦艇告終。此時,亨利·福特開始思考“敲掉鐵甲,撤下履帶”,在軍工廠改裝汽車生產線。


福特的得意之作不只是魯日廠,他還精心謀劃了一場漂亮的收購大戲——將林肯汽車公司收入囊中。1920年之後,汽車行業進入寒冬,林肯汽車在這場沖擊遭受重創,1921年不得不宣佈破產,被迫公開拍賣。


福特利用計謀逼退所有競爭對手,同時利誘林肯創始人亨利·馬代恩·利蘭父子,最終以800萬美元的最低價獨家買下林肯公司價值數千萬的資產,而應該由福特償還的巨額債務,由於債主是政府,福特向財政部支付150萬美元之後就一筆勾銷。亨利·福特在並購成功後豪氣沖天地說:“我們造的車比任何一家公司都要多。現在,我們要造出比任何一家公司都要好的汽車。”


豪言壯語猶在耳畔,噩運卻不期而至。福特對成功過於痴迷,以致逐漸變得保守、狂傲、蠻橫、偏執,各種極端性格交織在一起,最終釀成巨大的衰敗。


巔峰時期,亨利·福特的許多並購不像吞下林肯公司這樣精明劃算,很多決定更像是頭腦發熱的沖動之舉,沒人能看懂其中的商業意圖和戰略佈局。


衰落與掙扎


福特曾購買一條名為底特律—托利多—艾恩頓的小鐵路,那是一條殘破不堪、凋敝荒蕪的運輸線,此前連年賠本,可他入主後竟迅速盈利。據說,秘訣在於他不但將公司的運輸任務分流到這條小鐵路,而且要挾供應商也必須使用這條線路,但在此之後,他在鐵路領域並沒有大手筆的擴張之舉。


他還購買過一家醫院,並以自己的名字命名為“亨利·福特醫院”,而且信誓旦旦的表示要辦成一家“窮人的醫院”,可是這個美好的願望終究沒有實現,開張沒多久就因搶走周邊醫院的生意被起訴。


更不可思議的是,他還買下一家名為《獨立報》的報紙,將其打造為競選總統的宣傳工具,這家報紙以反猶太人著稱,福特以向供應商和分銷商強行攤派的方式創造了70萬份的發行記錄,一時令他躊躇滿志。


這些雜亂無章的並購案看似心血來潮,卻反映出亨利·福特內深藏已久的夢想。


與所有同時代的草根創富者一樣,他的商業啟蒙深受美國鐵路大王范德比爾特的影響。“窮人的醫院”體現了他的慈善追求和人性情懷,少年時代他就有為窮人造醫院的理想。競選總統則是傾慕權力和榮耀的終極表達,也是理想主義者的大膽試驗,他曾於1915年包下一條航線,與一些和平主義者搭乘“和平號”去歐洲勸說各國停止戰爭。


除商業之外,他比同時代富豪有更大的野心和更遠的追求,如此看來,一切都順理成章。


參選總統與商業競爭是兩種完全不同的游戲規則。亨利·福特首先參選州議員,失敗後於1922年為競選總統做准備,盡管他的政治天賦並不出眾,他甚至不願意當著許多人的面演講,但因為卓越的商業聲望和雄厚的財力支持,加上《獨立報》等媒體輿論大張旗鼓的吹噓,福特一度勢頭強勁。


據《柯裡爾》雜志在1923年7月的一份民意測驗顯示,當時他的支持率達到三分之一。但是隨著選戰的深入,福特一路下滑,生意上的失利和對手的輿論攻擊讓他敗下陣來,最終沒能競選成功。對於福特汽車公司和整個美國而言,他競選失敗或許是一件幸運的事情,盡管他本人因此陷入沮喪和失落。


1920年,全世界陷入經濟蕭條,汽車市場萎縮,福特汽車不得不降價30%以應對危機。一年前,亨利·福特將總裁之位交給獨子埃塞爾·福特,新掌門終其一生都在取悅一個不可能被取悅的真正統治者,盡管他曾手握權柄統管福特公司,並雄心勃勃地試圖改變T型車的單一路徑,卻始終沒有獲得自由發揮的機會,父親既是掌控“王國”的隱形“國王”,也是他身後的巨大陰影,雖然已年近花甲,傲視群雄的野心卻與日俱增。


此時,亨利·福特已幾乎全部實現最初的人生理想,他的行事風格日漸表露出既民主又獨裁、既鼓勵創新又唯我獨尊的矛盾復雜心態。福特對於傳統的平等觀念深信不疑,又在時代變遷中領略民主的魅力;他迷戀低成本和高效率帶來的雙重收獲,崇尚簡化問題和任務的管理方式,這些信念都源於福特的鄉土背景,他屬於典型的美國中西部農家孩子,朴實又固執,謹慎又狂妄,這種性格逐漸演化為他的商業哲學。


在亨利·福特後期的商業生涯中,互相矛盾、自我分裂成為最鮮明的特徵。彼得·德魯克在《管理的實踐》中寫道:“亨利·福特的暴政中最為根本的就是他系統地、有預謀地、有意識地試圖排除管理層,從而獨自掌管這幾十億美元的商業王國。只要他的助手試圖作出決定,都必定會被密探報告給他。”


在福特看來,管理和管理者的作用可忽略不計,他願意“無為”,可以大膽放權,任由下屬施展,但他又專門設立“社會部”以偵察下屬,並通過分割式的手段讓每位管理者只瞭解份內的情況,對全局戰略卻一無所知。


“無為”和“分割”又衍生出“無頭銜管理”的新理念。正如福特所言:“沒有特別的職責附加在任何職位上,沒有一系列的上下級權力等級,也幾乎沒有頭銜,沒有會議,沒有繁文縟節。”此舉打破等級觀念,提倡人人平等,將“辦公室政治”的管理通病一刀治癒,但是,“無頭銜管理”也可視為他對管理的不屑一顧,作為無冕之王,他仍然獨攬大權,發號施令。


與同時代大亨一樣,福特也長期關注慈善,但他認為慈善不能只是同情和施捨,而應該具備生產性。他將大量盲人或手腳不健全的殘疾人招入福特公司,並設置合適的工作崗位,鼓勵他們擁抱幸福生活。可是,他要求殘疾人與健全者干同樣多的工作拿同等的報酬,甚至前者的勞動產量更高,比如當時磁石電機部車間殘疾工人的產量就比其他車間高20%。在他眼中,要求低產量、支付低工資也會讓殘疾人感到滿足,但這違背福特公司的原則,也不是幫助殘疾人的最好方式。


福特的善舉值得尊敬,但質疑聲不絕於耳,批評者認為這是粉飾功德的虛偽理由,他們指責福特借慈善的幌子搾取殘疾人的血汗,罪惡滔天。


這種痛苦的糾結與掙扎長達十多年,福特一直在贊揚與責罵中昂首前行。但是,他所崇尚的平等與民主卻因為自己的孤傲與獨斷蕩然無存,低成本和高效率隨著管理的落後與混亂成為泡影;他本來主張簡化任務和問題,自己卻將公司內外形勢弄得復雜繁瑣。個人的性格缺陷和企業的管理問題在行業蕭條中不斷放大,並加速了福特的衰落。


1936年,福特公司徹底喪失領導地位,銷量被通用和克萊斯勒超越,退居為美國第三大汽車製造商。


1943年5月26日,亨利·福特的獨子埃塞爾在49歲英年早逝,醫生的診斷書寫得別有深意——逝世的原因是疾病的復雜:胃癌,發燒和一顆破碎的心。無疑,亨利·福特的霸道和專橫不僅給公司帶來巨大災難,也給家庭帶來慘痛打擊。


福特的涅槃


埃塞爾逝世之後,80歲的亨利·福特決定重新出山,親自擔任董事長。此時他的身體和精神狀態正急速衰退,兒子的去世令他哀痛欲絕,1943年夏天,他急忙召喚正在服兵役的長孫亨利·福特二世回來接班,以執行副總裁的身份進入公司董事會。


這位27歲的副總裁一夜之間成為這個世界上最大家族公司的繼承人,簡直就是財富和權力的象徵。然而,亨利·福特二世還是無法擺脫與父親相似的被操控的命運,爺爺仍然緊握公司58.5%的股權,《新聞週刊》生動的報道說,大多數福特廠的小官吏仍然“是在一種詭秘的陰謀氣氛中戰戰兢兢,躡手躡腳地行事”。


更嚴峻的是,當時業界普遍認為後繼無人的福特大廈正搖搖欲墜,前景黯淡,無論管理者還是產線工人都毫無鬥志,公司的銷售和管理混亂不堪,亨利·福特二世在內部考察時發現,有個部門居然以在秤上稱一堆發票的重量來計算成本。


這種心有餘而力不足的煎熬整整持續兩年,那也是福特公司所經歷的蒼茫黑夜。


1945年9月20日,愛德塞的長子亨利二世擔任福特汽車董事長兼總裁,福特公司也在戰後進入了一個新時代。由於福特汽車的股權全部在福特家族的控制之下,再加上亨利二世天生的領導才能,他自然成為眾望所歸的公司領導人。


在亨利二世的帶領下,福特進行了大規模的部門改革和重組,迅速恢復了競爭力並完成上市。到1970年,福特的年產汽車近500萬輛、佔美國汽車市場的26.6%,成為了僅次於通用汽車的全美第二大汽車公司。在此期間,福特推出了一些經典車型如“雷鳥”、“野馬”等。


亨利二世作為福特家族的第三代,出色地完成了他的歷史使命,不過由於身體每況愈下,他不得不開始考慮接班人的問題。他弟弟威廉原本是最適合的人選,但由於之前大陸車的失敗就退出了公司管理層,而他的兒子愛德塞二世並沒有突出能力且一直沒有進入福特公司的權利中心。最終,1980年3月,亨利二世將公司大權首次交給了已為福特效力25年的菲利普·考德威爾,這是福特公司第一個非家族接班人。


菲利普·考德威爾是一個自制、謹慎且處事周全的人。他迅速果決地處理了20世紀70年代後期讓福特公司麻煩纏身的“質量門”。在他的領導下,福特汽車推出了“金牛座”、“黑貂”,這是當時代表美國最高質量的汽車。


1983年,福特公司的利潤是18億美元,而3年前則是虧損14億美元,這樣的成績無疑證明了考德威爾的能力。1986年福特的利潤超越了通用,成為美國最賺錢的汽車巨頭,福特汽車在80年代的復興被稱為“商業史上最偉大的一次復興”。


1997~2000年間,福特汽車的盈利達到390億美元。復興讓其積累了大量的可用資金,在1990年這一金額達到100億美元,2000年更是達到驚人的220億美元。此時,有效的投資和收購無疑是決定公司未來發展的重要一環。20世紀80年代中後期,福特投入了200多億美元用於在金融與汽車領域進行收購。


傳承的體系保障 


2003年6月16日,福特公司迎來了它的百年華誕,主持此次慶典的是愛德塞的孫子比爾·福特。1999年1月1日,比爾接任福特公司董事長一職。這是菲利普接任福特董事長20年後,福特家族成員再次接管福特公司。


這20年間,福特公司雖然由外人擔任董事長,但福特家族對公司仍有著絕對的控制力,歸根到底就是因為早年亨利福特所創設的一種特殊機制——雙層股權體系。


早在亨利建立公司後不久,他就決定把公司股票拆分成無投票權的普通股和擁有完全投票權的B類股,而且B類股只有福特家族成員才可以持有。他當年規定:“只要福特家族持有的B類股股數大於6070萬股,該家族在公司的投票權就是40%,其餘股東不管持有多少股份,只能擁有60%的投票權。”正因為如此,2011年福特家族所擁有的福特汽車股份不到2%,但依然享有40%的投票權。


目前,這種AB股的玩法在國內也是非常常見的,如京東、阿裡、百度都曾用AB股的這種雙層股權體系來實現對公司決策的絕對掌控。


起初,福特的B類股有75%由專門設立的表決權信託基金持有,剩下25%由個別家族成員持有。此外,家族有一個重要的約定,B類股的出售對象首先考慮家族成員,因為一旦B類股出售給非家族成員,便會自動轉化為普通股,將B類股出售給家族成員則可以避免控制權的稀釋。


除此之外,由於美國徵收高額的遺產稅,許多家族為避稅都設立了家族基金會和家族信託,福特家族也不例外。早在1936年,亨利·福特和愛德塞就創立了福特基金會,打算將A類股注入基金會,B類股由家族成員共同持有。


福特基金會的成立之初,資金僅有2.5萬美元,但隨著亨利和愛德塞相繼離世,他們所持有的福特股份大部分注入了基金會,基金會越變越大。福特汽車上市之前,其中88%的股權由基金會持有,2%的股權控制在公司董事、管理層、雇員手中,剩下的10%留給了福特家族,但這10%的股份仍代表公司100%的決策權。


20世紀50年代初,美國立法規定家族基金會不能持股過於集中。福特公司上市後,福特基金會陸續拋售了福特的股票,到1974年幾乎全部售罄。福特基金會套現所得的一部分用於捐贈撥款,還有很大一部分用於股權和債券的投資。


到2000年底,福特基金會的總資產達到96億美元,而當時洛克菲勒和卡耐基基金會的資產分別只有33億和14億美元。


在全球商業史上,很少有企業能像福特集團一樣,只憑借著一個家族的控制與管理,就讓如此龐大的公司維持上百年。福特汽車公司經歷了一百多年的風風雨雨、起起落落,福特也一直在努力成長,這離不開福特家族專注而持久的家族傳承理念:


第一,對公司完全的控制權。保持家族對企業的管理控制,跨代傳承是家族企業最顯著的特徵,有利於家族保存社會情感財富。福特家族通過雙層股權體系確保對公司的絕對控制權,只要公司持續成長,家族便可以隨之發展。


第二,專注與持久的家族傳承理念。沒有家族成員持久地專注於公司的發展,以及對汽車業的熱情,福特家族也很難走到今天,福特家族正靠著這些特質走過了上百年。


第三,選擇合適的企業領導人。福特的家族接班制度的核心是“適合”二字,家族理由適合的人,就盡量用家族裡的人,並有忠誠且能幹的人輔佐;如果沒有,就從外部職業經理人或者助手中培養接班人,但公司控制權仍舊牢牢地掌握在家族手中。因為一個不合格的領導者會降低公司價值,最終動搖家族生存的根基。


第四,注重家族治理。福特家族在底特律專門設立了一個家庭辦公室,成員可以通過它經常互通情報,或安排部門成員間的當面交談及小型會議;也可咨詢一些個人問題,甚至如果本人或小家庭有了什麼需要請家族幫助解決的困難,也可向辦公室提出求援。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環球商業人物(ID:GL_Biz)

汽車
留言
全部留言
最新留言
對此貼文留言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