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發文
applee
NBA・2021.09.28・768 次觀看

追蹤

NBA該怎辦?媒體日成疫苗接種辯論會,厄文等球員就是不接種

2021-22賽季迎來媒體日,按照慣例,媒體日的主題是關於球員競技狀態,球隊陣容構建以及戰術打法的,但這一次與往日不同。


2021年媒體日的焦點是「你打新冠疫苗了嗎?」以及「你為啥不打呢?」



上賽季總冠軍賽MVP安戴托昆波作為「接種派」代表,發表了自己的感言。


「我做出了對自己和家人安全最好的選擇,接種了疫苗。我有孩子,我知道現在接種疫苗能夠保護我的家人安全。」



球隊方面的「接種積極分子」也踴躍發言,火箭總經理斯通表示他們已經全隊接種疫苗,曾飽受新冠疫情影響的爵士,吃一塹長一智,也完成全員接種。


「我為他們感到驕傲。」爵士總經理賈斯汀-扎尼克說。


籃網、勇士等個別球隊的總經理,恐怕就「驕傲」不起來了,因為他們隊內有一些正在和疫苗較勁的人。


籃網球星厄文因為紐約當地的健康安全條例不能出席媒體日,他通過Zoom接受了採訪。


「我不想製造喧囂,但我要重申,請尊重我的隱私,每件事都會在合適的時間公佈。」厄文談到是否接種疫苗時這樣說。



「保密。」威金斯被問到疫苗接種情況時也這麼說,但與厄文一句話帶過不同,威金斯還多講了幾句。


「我相信自己的信仰,我知道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無論怎樣,我只會繼續做自己相信的事情。」威金斯說,「我知道已經無路可退,但我仍將繼續為信仰而奮鬥。是否接種疫苗,誰知道呢?」



厄文和威金斯的隊友們,對於這件事是何感想?


「這取決於他自己,這是他個人的決定,那並不是我們可以預料的,但我們充分信任他,我預計我們會在某個時間點實現全員出戰。」杜蘭特談到厄文的情況時答道。



籃網前鋒葛瑞芬曾參加接種新冠疫苗的公益廣告,他還做了相關的研究。「我很早就蒐集了相關數據,我認為接種疫苗沒有問題,」葛瑞芬說,「是否打疫苗完全是個人選擇,但我認為這是球隊繼續前進的必要組成部分。」



作為勇士的領袖,柯瑞接種了疫苗,他怎麼看威金斯抗拒疫苗這件事?「歸根結底這件事還是要讓他自己決定,我們希望他得到了正確的資訊,希望他能夠上場比賽,」柯瑞說,「如果你問我的情況,我已經接種了疫苗,準備好出戰了。」


重返勇士的伊戈達拉則表示,外界對於威金斯的批評並不合適。「我們都應該在調查研究方面做得更細緻一些,我讀到那些關於威金斯的文章,感覺很不開心,因為裡面的描述是錯誤的,他是一個有自己價值觀的人,是我支持的人。」伊戈達拉說。



「我也許不支持你拒打疫苗的做法,但我不能反對你不打疫苗的權利。」這就是NBA乃至整個美國在新冠疫苗接種方面的麻煩,這個國家在是否打疫苗的問題上,呈現出與疫情狀況相矛盾的分歧。


一方面,美國正在經歷新一輪的疫情風暴,僅過去的24個小時,美國就新增病例151204,新增死亡病例2042。


另一方面,美國各地對於戴口罩和打疫苗意見不統一,比如火箭所在的得州就反對強制要求佩戴口罩與接種疫苗,而紐約和舊金山等地,要求凡是年齡在12歲以上的人,必須在接種疫苗的前提下才能進入球館等人流密集的體娛場所。


籃網與勇士,正好分屬於紐約和舊金山。這意味著,如果厄文和威金斯堅持不打疫苗,在當地防疫政策不變的情況下,他們就無法參加主場比賽。



打不了主場比賽,對於球員最直接的損失就是扣薪資。威金斯向聯盟提出了宗教/醫療疫苗豁免權申請,但被拒絕,聯盟這樣做理由充分,因為舊金山的衛生部門發表了宣告,即便擁有宗教/醫療疫苗豁免資格,只要你年齡超過12歲,沒打疫苗就不可以參加大型活動。


你要不打疫苗,就別打主場比賽,而且很可能缺席的比賽薪資扣掉。在媒體日上,有記者就損失大筆薪資的事詢問威金斯,「嘴哥」是這樣說的:「這是我的問題,與你們無關!」


也許與記者們關係不大,但此事絕非個人問題。威金斯要是主場比賽打不了,勇士衝擊季後賽受阻怎麼辦?厄文主場球就作壁上觀,籃網三核愣是降級為雙核,且不說主場票房受到的影響,就成績而論,厄文難道季後賽主場也不打,若是一個籃網有主場優勢的系列賽,打滿7場的話厄文就要缺戰4場,你猜阿杜和哈登怎麼想?



NBA對於與球員有近距離接觸的工作人員,比如教練、訓練師和裁判,做了接種疫苗的強制規定,教練與裁判協會對此沒有反對的回應,規定實施進展順利,但到了聯盟與球員工會談判時,得到了非常不樂觀的答覆。


「強制接種疫苗?沒門!」


球員工會的理由是他們在過去兩個賽季已經飽受每日檢測和出行受限的約束,自由遭到極大限制,如今疫苗也要強制他們打,這事說不通。


新任球員工會主席麥科勒姆表示,現在有90%的球員接種了疫苗,這一點不應該被忽視。麥科勒姆的意思是外界不要總盯著那些沒打的,已經有九成打了,但實際情況是,恰恰就是那10%沒打的,成為了焦點。


他們為什麼就不願意打呢?除了所謂的自由外,這裡面還有宗教原因,有美國曆史中疫苗事故以及塔斯基吉梅毒實驗中黑人佃農悲慘遭遇帶來的心理陰影(這也帶來了所謂疫苗中有晶片的荒唐陰謀論),也有對於美國疫苗效果不信任的因素。


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通過對11個州和兩座大都市的調查,6月20日到7月17日期間,有18%的新冠病例是完全接種疫苗的,這樣的數據也成為了個別球員拒打疫苗的理由,儘管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的流行病學家希瑟-斯考比對於數據做出瞭解釋,確實出現了更多的突破性感染,但大多情況下,如果接種了疫苗,還是可以起到抗擊病毒的作用的。


「你就算打了也得不到一個所謂的保障。」承認自己沒打疫苗的巫師球星比爾說。



是否接種疫苗這件事,在美國就是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的分裂狀態,但具體到NBA,卻不太一樣。


NBA強制工作人員接種疫苗,卻在對球員限制方面有些束手無策,這已經引發了內部的不滿聲音,球館是相對密閉的空間,現在病毒又有突破性傳染的特點,聯盟對球員和其他工作人員雙標,安全如何保障?


「每一位接種疫苗的人,都應該對那些拒打者感到憤怒,」一位資深助教說,「NBA不強制球員接種疫苗就是無稽之談。」


爭議的要點在於球員身體素質更好,而且經濟實力更強,他們即便感染,也可以憑藉自身的條件很快痊癒,但其他工作人員可沒有這樣的資本冒險,尤其還要考慮到家人的安全。


「假如你的孩子有哮喘,並且因為年齡不到還不可以接種疫苗,你卻把病毒帶回了家,這種情況是真實存在的,你能怎麼辦?」一位訓練師坦言。



NBA並非不想強制球員接種疫苗,但他們許可權不夠,只能藉助於各州和各大城市的相關防疫法規,同時在健康安全協議上做出一些規定。


據知情人透露,關於接種與未接種疫苗球員的相關條款尚未最終確定,預計未打疫苗的球員會面對更頻繁的檢測,要在隊內會議、聚餐、出行(球隊大巴與飛機)以及更衣室活動方面遭到限制,與其他人保持安全距離。


這樣的規定,實際上意義有限,正如堅持不打疫苗並且為此感到自豪的魔術前鋒艾薩克所講:「我們在一個場地打比賽,觸碰同一個球,還可以撞胸慶祝,然後坐上大巴的時候,你要坐在不同的位置?我覺得這在邏輯上有些矛盾。」


NBA確實有些無能為力,他們現在寄希望於不打疫苗的球員在意識到可能帶來的不利影響後可以改變態度,或者球隊內部加以勸說,但這種期待兌現的難度不小,因為有的人非常固執,輕易不會改變想法,即便這樣做會給自己、家人以及球隊都帶來危險。


「所有相關人員都很擔心,」一位球隊總經理說,「我已經無力勸說那些人去保護自己和他們所愛的人了。」


留言
全部留言
最新留言
對此貼文留言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