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發文
JKS
NBA・2021.09.29・4 次觀看

追蹤

美國悲哀!打疫苗諱莫如深,拒打者振振有詞


在今天進行的媒體日活動中,喜劇脫口秀傳奇主持人大衛-萊特曼蓄起大鬍子、戴上口罩,假裝自己是一家所謂「籃球文摘」媒體的記者,問籃網球星杜蘭特為什麼人們稱他為「KD」?


杜蘭特似乎沒有第一時間認出萊特曼,也沒有感受到這個問題的幽默之處,但出於職業道德還是認真解釋了首字母縮寫這種小學一年級的概念:「我名叫凱文(Kevin),首字母是K,我姓杜蘭特(Durant),首字母是D,所以別人叫我‘KD’。」


這是第一輪媒體日中NBA球員們被問到的第二簡單的問題,對於超過90%的球員而言,比這更普遍也更輕鬆的問題當然是——「你接種過疫苗了嗎?」


這個答案應該很簡單,連一年級語文水準都不需要,一個「是」字足矣。然而,在NBA,在整個美國,這個問題卻複雜得不得了,甚至需要像厄文那樣連說三次「下一個問題」。



自從新冠病毒在全美流行開來之後,NBA和美國社會就把他們的希望都放在了疫苗研發進度上。面對很多諸如「何時恢復正常賽制」、「球迷如何進場觀賽」等最基本的關鍵問題,NBA的答覆一直都是三個字——「等疫苗」。


道理很簡單,美國是一個聯邦制國家,地方州之間有強大的獨立性,鬆散的社會組織程度導致他們做不到「應檢盡檢」和完全的流行病軌跡調查,因此,普遍注射疫苗形成群體免疫就成了唯一的救命稻草。


NBA已經要求裁判和球隊工作人員必須注射疫苗才能上崗,但對於400多位百萬甚至億萬富翁,以及他們組成的話語權巨大的球員工會,NBA卻無能為力。為了敦促球員們儘快完成疫苗注射,NBA可以說是使盡了渾身解數,出臺無數有利接種疫苗的相關政策,為球員提供一切儘可能恢復正常的途徑。


但是,訓練營第一天就清楚地表明瞭一個殘酷的現狀:事情不會像他們想象的那樣容易。



上週末滾石雜誌的一篇調查文章指出,厄文將考慮拒絕出戰某些比賽,以抗議紐約市有關新冠疫苗的強制規定。該規定要求在室內參加比賽的運動員都必須接種疫苗,否則就不允許進入球隊比賽球館和訓練館。


於是,當籃網全隊都在訓練館接受採訪、完成定妝照拍攝任務的同時,厄文只能在一個昏暗的房間裡通過遠端影片軟體與記者們進行交談。厄文開宗明義地表示,他不會回答有關自己疫苗接種情況的問題,因為這是他的私人事務,個人隱私必須得到尊重。


厄文說:「我只是希望能夠保證隱私,我會與我的團隊以正確的方式、制定計劃來處理此事。很顯然,我今天不能出席現場活動,但這並不意味著,我對未來加入球隊一事設定了任何限制,我現在只想保持這種狀態。」


在疫苗問題上,厄文並不孤單。巫師球星布拉德利-比爾公開宣布自己沒有接種疫苗,並且質疑疫苗的實際價值。勇士隊的威金斯雖然已經被NBA駁回宗教豁免權,但他依然堅稱自己沒有接種疫苗是在做「正確」的事情。魔術隊的喬納森-艾薩克表態支持個人選擇權利,並且認為這一決定不應受到嘲笑。



作為NBA球員工會新任主席,拓荒者球星麥科勒姆在媒體日採訪開始前發推表示:「我覺得不能忽視一個現實,那就是聯盟裡90%的球員都已經完全接種了疫苗。」麥主席發言高屋建瓴,注射疫苗在NBA確實是主流做法。


很多球星都宣稱自己接種了新冠疫苗,火箭、馬刺、尼克、湖人、爵士、拓荒者和黃蜂等7支球隊也公開表示,他們已經實現了球員100%接種的目標。


接種疫苗球員的理由都很一致,字母哥說此舉是保護家人安全的最好決定,利拉德表示自己不會讓家人處於危險之中,莫蘭特說他不想把病毒帶給2歲的女兒,哈瑞爾說接種是為了保護身邊的孩子和親人……


拒絕接種疫苗的理由卻是五花八門,綠軍新援李察森說這是個人決定旁人無從干涉,今夏被交易到巫師的庫茲瑪說健康問題屬於隱私範疇,還在社群網站上故弄玄虛地拿HIPAA(健康保險攜帶和責任法案)說事,比爾表示既然接種疫苗也會感染那還打它幹啥,艾薩克說他不是反科學只是擔心注射疫苗後會產生副作用,威金斯說他要為信仰而奮鬥……


正當灰狼後衛丹吉洛-羅素在推特上讚美厄文是GOAT(史上最佳)的時候,他的好友兼隊友唐斯卻說:「我對那些因為個人選擇不打疫苗的人沒有意見,但我對那些找狗屁藉口而不接種的人很有意見。」



因為新冠疫情,唐斯失去了7位親友,包括他的母親,就連唐斯自己也在今年1月份感染了新冠病毒。唐斯說他在確診新冠後一度瘦得減了將近50磅體重:「我當時變得跟羅素一樣瘦,體型跟後衛一樣,我還能打中鋒嗎?」


羅素表示,唐斯你可以的。


因為要等待球員工會的審查通過,NBA尚未釋出新賽季的最終防疫規定。但在最近傳送給球隊的一份備忘錄中,聯盟要求未接種疫苗的球員遵守更加嚴格的防疫措施,包括更頻繁的檢測和暴露之後更長的隔離期。


儘管激勵和懲罰的措施一大堆,但這依然不足以讓每個球員都接種疫苗。據洛杉磯時報記者Dan Woike報導,比爾今天的言論讓不少NBA官員感到非常擔憂,因為他顯然無視了球隊和聯盟醫療人員在疫苗接種活動中的指導和建議。


比爾沒有像大部分球員那樣對自己的態度遮遮掩掩,他在記者會上不停地反問媒體記者:「我想從接種疫苗的人們那裡得到解釋,為什麼他們還會感染新冠病毒?我知道這會降低你去醫院就醫的機率,但它不會完全消除感染的機率,對吧?」


比爾繼續說道:「我知道有一部分人會病得很重,但我就沒有生病,一點症狀都沒有,我只是失去了嗅覺。情況對我來說就是這樣的,每個人都會有不同的反應,甚至還有人對疫苗出現了不良反應,卻沒人談論此事。如果我們一名球員接種疫苗後無法參加比賽或者出現併發症,那會發生什麼情況呢?」



洛杉磯時報報導稱,NBA內部人士表示,他們完全不知道注射新冠疫苗還會導致球員錯過比賽……不過,比爾倒是真的「錯過了比賽」,他因為感染新冠在最後時刻錯過了東京奧運,也失去了爭奪金牌的機會。


一個多月前,新冠疫苗在全美首次獲得全面批准,甚至加強針也已通過了美國公衛部門的審批。新冠疫情爆發一年多之後,市面上流通的大部分疫苗在安全性和有效性方面,已經不再有什麼問題和隱患了。


NBA至少有一半球隊表示,他們會在開賽之前達到100%的疫苗接種率。然而,真正的問題是球員中拒絕接種的聲音非常響亮,並且在很大層面上主導了球員工會對聯盟防疫措施的態度。ESPN記者Baxter Holmes報導,NBA本想強制球員接種疫苗,但遭到了球員工會的嚴詞拒絕。


第一天媒體日很熱鬧,小波特簽下頂薪提前續約、克萊湯普森復出時間可能提前、錫安透露他在休賽期意外受傷……但即便是萊特曼和杜蘭特如此大牌明星的惡搞聯動,也無法阻止比爾、厄文、威金斯、艾薩克們成為今天的頭條新聞,只因為他們拒絕做一件輕鬆且正確的小事。

NBA
留言
全部留言
最新留言
對此貼文留言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