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發文
WEEIYI
NBA・2021.09.29・10 次觀看

追蹤

歡迎來到,全NBA最謊話連篇的一天

漫長的長草期終於即將走到盡頭。除湖人、尼克和暴龍之外,所有球隊都於昨天舉行了媒體日活動。球員們回到球場,開始造型照拍攝,也接受季前採訪,同時還得為新賽季的訓練營做做準備。


一個夏天之後,我們期待著從他們身上看到和上賽季有所不同的東西。



燈光,佈景,工作人員和攝影師,在訓練營開始的第一天,冰沙王中心的一切都為錫安·威廉斯準備好了。但「胖虎」似乎壓根就不在乎這些,他扭過了頭,看向了別的地方。我們不知道他看向了何方,但看他聽憑這一個夏天的留言發酵而未置一詞的行為,或許他的心思真的已經不在新月城了?他的「家人」抱怨球隊「管理混亂」、「沒有在他身邊組建合適的陣容」——NBA的管理層不是傻子,大家都有家人,都知道家人出來說話意味著什麼。



流言就是這種東西。一旦你聽信了它,下了先入為主的判斷,一切捕風捉影的資訊看起來都能變得千真萬確。比如我,作為一個《Lie to me》劇集的愛好者,就從鵜鶘新帥威利·格林的笑容中讀出了一絲言不由衷。


這種言不由衷源於無奈。你不確定錫安的訴求是什麼,但你知道,無論他的訴求是什麼,鵜鶘都很難滿足他。在他加盟鵜鶘的兩個賽季裡,鵜鶘已經換了三個先發控衛和三個總教練,但他要的壓根也不是這些。此前我們還從沒見過在新秀合約期內就啟動逼宮肥皂劇的先例,遑論是天之驕子的狀元。或許在快餐文化中成長起來的Z世代,就是連走人也要來得比前人要早一些。



有些偉人喜歡在大戰之前秀一秀自己的藝術細胞,作詩一首。曹操就層於赤壁前橫槊賦詩,詠以《短歌行》。看起來約老師也有類似的興趣。丹佛金塊如是描述新晉MVP在媒體日興之所至作畫一幅的行為:「你懂的,球場內外,他都是藝術家。」



但當你看到這位藝術家的畫作,也許會不禁感慨,他的畫就像他的傳球一樣天馬行空,難以捉摸。我們依稀可以看出他想要畫出一個火柴人和兩個金塊隊徽,但這鬼斧神工的筆力多少還是讓人無力吐槽……



很明顯,波士頓的攝影師希望塞爾提克球員們能在今年的造型照裡展示出一些久違的獸性來。這種調調可能挺適合豹頭環眼的杰倫·布朗,塔圖姆做起來也有些不怒自威,但由老霍福德來做則多少顯得有些便祕式的喜感……



照拍的如何另說,至少霍福德通過這次拍照團建表現了他的態度:儘管已經是個35歲的老將,但他依然願意和隊裡的年輕人打成一團——何況,這些年輕人就是他看著長大的,那些給他們高位掩護和小球傳球的日子還歷歷在目呢。在離開他的兩年裡,波士頓球迷們看著泰斯和羅伯特·威廉斯,沒有一天不在想念他。



波士頓想念的人回來了。金州最想念的人也快要回來了。儘管還沒有得到復出許可,但克雷已經在媒體日上偷偷投了一串6投6中的三分球。這位兩年沒有上場打過一分鐘球的運動員初步將自己的復出時間定在了明年1月。柯瑞甚至已經開始暢想那一刻了:「等到他(克雷)回來的那一刻,我想我可能會熱淚盈眶。這裡的球迷會給他他所應得的熱愛。儘管我現在坐在這裡接受你們的採訪,但我的思緒已經飛到那一刻了。他一定會打得非常棒的。」



柯瑞正在為隊友未來的復出而熱淚盈眶,他的隊友威金斯則還心事重重,哪怕拍定妝照時也要時刻緊盯著手機,可能是在關注新聞,也可能是在和自己的團隊交流。因為信仰,威金斯和厄文一樣拒絕了注射疫苗,他的新賽季之旅籠罩著一層厚厚的烏雲。但他的嘴不但大,而且很硬:「和我的身份、疫苗相關的事都是我的私事,所以我要為此保密。我知道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我相信自己的信仰,要為我的信仰而奮鬥。」



同樣「為自己的信仰和信念而奮鬥」的人還有凱里·厄文。由於紐約市的健康和安全條例,這位在球場外遭受巨大非議的運動員壓根就沒有出現在媒體日,只能通過Zoom會議和媒體們打嘴仗。


三巨頭少了一位,哈登和杜蘭特也始終在採訪和拍攝中顯得尤其嚴肅。在經歷了上個賽季連綿的傷病和痛苦的失利之後,這支自組建之日就吸引了巨大的關注度的超級球隊,以哀兵的姿態開始了他們的新賽季訓練營。他們的目標,只有總冠軍。



和厄文一樣,布克也缺席了球隊的媒體日。這讓鳳凰城的媒體日先發合影中只出現了四名球員。他已經感染了新冠病毒約一週,失去了味覺和嗅覺,很可能將缺席下週訓練營的開始階段,好在他自稱會在例行賽開始之前復出。作為上賽季異軍突起的西區新貴,太陽隊需要一個健康的布克,才能以萬全姿態面對新賽季的挑戰。



這張圖上從左到右的球員分別是道格·麥克德莫特、德文·瓦塞爾、凱爾登·強森、特雷·瓊斯和德瑞克·懷特。我知道我需要介紹一下他們,因為這可能是自1989年大衛·羅賓森加入馬刺以來,最平民的一支馬刺隊。沒有雙塔,沒有GDP,甚至連艾德里奇和德羅贊的雙德組合也沒有,對於大多數的球迷來說,這些坐在石階上的馬刺球員們多少還是顯得有些陌生。他們中會有人脫穎而出,讓世界記住他們的名字嗎?



介紹上一張圖裡的馬刺球員非常有必要,但字母哥這樣拿著自己的名牌在純色藍牆前傻笑攝影,則非常沒有必要。淳樸的寒酸造型照和公鹿隊從總冠軍中得到的稀少尊重相映成趣,倒也不得不令人感到唏噓。希臘怪獸實在無需這樣介紹自己的原因有兩條:首先,你就算拿著這張紙條,該不會拼你名字的人還是不會拼;其次,作為MVP、總冠軍賽MVP和最佳防守球員的大滿貫選手,你實在無須擔心,再有人把你錯認為姆巴佩。



在拓荒者的媒體日拍攝中,利拉德掏出了他今年夏天剛剛贏下的東京奧運金牌。可見31歲的他有多珍視自己職業生涯裡的這第一項團隊榮譽。儘管他已經澄清自己從未認真考慮過提出交易離開波特蘭,但他可能還會記得佐蒙德·格林熟練地教他開香檳的樣子。當忠誠和勝利的道路南轅北轍,他蹲了下來,手持金牌,俯視著腳下的深淵,陷入了沉思。


而當他俯視深淵之時,深淵也在仰視著他。一步踏錯,再難回頭。

留言
全部留言
最新留言
對此貼文留言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