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發文
milesnlie
娛樂・2021.10.01・15 次觀看

追蹤

全球都在追的Netflix史上最火劇,成色到底怎麼樣


不出意外,《魷魚遊戲》很可能會成為網飛史上(全球範圍內)收視率最高的劇集。


這部劇與《大逃殺》、《賭博默示錄》、《彌留之國的愛麗絲》等相似,都主打「生存遊戲」的劇情模式。這類作品招人喜歡,原因無非是塑造一個極端情境,以把殘酷當兒戲的方式,將人性的褶皺層層展開,顯露其複雜的灰度。


但這依然無法解釋,為什麼《魷魚遊戲》會成為全球爆款?原因何在?這部劇究竟成色如何?


1、


韓劇《魷魚遊戲》絕非第一部用生存遊戲來反映社會競爭以及人性冷暖的影視作品。 《飢餓遊戲》和《大逃殺》都是這方面的先例,而2014年日本影片《要聽神明的話》具有更高的相似度,尤其是兒童遊戲的殘忍化處理。黃東赫表示他並沒有從《要聽神明的話》汲取靈感,因為他早在2008年就開始撰寫《魷魚游戲》的劇本。


生存遊戲可以藉助高智商遊戲,如英劇《九號秘事》裡那些遊戲起碼得修完兩個學位才夠格參與,而設成兒童遊戲,一方面可以擴大觀眾的層面,另一方面是為了製造反差——兒童版的純真vs大逃殺版的血腥。 《魷魚遊戲》這方面毫不掩飾,甚至在「人之初性本善」的詮釋上過於簡單粗暴。第一輪遊戲的456個參與者中,人設凸顯且性本惡的,好像僅有一人,在所有電影的校園霸凌場景裡均可找到影子。


李政宰扮演的男主顯然是一個「好人」。你若讀過一本叫做《救貓咪》的書,開場不久你便會猜到他扮演的成奇勳的道德結局,因為賭癮很重、捉襟見肘的他開場不久把菜市場剛買的魚拿出一大塊「餵貓咪」。根據影視邏輯,他便無法主動殺死一名無辜者。


男主成奇勳自己都窮得揭不開鍋了,面對流浪貓仍然願意分享自己不多的食物。


遊戲玩到最後的第六輪,即劇名中的「魷魚遊戲」,所剩的三位玩家均是道德上的好人。但根據遊戲規則,只有弄死對家,你才能獲得456億韓元的獎金。除非編劇把其中兩人塑造成惡的化身,否則,這個尾很難收了。正是在這兒,《魷魚游戲》表現出跟敘事大膽相反的人設怯懦。簡言之,黃東赫選擇了最缺乏說服力、但最能自我感動的解決方案。


更令人難以置信的是,該劇中不僅主角,而且幾乎所有作用超過壁花的角色,一旦定位成好人,在遊戲中都保持了人之初的善良。這……簡直就像是兒戲了。


回想一下,當初很多劇迷無法接受《權力的遊戲》裡龍媽的黑化,主要是因為鋪墊太少、太晚。而生存遊戲彷彿是濃縮版、加強版的中世紀戰爭,只會消弭善良、激發醜惡,而不會讓每個角色突然良心發現,回頭是岸。


《魷魚遊戲》設定的不是地震、海嘯那樣的自然災難,而是一個殘酷競爭大環境的象徵,尤其是遊戲設定的退出機制,把人的自由意志架到火上——第一輪結束後,存活的參與者以微弱多數決定退出遊戲,然而沒多久,他們再次意識到,如果遊戲是猝死,現實社會的區別就是慢慢磨死,於是,他們中的絕大多數人自願選擇返回重啟。


對於這些欠了一屁股債且根本無力償還的人來說,參加遊戲反倒還有活下去的一線生機。


按照西方劇評人的分析,這個情節一舉「砲擊」了三個目標:一,以競爭為特色的資本主義制度;二,號稱公平公開的民主制度(多數人在任何一輪均可投票終止遊戲,而且整個遊戲過程中強調契約精神);三,自由意志,沒有人是因為信息不對稱被騙來的或綁架來的,大家都是因為經濟原因迫不得已,但歸根結底屬於自願,而且被書面告知了可能發生的一切結果。


2、


六輪遊戲分別是一二三木頭人、挖椪糖、彈珠、拔河、過橋、魷魚遊戲。如果把這些遊戲當作是綜藝節目的表演環節,那麼,遊戲本身是戲劇高潮,但戲劇精華卻分佈在遊戲前的各種結識和聊天中,當然,遊戲過程中也埋了不少人與人之間的交流碰撞。因為編劇並沒有在簽合同的場景向觀眾透露失敗的結果,故第一輪著實把大家嚇一跳。


你要是一個精明的人,恐怕看完合同就不會簽字,因為你只是456分之一的勝算機會。當然,開場花了很大篇幅描寫成奇勳的賭癮,大概就是為了堵住類似我這種疑問——這些人都是賭徒,生命的賭徒。對於一個爽劇,這可能就夠了。再說,死的都是群演,不是觀眾有感情投入的主角和配角,正如某位大人物所說,就是刪除一個數字而已。


說到這裡,我必須再劇透一點:這是一部主角光環籠罩的劇集,誰戲越多,誰活的時間越久。真實世界絕非如此,《權力的遊戲》和《國土安全》也打破了這一編劇規則。

韓國國寶級男演員李政宰飾演男主角成奇勳。


一百多位剩餘玩家重返神秘島、重啟遊戲後,主要角色開始有時間真正了解彼此。他們拉幫結派,保護自己,戰胜對方,最殘酷的遊戲可能是彈珠,夥伴秒變對手。人性的拷問不斷激化,到了不可調和的地步。這一階段,主角有了他唯一的失德——他想幫助老人家,結果近乎癡呆的老人差點打敗他,於是,他作弊了。我們不知道那對夫妻是如何解決這一難題的,我猜是其中一個突然自殺,為對方騰出道德無暇的空間。


隨著警察弟弟潛入神秘島,帶我們看到幕後操作的片段,我們作為觀眾基本上已經無需自己判斷善惡,因為編導已明確無誤告訴你,玩家中的那個黑幫混混是小惡,遊戲的幕後運作者是中惡,遊戲的資本輸血者是大惡。


三集以後,我們基本已忘了成奇勳對自己母親、女兒以及前妻的行為,以及金融才子尚佑為什麼會輸那麼多錢,這裡面有多少是他們自己的責任。至於那位巴勒斯坦勞工,他簡直就是一個可以無限容納觀眾同情眼淚的大水庫;他勤勞、憨厚,沒有一絲瑕疵。用咱們流行的話來說,一切都歸咎於「幕後資本」,資本的黑手讓每張鈔票都帶上了血。

男主角雖然是個心地善良的人,但他同時也是個賭癮極大、對前妻和女兒不負責任的啃老族。


這樣的設定真的很爽。觀眾投入情感的對像是主角和重要配角,而資本及其打手頭戴面具,而且大腹便便者隨時玷污小鮮肉,所以,他們的罪孽像那幾個符號那樣貼在臉上,如同中世紀刻在有罪者身上的字。有趣的是,警察弟弟發現主謀時,部分觀眾提前猜到那人的身份,但你想過沒有,那個人是全劇唯一有善惡轉變的角色,而那些經歷了好幾輪的遊戲參與者,居然如數保留了純真……OK,那個「壞女人」勇敢犧牲了,但心地純潔的「壞女人」其實是套路。


《魷魚遊戲》為了爽的效果,在提煉現實的同時將之大大簡化了。若推遊戲及現實,參與者很可能較快接受莊家的定位,包括面具後的權力和氛圍,然後一心聚焦於眼前的對手。


大環境不是個人可以改變的,是好是壞你都得接受,而對家的命運一旦能受到你行為的擺佈,別說是你死我活的彈珠遊戲,即便是一損俱損,也要確保對家先損,甚至,為了砍掉對家一個手指,不惜損失自己一條手臂。這是正常時期的理性抉擇所無法容納的,但生存遊戲玩的就是心跳,就是瘋狂,如同戰爭,誰能在那個狀態下冷靜思考呢?


不說遠的,就說大家熟悉的近期飯圈熱點:有人為了唾罵對家,不惜讓自己愛豆丟掉飯碗(典型的殺敵三千自損一萬);有人為了讓對家丟掉飯碗,不惜涉嫌犯法,冒著自己坐牢的風險;有人為了把對家送進牢裡,先把自家人送進牢裡,吃起了大碗牢飯。你曾看到哪個粉絲發帖說:「你們坐下來好好談嘛,停止戰爭對你們雙方都是有利的。」到了飛沙走石的階段,誰要是講我佛慈悲講人類共同命運體,會被人笑掉大牙的,唯有「鬥爭哲學」才是各方的尚方寶劍。 《魷魚遊戲》把各種外在條件烤到了燃爆點,但死活不讓爆,因為爆了會徹底暗黑,萬劫不復,由此產生一種強烈的割裂感。

《魷魚遊戲》就是一場零和博弈。


倒不是說,絕境中不會有人性的光輝。肯定會有,但多半不會是該劇中的呈現方式。


3、


說了這麼多,我得補一句:我很喜歡《魷魚遊戲》,敘事節奏非常好,通過爽劇的形式探討人性,也算是有所追求。只不過,在爽和深之間,出現了難以兼顧的撕扯,包括結尾處成奇勳和老先生的高樓對談,賭的是人性的善惡,彷彿那麼大的題目完全取決於午夜前街上是否出現一個行善的人。打賭的設定是不錯的,但問的問題太過小兒科。不會是為了呼應兒童遊戲吧!


從某個角度,批評《魷魚遊戲》不夠深刻,有點吹毛求疵。一部Netflix劇集,太深了肯定會影響受眾人群。 Netflix的非英語劇絕大部分是很難出圈的,其實英語劇出圈也屬鳳毛麟角(跟它的產量相比)。


如果加上Amazon Prime、Disney +等幾個流媒體大平台,非英語劇集的數量並不少,油管更是讓世界各地的劇迷看到大多數有點名氣的亞洲劇集。 Netflix投拍過40個國家和地區的劇集,包括印度和菲律賓的劇,陣容和質量都有保障,但多半未濺起水花,它也投了奉俊昊的電影《玉子》,似乎只是《寄生上流》的前奏。


Netflix上真正全球走紅的劇集,有西班牙劇《紙房子》、法劇《亞森·羅蘋》、德劇《蠻戰之森》、墨西哥劇《誰殺了莎拉?》、以色列劇《出走布魯克林》等等,韓劇之前有《愛的迫降》較受歡迎,而《魷魚遊戲》似乎正在進入全球爆款的行列。誠然它不是最優秀的亞洲劇集,但它或許成為全球影響力最大的亞洲劇集。

《魷魚遊戲》自開播以來,熱度不減。不出意外,它很可能會成為Netflix史上(全球範圍內)收視率最高的劇集。


韓流3.0裡,流行音樂一定是走得最遠的。你如果進過一個美國的中學,你會大吃一驚,某些韓國歌星的滲透率完全達到了老美本土巨星的程度,而且不是靠粉絲做數據的結果。電影是由《寄生上流》和《夢想之地》這兩部撐起來的,但畢竟不是類型片,僅代表高度,無法代表廣度,大概就是法德意大利的地位吧。


韓劇的輸出在亞洲地區一直很成功,連文化差異較大的印度都輕鬆攻下。亞洲劇集要衝進西方市場,成為真正的爆款,難度恐怕大於流行歌曲和電影,它不僅需要龐大的觀眾基數,而且不能只集中在少數幾個群體(如歌曲受眾以青少年為主,藝術電影則走高端路線),因此,劇集必須兼顧高級和通俗,同時,因為語言和文化的障礙,本土元素和普適元素的比例是需要精準把握。


韓國力推流行文化跨出國門,走的既不是美國的路子,也不是法國的路子,似乎是一條獨特的路子。但有一點共同之處,那就是,無論是《江南Style》、《寄生上流》還是《魷魚遊戲》,也無論是哪家投資的,都是當作商品(而非宣傳片)來做的。這就好比,多數人不是因為堂而皇之的口號,而是因為大家都說好看,才去追看,等看完後,你由衷嘆一聲:「韓劇居然可以這樣!」

韓國
韓劇
Netflix
觀後感
留言
全部留言
最新留言
對此貼文留言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