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發文
庫契兒
娛樂・2021.10.08・6 次觀看・已編輯

追蹤

今天,年代劇美得不真實,古偶劇醜得不真實

螢幕消費降級是一種怎樣的體驗?


萬萬沒想到,選角在2021年竟成了一個被單拎出來翻來覆去討論的話題。不合適的選角年年有。


不過,以前更多是某一具體演員不適合某一具體角色,今年則成為一種群體性的產業現象——醜人、特別是醜男在古偶劇中橫行,令觀眾大跌眼鏡。與之同時發生的,是95代小生、小花開始在年代背景作品中擔綱重要角色,卻每每精緻到令人齣戲。《喬家的兒女》中的宋祖兒,《啟航:當風起時》中的吳磊、侯明昊,都難掩幼態。



每當群眾感慨「美人」降級,四海八荒第一俊男美女不過爾爾,硬糖君也為之扼腕。但世間怎會真的沒有美人?只是美人正在「逃離」古偶界,個個擠破頭要去演正劇了。而這對兩邊的劇集和我們觀眾的眼睛,可能都是一種傷害。也只有粉絲們拍手叫好,覺得這便是哥哥姐姐、弟弟妹妹「轉型」成功了吧。


|鄙視鏈


雖然沒有明文框定,但可能大多數人心中還是存在著一些鄙視鏈:電影高於電視劇,正劇高於偶像劇,原創高於IP翻拍,現實主義高於古裝玄幻架空……等等等等。


於觀眾而言,有些內容是一種品位消費,不管能啃下多少,擺出來就能夠彰顯審美優越感。有些內容則像深夜的辣條、燒烤,不可或缺卻又恥於向人提起,偷偷享用便好。


而從演員角度,有些專案勝在報酬高來錢快、親近年輕人與網路端,有助於人氣、熱度、商業價值的提升。有些專案則勝在角色創作空間大,容易出口碑、上價值,或者更有衝擊主流獎項的可能。



當然了,正劇與偶像劇、古裝劇年代劇與都市劇,都是一種比較粗糙的預先劃分,最終還是要聚焦到作品本身。偶像劇中照樣有不少情感真摯的經典之作,戲骨齊聚的正劇也未必能保證部部精品。不過近些年來,基於對雷劇風氣與網路IP熱的矯正,尊現實題材而貶古偶,算得上一個比較明顯的趨勢。


古裝本是國劇的招牌型別,歷史悠久,擁有穩固的收視群體,甚至在文化出海上也更具優勢。早年間,古裝內部型別也比較齊全,有剖析官場入木三分的歷史正劇,也有武俠、神話等比較娛樂化、年輕化的品類。隨著劇集市場的生態變化,古裝正劇逐漸邊緣化,而古裝偶像劇則愈加繁榮。


然而,繁榮的結果一方面是作品質量參差不齊,同質化嚴重。另一方面,古偶也成為天價片酬、偷工減料等行業亂象的重災區,監管隨之到來。播出限額、信譽透支、內容瓶頸……種種原因導致古偶專案「貶值」,許多有能力的製作公司、藝人紛紛轉舵,流向——或者至少是去開闢其他型別。


古偶下行的同時,現實題材、年代正劇重新受到追捧。究其原因,其一,是出於觀眾對氾濫的IP劇、翻拍劇、玄幻劇的反彈牴觸。其二,許多爆款證明了現實題材、年代正劇在網路時代不一定會坐冷板凳,很多也能做到收視、口碑與熱度一網打盡,對出演者有所加成。


明確的轉折點出現在2017年。


IP大劇屢屢出現網播量虛高、濫用摳圖等醜聞,《人民的名義》《雞毛飛上天》《我的前半生》等現實題材卻脫穎而出。



密集的獻禮期也是劇集市場迅速轉向的影響因素之一。


2018、2019、2020、2021分別為改革開放四十週年、建國七十週年、抗美援朝七十週年與建黨百年,2020同時還是脫貧攻堅決勝年,並且經歷了艱難的抗疫鬥爭。可以說,獻禮劇、任務劇四年來未曾中斷,在製作排播上得到了相當的傾斜,在口碑輿論上又很容易佔領高地,客觀上促成了現實題材與年代正劇的火熱。


|自古偶像一條路


過去幾年的泡沫期不僅造成了劇集行業產能的過剩,某種程度上也造成了演員的過剩。70後、80後中生代依然活躍,並且陸續有大器晚成或二次翻紅者出現。85後以及部分出道早的90後憑藉粉絲與熱劇基礎直升流量,吃到了流量時代的第一撥紅利。


以85後為界,儘管85後中已經存在一部分本土或歸國偶像,或者神秘資源咖。但總體來說,大部分人的上升路徑都還比較傳統,多數受過科班專業訓練,大紅之前都有過一段配角生涯,或者至少有足夠的作品量和路人度的積累。90後、95後則不然。


一方面,網生內容的爆發創造了大量工作機會,新人入行與冒頭更加容易,一出道就演主角的情況不再少見。另一方面,90後、95後新人的構成更加複雜,學院派之外,還有在萬眾矚目下長大的童星、養成系偶像、短影片網紅,以及批次炮製的選秀偶像。走紅路徑千千萬,但不管是為了事業進階、逐夢演藝圈,還是為了儘快將熱度人氣變現,最終似乎都要走到拍戲這條路上來,也算是殊途同歸。


其中不同層級又有不同訴求。頂流盡享粉絲紅利之後,痛點毫無疑問是轉型,證明自己作為演員的實力,以謀求更長遠的發展。轉型方式則通常是走出偶像劇的舒適圈,出演電影或者題材更為嚴肅的劇集。初代港臺偶像、古裝美男們的選擇是戰爭/諜戰,如「胡霍」雙雙搭上山影,拍攝了《偽裝者》《戰長沙》。85後的流量生花則許多選擇了職業劇、軍旅劇。


當然,結果可能是流量們拓寬了上限,但也有可能是題材被拉低了下限。



或許是吸收了85前輩們的教訓,或許是正趕上產業轉型、風向轉變,許多95生花近些年開始嘗試古偶IP、現實正劇幾手抓,今年更是大批參與到主旋律作品與獻禮活動中。除了甩脫流量標籤,或許還有一層衝擊國民度的考慮。


需要明確的是,新人並不完全等同於流量,專案也分頭部與非頭部。行業寒冬之下,古偶的兩極更加極致,一端是能夠得到充分資源餵養的IP大劇,一水的S級;另一端則是快消化的古風小甜劇。前者依然能夠撬動流量、而且往往是雙流量出演,能夠把古裝「王者」們暫時拉回來。


後者以甜寵、沙雕為賣點,對演員要求不高,而且本身低成本、選擇範圍有限,容易與那些未成團(或團已散)但又積累了一些人氣的秀人們實現雙向選擇。日前廣為流傳的醜男截圖很多都出自此類低端古偶,很有噱頭,不過嚴謹一點來說倒也代表不了什麼。



|不配?不匹配?


不是說鮮肉小花就「不配」演年代劇,畢竟,2018年時滿屏盡是戲骨裝嫩的情況也十分可怕,大小銀幕終究都需要新鮮血液。不過目前來看,鮮肉小花與年代劇還處在磨合期。


吳磊、侯明昊主演,青春劇金字招牌小糖人出品的年代創業劇《啟航:當風起時》,目前豆瓣8.4的高分,超過討論度很高的《魷魚遊戲》(7.3分)和熱播劇《掃黑風暴》(7.3分)。但上線20天網路總播放量才破4億,在各熱度榜單上始終表現平平,遠不如被嘲男主太醜的古偶《國子監來了個女弟子》《君九齡》,甚至不如《公子傾城》《程式設計師那麼可愛》這種更低了一檔的小甜劇。許多人直至開分才知道這部劇,糊到這種程度硬糖君都不得其解,只能歸咎於片名起得太沒吸引力了。



更早一些的《喬家的兒女》網臺聯播,在暑期檔也算留有姓名。不過細究的話,收視率也並不很理想,遠不如該劇開播前的聲勢。誠然,兩部劇都有各自的問題。


如《喬家的兒女》劇情狗血,導演又雙叒叕是節奏把控堪憂的張開宙,觀眾越追越是折磨。


《啟航》從去年十月開拍、中途改名、今年六月官宣,宣傳完全沒跟上。而且不知是導演吸取《棋魂》教訓痛定思痛、還是因為近期風聲太緊,雙男主設定完全沒能得到有效利用。但與此同時,年輕化的選角確實也有一定影響。


鮮肉小花多從偶像劇起家,走原有路線吸到的核心粉群、「路好」、樸實無華的顏粉等等,未必都對年代背景感興趣,願意追劇。而對於年代劇的固有觀眾來說,主演又並非具有號召力的熟面孔,甚至會讓人預先在心裡打個問號。總而言之,人與題材存在一定的錯位。


而更關鍵的是,就像不是所有人都能撐住古裝、都有古韻一樣,也並非所有人都能完美融於年代劇。《啟航》中的吳磊、侯明昊,《喬家的兒女》中的宋祖兒,像是小孩偷穿大人衣服或者某種綜藝COSPLAY,也會起到齣戲、勸退的效果。



究其原因,內娛近些年對明星的要求、包裝總是趨向精緻與幼態。


男團出身的侯明昊有一張女裝也毫不違和的娃娃臉,吳磊則是童星繞過長殘雷區、等比放大的代表,身材逐年壯實,容貌依舊清秀。宋祖兒,包括年齡更大一些的毛曉彤、唐藝昕,是一水兒的小巧甜美、下巴尖尖。此外,當下作為明星藝人的生活方式——眾星捧月、頻繁營業,也都讓演員多了星光、少了煙火氣。


那麼,適合年代戲的演員該是什麼樣?張小斐的臉型屬於方臉,天然顯得比同齡人成熟精明,沒法像同學楊冪、袁姍姍一樣搭上古偶熱潮紅起來。但《你好,李煥英》中,她出現在80年代的工廠車間卻很能令人信服。馮小剛拍《芳華》選拔的「馮女郎」苗苗、鍾楚曦、楊採鈺等,也大多身材高挑、結實豐滿,有別於流行的「白幼瘦」。楊採鈺更是在戲外將復古女郎的人設維持了下去。



中戲選人很多時候兼顧戲劇舞臺與影視鏡頭,也並非一味追求精緻。白宇、黃堯這對中戲師兄妹從《沉默的真相》搭到了《山海情》,皆不違和。此外,熱播年代劇也開始捧出自己的新人,如張晚意(《覺醒年代》飾陳延年)、白宇帆(《山海情》飾得寶),樣貌氣質也十分鮮明。


當然,也有一些演員可以透過努力與配合打破外形限制,比如還是《山海情》劇組的熱依扎。少數民族的異域臉、北京的城市生長背景,以及直率大膽的說話做事風格,方方面面都讓她與「水花」這個角色相去甚遠。最終出現在正片裡的她卻在造型、姿態與表演上完美呈現了一個身世不幸、性情質樸的農村女性。



因此,從長遠來看,我們可以鼓勵年輕演員去走出舒適圈,精進自己、磨鍊現實質感。宋祖兒在《喬家的兒女》中展露出了超越自身年齡與經歷的哭戲,相當加分。但單純作為觀眾來講,我們也希望製作方、藝人方能以作品、以觀眾利益為先,讓合適的人出演合適的角色。美人不在花期多演古偶實在可惜,現實題材都是這等小頭小臉的精緻少男少女,我們普通群眾也真入不了戲。與其交換場地,不如各安其位。

中國
娛樂
陸劇
演員
八卦
留言
全部留言
最新留言
對此貼文留言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