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發文
Harker819
時事・2021.10.12・10 次觀看・已編輯

追蹤

台大狼師案大逆轉!女同學道歉:其實我是假裝受害者的加害者

「台大狼師案」逆轉,原PO女學生承認造假。  圖:翻攝自台灣大學Facebook(資料照)


9 月 28 日時,在匿名社群平台《Dcard》,傳出一篇台大狼師性侵女學生的貼文。該原 PO 以「國立台灣大學」女學生的身分在文中指控,電機系某教授誘騙她無套性交,還隱瞞自己有婚姻的事實。對此,該名原 PO 10日在 Dcard 發文袒露真相,「因為我想維繫跟台大李姓教授的關係,所以我以損害他名譽的方式來要脅他,希望他維持與我的關係」。


原 PO 在 Dcard 針對事實逐條澄清:「 驗傷單是假的」、「報案三聯單是假的」、「李教授沒有對我施予強制性交」、「李教授沒有性病」、「李教授沒有偽造對話紀錄跟證據」。 原 PO 表示,因為她想維繫跟台大李姓教授的關係,所以她以損害教授名譽的方式來要脅他,希望教授維持與她的關係。而有關於這部分,原 PO 承認,她真的做錯了。


原 PO 甚至指出:「我的情緒反覆性很高,關於我的立場反覆抑或是言辭矛盾,那可能是我內心的小天使跟小惡魔在打架,我的內在矛盾之所在。」最後,她也承認「我想, 我才是台大狼, 李教授其實是受害者, 而我,其實是假裝受害者的加害者。」


針對今日公開的道歉信,引發不少網友憤怒,並在底下留言:「當未來有『真正的受害者』出面時,又要先被拿此事件洗臉、質疑,造成更可怕的傷害」、「如果是真的,妳真的非常差勁」、「這是情節逆轉,還是被和諧掉?如果是真的來唬爛的也太XX」、「第五點跟第八點收回去吧,到底誰在乎妳覺得自己有多成熟願意認錯了」。


Dcard全文」↓


《第一點》

1、因為我想維繫跟台大李姓教授的關係,所以我以損害他名譽的方式來要脅他,希望他維持與我的關係。有關於這部分,我真的做錯了。

2、我在此公開且正式的向李教授道歉。

      李教授,對不起,我做錯了,我很抱歉。

      李教授,對不起,我做錯了,我很抱歉。

      李教授,對不起,我做錯了,我很抱歉。

    我真的真的感到非常的抱歉與愧疚。我很抱歉嚴重影響李教授的聲譽、工作、家庭及生活。

3、我的陳述,每一項皆為不實的指控,捏造不實證據的人是我,在此針對事實逐條澄清如下。

        A、驗傷單是假的。

        B、報案三聯單是假的。

        C、李教授沒有對我施予強制性交。

        D、李教授沒有性病。

        E、李教授沒有偽造對話紀錄跟證據。

4、知道李教授是誰,就是知道此事件的人,也是我想澄清的對象,不知道李教授是誰的人,不知道也好,在此就先不說明李教授全名,避免造成二度傷害。

5、若李教授希望我表明我的本名,我也願意,我願意承擔輿論的罵名,這是我妨害李教授名譽所應該付出並且承擔的代價。


《第二點》

1、這個事件,李教授或許有他欠缺思考的部分,但我認為真的是我要負起大部份的責任,是我思慮不周,才會導致李教授名譽受損。

2、我同時要向所有選修本學期AIC課程的同學道歉,對不起,因為我衝動所犯下的錯誤,讓李教授身心俱疲,害得大家這沒辦法修習AIC的課程。因為我的一己之私,犧牲了大家的上課權益,我真的感到非常抱歉,真的真的很抱歉,造成李老師及大家的不便,對不起我毀損了李教授及學校的名譽,我也會承擔學校行政及國家司法機關給我的懲處。

3、我要向當初為我說話的網友道歉,謝謝你們當時為我說話,對不起,我愧對你們的善良與正義,是我在玩弄輿論、玩弄法律,我對不起你們。

4、我要向批評我的網友道歉,很抱歉因為我想自我防衛,所以我講了很難聽的話攻擊你們,我犯錯是真,謝謝你們為李教授說話。也謝謝你們站在客觀的立場,不貿然對此事件下論斷。


《第三點》

1、今天這封公開道歉信,並不代表我與李教授兩方私相授受,網路平台上公開道歉就可以解決,因為我的行為已嚴重影響李教授聲譽。

2、我並不會要求或希望所有司法及行政流程都能到此結束。所有行政及司法程序都會照樣繼續往下跑,司法機關(地院、地檢署等)、行政機關(性平會、教評會等),不會也不用因為我為李教授澄清,而中止任何行政及司法程序。

3、在我個人為李教授澄清的同時,等程序跑完後,這些公正的第三方(地院、地檢署、性平會、教評會等)也都是替李教授澄清的有力說明。

4、我說詞反覆,是因為我情緒精神狀況不穩定,所以大家會懷疑我說的話很合理。但公正的第三方會還給李教授清白。


《第四點》

1、李教授至今沒有強迫或要求我公開道歉,也許他相信學校行政程序及國家司法程序能還他清白。但我認為,若我提早出來澄清,或許能稍微止息因為我的惡行,導致以訛傳訛、眾口鑠金對他的傷害。

2、我並沒有認為出來道歉,就能換回什麼。我想我對李教授的傷害已經造成。

3、我出來道歉,是我做的選擇,與其他人無關,並沒有任何的外力介入。李教授是否原諒我、網友是否攻擊我,學校行政&國家司法體系是否懲處我,與我這次做的選擇無關。即便是worst case,我還是會選擇出來澄清。因為,我想為我做過的錯誤及衝動承擔。

4、我的選擇,與他人無關。他人的選擇,與我無關。

5、我既然當初有種把對方抹黑得這麼難聽,現在就要有種承擔被社會大眾攻擊批評。我承擔、我承受、我承接。

6、我的律師說,由於他無法明確知道每個事件發生的時間點,我的身心精神狀況是否穩定且正常,所以他認為,他無法判斷我的立場。因為就連我到底是加害者還是受害者,連我自己都弄不清楚。

7、對,沒錯,我的情緒反覆性很高,關於我的立場反覆抑或是言辭矛盾,那可能是我內心的小天使跟小惡魔在打架,我的內在矛盾之所在。


《第五點》

1、我當然可以選擇繼續說謊、繼續造謠,或是不配合調查,不還李教授清白。甚至提供可以抹黑定罪李教授的證據,隱瞞事情的真相。

2、我不澄清、不協助調查,偽裝自己是受害者,我就不會被懲處。但若我這樣做,我這輩子都於心有愧。我願意在調查結果出來前就先出來道歉。只是希望我的澄清,能夠將對李教授造成的傷害降到最小。


《第六點》

1、我其實應該不懂什麼是愛,我的愛充滿了控制、佔有、暴力。我應該為自己的心碎與難過負起責任,而不是要別人為此買單。


《第七點》

1、最後,我想,我才是台大狼,李教授其實是受害者,而我,其實是假裝受害者的加害者。


《第八點》

1、認錯需要不小的勇氣,我知道我會被輿論攻擊以及受到行政和司法懲處,老實說我怕得要命。但是,我承擔、我承受、我承接。

2、我已經是成年人了,我正在學習為我做過的事負責,我想要練習長大與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3、 我不想當個只會唸書考試卻不懂得為人處事的巨嬰。


《第九點》

1、或許這封道歉信還有可以再裨補闕漏的地方。但我想能出來澄清李教授的清白並公開這封道歉信是最優先的。


2、謝謝多位醫師、心理師、律師、社工、親友、性平會相關人員、家防中心社工,給我心理上的支持,讓我能夠慢慢穩定自己的情緒,進而可以長出支持自己的力量,鼓起勇氣出來為李教授澄清並且承認我所犯下的過錯。


來源:新頭殼


時事
台灣
新聞
留言
全部留言
最新留言
對此貼文留言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