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發文
言士
時事・2021.10.12・5 次觀看・已編輯

追蹤

iPhone13創最長等待期,深圳富士康急招20萬人趕工

所有代工廠的薪資結構都很相似,底薪被壓得很低,要想拿到高薪必須要靠加班來爭取。



圖源:視覺中國


這次iPhone13創下了蘋果最長等待期,半個月前下單iPhone13 Pro的張可盈遲遲沒等到訂單變動的訊息。她在社交媒體上寫道,“發貨發不出來,要不然我自己去富士康擰螺絲釘。”


國慶期間,蘋果代工廠也在限電壓力下高速運轉。時代財經採訪多位蘋果代工廠員工發現,深圳富士康生產線某事業群日產量已經超過10萬部,相對而言,生產iPhone13低端系列的上海昌碩科技要輕鬆一些,員工實現了國慶請假自由。


不過,比較反常的是鄭州富士康的招工計劃,這個承載了中國大陸80%產量的工廠在假期結束的第一天並沒有啟動大規模招工,“9月25日開始,八大街和港區廠區就暫停招工了,目前只有白沙廠區還在招工,而且返費金額只有5000元。”勞務派遣人員10月8日向時代財經透露。


熬最深的夜,造最新款iPhone


10月8日早上8點,郭凱結束了長達10小時的晚班。這個國慶假期,他只休息了兩天,其餘時間都在生產線上了。


10月1日-4日,富士康深圳園區原計劃停電,後來工廠從其他專線排程用電,保證了國慶長假的正常用電。廠區的限電訊息並沒有阻礙富士康量產的進度,本以為能“逃過一劫”的郭凱依然得面臨量產的壓力。


iPhone13系列發售後,郭凱所在的事業群每天有超過10萬臺的iPhone13走下生產線,訂單量推動著每個富士康員工夜以繼日地輪崗。正式入職深圳龍華富士康後,郭凱的生物鐘被打亂了,每到值晚班尤為煎熬,晚班時長從晚上8點到早上8點,只有2小時的中場休息,這是旺季來臨的標配。


“一年的時間裡有一半都是晚班,而且大機率都要加班。”郭凱向時代財經抱怨道。這意味著個人生活必須讓位於廠區的工作節奏,由於所有進入生產線的人員不準攜帶手機,車間裡只有機械重複的工作,大多數人都會感到無聊和麻木。隔著一道牆,廠區內外就像是兩個世界。郭凱會趕在8點前出門兜一圈,抽空感受一下廠區外的生活氣息。


良品率是郭凱最大的業績指標,這往往和生產線的普工操作手法有關。為了提高良品率,郭凱常常大半天盯著生產線,看到普工手法有問題就立刻點名指出。在生產線上,他屬於少數擁有批評、發火權力的管理人員。


除此之外,郭凱要兼顧處理生產機臺和產線的問題,由於換班的情況長期存在,時不時還要接手白班做了一半的任務,“和產線打交道是最痛苦的事情,普工的文化素質普遍不高,手法問題很多,而且每天都有源源不斷新人進來,要管理好他們是個難題。”郭凱泡在車間裡已經有大半年了,但他並沒有熟悉的普工,這無疑加大了管理難度。


熬著最深的夜,看著數以萬計iPhone新手機離開生產線,郭凱內心早已波瀾不驚。在他眼裡,富士康就是電子製造業的大廠,大多數工程師是奔著鍍金的念頭去的。“來富士康只想積攢經驗,這段日子都是在臥薪嚐膽,為的是方便以後跳槽。”對於郭凱來說,在富士康熬夜班就像是一場修行,如今他每個月能拿到8000-9000元的工資。




過了旺季就跑路,臨時工最灑脫


如果說正式員工的選擇出於職業情懷,那麼臨時工的目的就更加現實——他們因錢而聚,也因錢而散。


在用工旺季時,所有蘋果代工廠都會抬高價格,今年上海昌碩開出的最高返費(幹滿規定期限後才能結算的費用)是12000元,鄭州富士康也在9月開出近一萬元的返費。臨時工就像候鳥遷徙一樣,跟隨返費金額的漲幅來去自由。


9月中旬,一位深圳龍華富士康內部的招聘人員向時代財經透露,目前正值iPhone13生產旺季,為保證產量,他們需要招聘20萬負責組裝iPhone13的工人。


因為分配的住宿和廠區相隔太遠,步行時間超過心理預期,林業民決定從富士康離職。換了一個小廠後,他的小時薪資降到了17元,遠遠不及富士康高峰期近30元的報價。受生產規模的限制,小廠很少會有加班情況,這讓林業民的收入毫無增長空間。


林業民有過五次進入富士康的經歷,對他來說,富士康是每年下半年的最佳選擇,他每次都在招工高峰期入場,旺季一過,就會毫不留戀地打包行李輾轉下一個淘金場所。


林業民是富士康年輕流動人群的真實寫照。對於旺季進入廠區的返費工來說,國慶假期是他們拿到3倍工資最後的機會,所有代工廠的薪資結構都很相似,底薪被壓得很低,要想拿到高薪必須要靠加班來爭取。


李娜是用工高峰期進入昌碩科技的返費工,這個國慶假期,她並沒有等來班組強制性加班。“國慶節的工期還是與訂單量掛鉤,我們宿舍大多數人都加班3~4天。”她算了一下,按照與勞務派遣公司商議好的定價,法定假日加班44.66元/小時,而連續3天10小時的到崗,李娜也可以拿到近1400元的報酬。


李娜相對悠閒的假期早就有了伏筆,昌碩科技某產線主管曾向時代財經透露,昌碩主要負責iPhone13和iPhone13 mini的生產,而這兩款機型在C端市場並不吃香。


天風證券分析師郭明錤此前釋出報告稱,蘋果官網顯示的送達時間,可以作為判斷需求強弱的指標。2周內、2–5周與5–6周以上的運送時間,分別代表需求低於預期、符合預期與優於預期。iPhone 13/13 mini 兩款送達時間0-2周,低於預期。


趁著4天的小長假,李娜去了上海周邊城市遊玩,上個月她收到了4000多元的工資。長期困在車間裡的李娜已經很久沒看到工廠以外的天地,高額的返費必須等到入廠第三個月後才能打到賬戶上,她只能數著日子繼續充當螺絲釘。

時事
中國
留言
全部留言
最新留言
對此貼文留言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