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發文
麋諾Miino
新奇・2021.10.12・3 次觀看・已編輯

追蹤

小紅書終成“媛宇宙”

1

一個全新的“媛宇宙”本該在小紅書上冉冉升起,發現它的媒體天文學家們已經為它起好了名字——“離媛宇宙”。


不熟悉“媛宇宙”的人也許會問,“咋的,離了就能帶貨麼?”。鋼鐵一樣的事實告訴你,是的!


2019年,一個叫“LU一絲”的頭部網紅,被微博粉絲爆出老公出軌的錘。


當時“LU一絲”正在月子裡,但面對襁褓中的嬰兒,她沒有呈現出一個普通女性本該具有的猶豫。嘎嘣一聲,就把婚離了。


一則乾脆的微博發出去,一個“離媛”大女主的形象升騰起來。


此後的兩年時間裡,不僅“LU一絲”的網紅帶貨事業百尺竿頭更進一步,連她牙牙學語的女兒,都開始接商業合作了。


為了符合粉絲們對“離媛”的設想,“LU一絲”還進一步宣佈,自己已經有了一個甜蜜的小奶狗男友了。


這個完美的“離媛”形象,一直持續到幾天前,“LU一絲”的“前夫”葛成撕x出來爆料說,倆人離婚只有短短几天時間,後來一直生活在一起,且復婚了,且在為生二胎努力了。


至於“LU一絲”完美的“離媛”形象,一直兩個人為了賺錢合作而成的,連小奶狗男友,都是自己這個“前夫”假扮的。


據說,因為葛成的爆料,痛失“離媛”形象的“LU一絲”,雙十一的帶貨損失近千萬元。


2

“離媛”,一種已經被驗證的閉環商業模式。


在小紅書上隨便一搜,就有大把講著情感故事的離婚女性,一邊痛訴過離開渣男的心路歷程,一邊順路推薦各種產品。


但是媒體天文學家們,已經不敢隨意發表,對“離媛宇宙”的觀察了。


媒體天文學家們對小紅書媛宇宙的觀測,始於“拼單媛宇宙”。自從發現了這一突破人類認知的天文現象後,媒體天文學家們,又陸續成功觀測到了雪媛宇宙、校媛宇宙、佛媛宇宙、支教媛宇宙……


每一次觀測成果,都能成功在人類世界登上熱搜。


唯一的一次失手,是一個月前,對“病媛宇宙”的觀測報告。


一個月前,有媒體天文學家觀測到,小紅書上一顆未被發現的媛宇宙。在這個宇宙裡,許多妝容精緻的小仙女們,身著病號服,一邊頑強地和癌症作鬥爭,一邊推薦自己用過的保健品、疤痕修復產品。


於是小紅書上第1134顆媛宇宙,並命名為“病媛宇宙”。


但這次觀測很快遭到了打臉——一個被劃為“病媛宇宙人”的姑娘站出來反水,“我不是病媛,老孃就是真的病了”。


輿論譁然。


3

一波一定不是小紅書公關組織的,關於“被汙名的病媛”的文章,出現在了社交媒體裡,向媒體天文學家們發出討伐。


小紅書很委屈,平臺上面明明還有很多人,怎麼就都被劃成了“媛”。


媒體天文學家們一定也很委屈,明明那麼大的一個媛宇宙,就因為錯看了幾個普通人類,就否定了自己對小紅書的天文觀測工作。


一個本該屬於孫悟空的話題,升騰在小紅書的上空,這些分享者,到底是普通的人類,還是“演媛的誕生”。


一個偉大的文學命題,正誕生在小紅書上——“假作真時真亦假,媛做人時人亦媛”。


4

如果小紅書能和媒體天文學家們,展開一場文學式的對話,那應該是這樣的——


“遇到一個熱點話題,你們媒體不也是絞盡腦汁地各想角度往裡插。網紅們在小紅書上,圍繞著一種媛的形象,各自展開創作,你們跟我們,又有什麼分別”。


“區別你們已經說的很清楚了,媒體趕熱點,斷章取義、不斷反轉的是事件本身,那是人類分散的愚蠢。媛們在觀察到某種媛火了之後,迅速跟進,是平臺的演算法驅趕下的同質化愚蠢。分散的愚蠢之間尚能相互校正,同質化的愚蠢只會導致機體的倒退。小紅書此前對媛類的流量倚重,註定了平臺上媛媛不斷。我們人類,好不容易從猿進化成了人,萬不能從人再退化成媛”。


“既然你們如此為人類著想,那麼你們如何面對,被你們命名的媛宇宙,誤傷的普通人類呢”。


媒體天文學家陣營,忽然發出了一陣笑聲,“這個問題我們早就想通了,當命名的媛宇宙足夠多,人類就會撤離小紅書,畢竟這是小紅書的‘媛罪’啊”。



新奇
閒聊
尷尬
留言
全部留言
最新留言
對此貼文留言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