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發文
倪古丁
新奇・5天前・6 次觀看・已編輯

追蹤

將賽博朋克搬到現實,讓仿生人遇見電子羊,這屆線下門店太「卷」了!

一張白皙的臉正深情地,緩緩地轉過來看向你。

你能看見她皮膚的毛孔、眼睛的顏色,睫毛的分明。她的雙唇微微張開又合上,她若有所思,似乎滿懷心事。

她不是你溫柔的情人,她是一張比人還高的臉龐。


▲ 圖自小紅書用戶

你環顧四周,發現馬匹正輕輕低頭擺動著尾巴。這些馬兒不需要吃草,也不會突然暴走奔跑,為什麼?

因為它們是由一堆0101010 掌控的電子馬。

這些堪比《西部世界》的賽博朋克場景,不是小說幻想,也不是什麼藝術展覽,而是Gentle Monster 的未來零售空間Haus Shanghai 現場。

如果菲利普·迪克本人來到這裡,搞不好他也會「wow」的叫出聲來。

讓仿生人遇見電子羊,「不務正業」的Gentle Monster

最近成為「網紅打卡地」的

面積超過3000 平米,一共4 層。炫酷的機器裝置,大膽前衛的藝術表達,未來科幻感十足,同時又帶有對人類、地球和生命的思考和隱喻,如果不是其中一個樓層放著墨鏡展示,你很容易忘掉這裡是Gentle Monster 的門店。

除了墨鏡,現場還有Gentle Monster 旗下的香氛護理品牌Tamburin 和甜品品牌Nudake 入駐——走進這樣一棟建築裡,你的視覺、聽覺、嗅覺和味覺都可以得到滿足。

官方稱,Haus 系列是以「Unopened: Future(從未開啟的未來)」為主題,重新思考商業空間的本質,創造的全新未來零售體驗。而第一家Haus Dosan,已在今年2 月於首爾開幕。

Gentle Monster 創立於2011 年,是近幾年深受年輕人喜歡的墨鏡潮流品牌。

創始人Hankook Kim(金韓國)原本在一家兒童英語教育機構工作,轉換賽道創業後,他帶來了兩個「重新定義」。

首先重新定義的是墨鏡設計。Kim 發現,當時市面上的墨鏡品牌只照顧到西方臉型,而Gentle Monster 推出大大的鏡框和低鼻翼設計,更適合亞洲審美。後來加上韓劇和明星帶貨,讓這個品牌火得一塌糊塗。

▲ Gentle Monster x 全智賢

第二個是線下零售空間。傳統零售空間都追求效率談坪效比,希望在有限的空間裡盡可能展示商品,引起消費者的購買慾望「快來買吧」,而Kim 則思考該如何為消費者提供更豐富的體驗。

現在,Gentle Monster 把每一家門店都搞成了一場「奇特美學」的實驗,它們各自有不同的主題和故事,會跟藝術家聯名合作並定期更新。

跟墨鏡相比,更搶眼的總是門店裡的各種裝置。不少逛過的朋友都表示,就像是走進了什麼藝術展覽,並在看展的過程中順便買了副眼鏡。

在Gentle Monster 門店裡,你能看到干枯的樹樁上,長出新的機械枝幹:

▲ 北京三里屯店

顫顫巍巍的老奶奶通過科技找回遺失的記憶,遇見兒時的玩伴小驢:

▲ 美國加州門店,主題為「記憶」

未來農場裡,人類正控制機器人幹農活:

▲ 迪拜門店,主題為「13」,如果地球上出現第13 個月

人工智能化身「牧童」,通過大數據和監控裝置來保護羊群:

▲ 深圳店,主題為「New Normal」,寓意AI 深入人類生活成為新的常態

一條巨大的尾椎緩緩擺動,它沒有上半身,但正在思考個體和存在的問題:

▲ 上海IFC 店,主題為「獨立」

2020 年,這個「不務正業」的墨鏡品牌,甚至跟北京SKP-S 合作主導設計整個商場的零售空間,以「數字-模擬未來」為主題,將藝術、科技與商業進行無縫連接。

在現場,滿場電子羊在慢慢咀嚼,甚至搖頭晃腦,彷彿真的擁有生命:

你還可以看到人類成功移民火星後的生活,旁聽一位老人在跟AI 討論火星基地的建造:

除了這些充滿科幻感的賽博朋克場景,Gentle Monster 也曾將門店變成洗衣房、月台列車,甚至是外星人功夫大戰的現場。

有評論開玩笑稱,你很難踏進兩家一模一樣的Gentle Monster 門店。

實體零售已死?我們永遠喜歡驚喜

目前,Gentle Monster 在全球擁有22 家旗艦店和200 多個經銷渠道。據WWD 報導 團隊會在首爾設計好藝術裝置,再運往世界各地的門店,同時派出一隊設計師隨行到現場安裝檢查。

如此大費周章打造「奇特美學」,其實是為了新鮮感。

▲ 你甚至可以在Zepeto 上探店Kim 曾在一次活動現場指出

這種新鮮感不是基於生產者,而要從消費者的角度去考慮——即使品牌每年都推出新品,消費者也不一定會買單。他列出了這麼一條「新鮮感公式」:

你相信的、創造的東西,與消費者的認知/期望,這兩者之間的差值,就是你給消費者帶來的新鮮感。

▲ Gentle Monster 創始人Hankook Kim,圖自WWD

意想不到的門店體驗,正是Gentle Monster 創造新鮮感的秘訣之一,也是它能跟其他品牌拉開差距的重要原因之一。

早期的時候,Kim 甚至嘗試每7 天更換一次門店裝置,後來變成15 天,再後來變成21 天。雖然市場反響很好,但消費者的期望值被拉得太高了。現在,Gentle Monster 門店更新的速度整體放緩,一般會配合年度概念來進行重新調整。

▲ 台灣門店,主題「Bee Time」,由於磁場變異,人類保護蜜蜂繁衍

我們常說「實體零售已死」,其實是對缺乏活力的傳統零售空間表示「嫌棄」。隨著電商的發展,買買買已經更多從線下向線上轉移,除了購物場所,現在的門店的確應該承擔更多不一樣的角色。

一位奢侈品顧客Wendy Yu,她表示,線下門店購物應該是一種探索式的體驗。

走進一家商店,就應該像跳進一本活生生的雜誌一樣。馬上開啟探索模式,我希望能在觸摸、感受、氣味中發現新東西。

Gentle Monster 的門店就是這樣一個體驗目的地。你可以在這裡看到日常生活中意想不到的東西,除了體驗產品本身,還可以感受產品背後的概念和故事。

太仿真甚至有點毛骨悚然的機器人、像蜘蛛一樣爬來爬去的巨型探測器、會呼吸的電子羊、因蟲洞能量而扭曲的人體……即使看不懂,你也絕不會錯過這種奇特怪誕的氛圍,快速拍下來P 圖發微博朋友圈。

它創造的不只是空間和體驗,還是你的社交談資;而你買的也不只是墨鏡、香水和甜點,而是Gentle Monster 整個腦洞大開的世界觀。

在這樣的過程中,它「墨鏡界天花板」的品牌形像已經被你牢牢記住了。

▲ 當然,它的價格你也一定會記住的

通過門店創造新鮮感的策略,正逐漸成為線下零售的新趨勢。

以喜茶最近的「手造店」和星巴克的「向綠工坊」為例,雖然沒有Gentle Monster 那麼天馬行空腦洞無邊,都是希望能以新的體驗留下印象、創造社交話題——

純手造的喜茶,是不是很匠人呢?處處環保的向綠工坊,是不是很feel good 呢?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 喜茶手造店,圖自:環球網

就連靠電商發家的新消費品牌,也希望開出線下空間來跟消費者進行溝通。

在這個書店艱難存活的年代,多抓魚先後在北京、上海開出二手循環商店,吸引「漁民」紛紛打卡。

而賣咖啡凍乾粉走紅的三頓半,9 月在上海開出首家線下概念店「原力飛行店」。


新奇
時事
閒聊
世界各地
留言
全部留言
最新留言
對此貼文留言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