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發文
SKy2k7
遊戲・2021.10.29・9 次觀看・已編輯

追蹤

95%好評、Steam熱銷第二,從沒想到一款卡牌遊戲能這麼「嚇人」

“這遊戲我會記一輩子”

“我第一次被一個遊戲威脅了”

“當你認為你通關了的時候,你會發現——你把教程打完了”


這些看著有點不著邊際的評論,說的都是Steam熱銷榜上的Roguelike卡牌《邪惡冥刻》(Inscryption)。遊戲發售後旋即衝進了Steam熱銷榜Top 5,並且最高達到了第二名的位置上。剛剛上線一週就已經有1萬多條評論,好評率高達95%。另據官方訊息,遊戲的首周銷量已經超過了10萬。


還有不少人直呼這是他們的“年度最佳獨立遊戲”。假如只看Steam商店頁面的截圖介紹,你很可能會覺得:哦,這是一款挺有風格、帶著點兒邪典味道的Roguelike卡牌——畢竟發行商一欄掛著Devolver Digital的大名——遊戲玩法上,可能和《殺戮尖塔》同屬一支。


這個殺時間的品類,只要玩法核心自洽、做得足夠“上頭”,就能讓人玩下去。最近幾年已經有不少中小體量的精品先後湧現了,這一點並不稀奇。


但如果只理解到這一層,你就被它“Roguelike卡牌”的外表給騙了。


(注:下文不可避免地會涉及部分劇透,我會在涉及關鍵情節的劇透之前再次提醒,請酌情閱讀)


01、乍一看是個Roguelike卡牌


看到選單的第一眼,應該就會有些玩家發現不對勁了——《邪惡冥刻》的“新遊戲”是不可用的,一上來你只能選擇“繼續”。


進入遊戲你會發現自己被困在昏暗無光的小木屋裡,牌桌前坐著個面目猙獰的傢伙,彷彿看到羊羔的餓狼一般,拉你坐下打牌。並告訴你你並不是他遇到的第一位冒險者。


僅以牌桌布局、規則而言,《邪惡冥刻》的基本玩法很有特色,但並不難理解。


牌桌上每一方各有4個空位,如果沒有相應的卡牌阻擋,就可以直接攻擊到對方本體。每對本體造成一次傷害,就可以在對方的天平裡放上相應的砝碼,一旦這個淨值超過5、一方天平完全傾斜到觸底,就會被判負。


比較特殊的設定在於,《邪惡冥刻》裡的出牌資源不是法力、水晶一類常見的要素,而是鮮血和骨頭。


一個遊戲裡每個上陣的活物都可以被獻祭(“活物”區分於“磐石”一類的功能/地形卡),被獻祭或是陣亡的生物則會留下骨頭每一局起手都有可供獻祭的0-1的小松鼠,提供1點血量,而要打出3力量2生命的狼這種強度的卡牌,就需要2點的獻祭血量。


和同類Roguelike卡牌一樣,隨著冒險推進,玩家會不斷獲得新的卡牌來擴充自己的牌組。而每回合抽牌的時候,可以選擇是抽自己的牌堆,還是從另一堆裡固定拿一張小松鼠。


由於格子很有限,而打出各種卡牌又往往有對應的代價,是從牌庫裡抽牌,還是適時地補充松鼠這類低戰力的祭品,往往是對局當中經常要面臨的選擇。好在遊戲的出牌是“明牌制”,玩家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對手下一回合即將擺放的卡牌,從而提前做好應對的準備。


更有甚者,有時候對手意識到大局已定,也會直接投降。


單看遊戲上手過程中的打牌環節,確實沒有太多不常見的玩法體驗,看起來就像常規的Roguelike卡牌一樣,只不過遊戲營造的氛圍更陰暗一點,同時翻譯上還有一些很接地氣的語句和吐槽,似乎僅此而已。


02、處處透露著詭異和邪典


但很快你可能就會發現這款所謂的Roguelike卡牌,沒有“看起來陰森了點”這麼簡單。玩上一陣子就能意識到,遊戲處處都透露著詭異、邪典的基調。


比如鉗子道具可以幫你快速地造成一點傷害,但代價是——你是把自己的牙拔了下來,放在對面天平的秤盤裡的。


用鉗子的時候會閃過一陣紅光,起初你可能以為這代表對手受傷,但其實是……


地圖上,玩家可以在篝火出強化卡牌,但圍在篝火旁的倖存者總會虎視眈眈地盯著你和你的卡牌;冒險途中也有各種陰間的加成方式。


你那個神神叨叨的對手像個說書人一樣講述著你的遭遇,每當你遇到一個功能性的NPC,他都會戴上一個木製面具,模仿他口中描述的樣子。


和常規Roguelike闖關失敗的不同在於,《邪惡冥刻》當中,每次你失敗之後,你本人就會被做成一張卡牌——字面意思,由你自己挑選(已有)卡牌的數值、費用和特效,並把這張卡加入下一輪冒險的初始套牌中。

這個傢伙可以說有一種可怖的幽默感


接下來,這張熟悉的面孔又會向你訴說,剛才的“你”因何失利,頗有一種炫耀戰利品的既視感。


03、你可能只理解到了第二層,而遊戲不知道在第幾層


好的,所以《邪惡冥刻》是個陰森、詭異的Roguelike卡牌唄?如果只理解到這兒,我們依然還只停留在第二層。其實從第一章的一些細節裡,遊戲就已經在傳遞某些資訊了。


下面我就不得不劇透一些內容,來講更深一層的一些東西了。打牌的時候,玩家是可以隨時從牌桌上起身環顧四周的,這間屋子裡牌桌之外的地方暗藏玄機,也和之後的故事走向息息相關。初始卡牌裡,那張會說話的白鼬就會在對局內外不停地給你各種提示,起初只是吐槽“你會不會打?”,或是央求你不要在祭壇獻祭它之類的。


但接著你會發現,它在用一種近似於打破第四面牆的方式向你傳達資訊,比如別相信眼前這個人,這個小木屋充滿了危險、已經坑害了眾多旅行者……它還會告訴你:“還有其他像我一樣會說話的卡牌,他們就在附近”。


你起身去看屋子裡的保險櫃,果然保險櫃裡還有一隻(或者說一張)會說話的臭蟲。接下來你會意識到,自己所在的這個屋子,還有很多可以探索。而早在之前第一次失敗後、開始第二輪遊戲的時候,物資裡的神秘人就已經用“幫我把那個木雕拿過來”的方式提醒過你了。


進一步去探索,你還能發現其他道具,這些在之後的歷程中還有相應的作用。不過到這兒,這棟小木屋裡的解謎,依然還只是遊戲的一小部分。


從後面的某個章節開始,你會發現遊戲畫風陡然一變,變成了像是小時候掌機上畫素RPG的這種操作視角:


在之後的某一關裡,對手還會要求你以自己電腦裡的檔案為賭注,向它發起攻擊,檔案越大越好。



當然,如果你用電腦檔案創造的卡牌沒了,原始檔也就沒了。

後面章節的棋盤、卡牌也會變成其他的風格(截圖來自B站UP主SwormG)


整個遊戲的歷程就像這樣——每當你度過一個階段,遊戲總會用一種類似的方式告訴你,“看吧,接下來我們還能這麼玩”。


而這是單純在玩法機制上,遊戲分階段埋藏的驚喜。而在這一系列的機制之下,還有另一套解謎、揭示故事的過程,需要玩家去體驗。


記得我前面說的“假如只看Steam商店頁面的截圖介紹,你很可能會覺得這(只)是個Roguelike卡牌”嗎?因為商店頁面的影片開頭,呈現的是看起來和遊戲幾乎毫不相關的內容。

這裡右下角的水印Kam Werks還用到了一個英文諧音梗


而這是你在某種意義上的“遊戲後半段”才會遇到的,這臺裝置裡記載了遊戲發售日前不久拍攝的一些影片:一個看起來是主播的某位小哥錄了一些實體卡牌開包、和戶外探索的內容。


這位主播開了和遊戲《邪惡冥刻》同名的卡包,其中一張卡上寫著座標。隨後的影片顯示,他真的跑去了座標標註的地方,還在那兒挖到了一個很有年代感的物件——一張軟盤。


他回家把軟盤放進電腦(可這年頭誰家電腦還有軟碟機呢?),電腦上赫然出現《邪惡冥刻》的遊戲標題,顯然軟盤裡存著《邪惡冥刻》這個遊戲。


看到這兒你可能會出於慣性下結論:那麼遊戲中玩家扮演的正是這位主播咯——不不不,這依然不是故事走向的全貌。


如果你點開遊戲的官網,會發現這裡還埋藏了另一套資訊。一個正在執行的《邪惡冥刻》的遊戲。


點選“退出遊戲”,富有年代感的Windows XP作業系統迎面而來。


在Outlook郵箱裡,其中的收件箱,記錄了前面影片主人公——這位自稱“幸運卡神”的盧克·卡德購買的卡包,有從拍下到確認收貨乃至網站提醒評價的全過程。


這些郵件當中又有一封格外值得注意,來自“孚納遊戲”的回信提醒盧克,自家雖然出過實體卡牌,但從未發行過《邪惡冥刻》的電子遊戲,並要求盧克寄回那張可能存在版權風險的軟盤。再去看“已傳送”,果然,盧克把此前自己拆包卡牌、按座標挖到軟盤的事兒告訴了《邪惡冥刻》卡牌的發行公司。起初,他還以為是這個電子版的遊戲是惡搞。


如果點選一旁的軟碟機,軟盤會從中彈出,電腦上正在執行的《邪惡冥刻》也會停止工作,並提醒你“請插入軟盤”。


在官網這個場景下,盧克並不存在。而他傳送給孚納遊戲的另一封郵件似乎暗示了些什麼——就和你在遊戲早期階段經歷的那些事物一樣。


是不是體會到了一種多重套娃的感覺?


我在這一部分故意講得有點含糊其辭、語焉不詳,而且沒有完全依照遊戲內的先後順序來呈現資訊,我確實不想清清楚楚地把各種線索鋪陳在這裡。


說它是“打破第四面牆”也好,“多線敘事解謎”也好,總之,玩到後面你會明白《邪惡冥刻》絕對不是“一款風格陰暗的Roguelike卡牌”這麼簡單。


它包含了Roguelike卡牌和解謎,以及很鮮明的、但要走過“第一階段”才能體驗到的meta games元素。每一次的新內容呈現或是“反轉”都足夠讓人驚喜。


熟悉開發者Daniel Mullins Games的會知道,他們在過往的遊戲里加入過不少meta games元素。早在Earl Access階段,就有國外玩家發現了一些meta元素的端倪,在Discord上高頻交流。遊戲上線之後,也真的有硬核粉絲跑到座標中的地點去,並且有意料之外的收穫。


當然,這些細說起來又能延展出不少內容,我不打算在這裡全盤托出。要是你看過了上面的這些之後有興趣去試一試,或許才是瞭解這個複雜謎題的最佳方式。


Time to figure out what' s on this thing.


電腦
遊戲
Steam
留言
全部留言
最新留言
對此貼文留言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