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發文
強尼的工作室
娛樂・2021.11.01・3 次觀看・已編輯

追蹤

特務的盡頭是007,007的盡頭是?


2012年的倫敦奧運會開幕式上播放了一則短片:丹尼爾·克雷格飾演的特務007護送女王伊麗莎白二世,直升機在民眾的注目中穿過倫敦眼、倫敦塔橋等地標建築來到奧林匹克會場上空,兩人跳傘躍下。此時鏡頭切為實況轉播,女王在007系列電影的主旋律裡登上主席台……


這一幕足夠體現詹姆士·龐德在英倫文化中的地位,而這名虛構特務從被搬上銀幕至今已有59年,陪伴過好幾代全球影迷,堪稱好萊塢影史壽命最長的角色,沒有之一。



第25部龐德電影《007:生死交戰》是丹尼爾·克雷格的謝幕之作。作為第6代007演員,他已在15年時間裡5次出演龐德,「是時候道別了。」克雷格不止一次在宣發場合說。


隨著老一代007的「卸任」,這個漫長系列也會面臨新的歷史拐點。或許這位在故事裡拯救了世界無數次的特務,也該「退休」了。


一、成為龐德


製片人芭芭拉·布羅科利從70年代末就與007系列結緣,與三任007合作過,當皮爾斯·布洛斯南隨著最後一部創造系列票房紀錄的《007:誰與爭鋒》功成身退,她開始物色新的人選。



皮爾斯·布洛斯南從《黃金眼》起出演4部


那時的克雷格名不見經傳,業內將他視作一位出色的男配角,幾乎沒人認為他能擔綱主演。布羅科利是個例外,當看到在歷史電影《伊麗莎白》中克雷格從走廊另一側向鏡頭走來時,她認定「這顯然是位電影明星」。


但是要演007,連克雷格自己都從未想過,他的幾任前輩在接演前都有一些「很酷的角色」,能讓人們覺得「那很像007」,而他「只演過幾部奇怪的文藝片」。當時的備選演員有百名以上,包括克萊夫·歐文、休·傑克曼、柯林·法洛等大牌明星。


放下布羅科利告知試鏡透過的電話後,克雷格下樓去買了伏特加、苦艾酒和調酒壺,給自己調了一杯007最愛的「伏特加馬丁尼」。


2005年,新任007選角釋出會在泰晤士河畔舉行,輿論炸了。


起初的攻擊都針對外型,皮爾斯·布洛斯南版英俊的形象已經深入人心,而克雷格當時已有37歲,不健談,「臉上皺紋更多、相貌更加普通」,更難接受的是他有一頭金髮。


英國多家媒體大肆報道,稱「克雷格是一場災難」,《鏡報》直言「他缺乏007需要的魅力,看上去就不太像這個角色」,有統計顯示78%的英國人拒絕克雷格出演,還有觀眾在網上發起「克雷格不是龐德」聯名抵制活動。



隨後,克雷格的一言一行都被拿出來審視。釋出會後他穿著救生衣乘坐快艇掠過河面,網上便出現了「我的天,龐德竟然穿救生衣,他是個膽小鬼嗎?」《007:007首部曲:皇家夜總會》在巴哈馬開拍,一場有起重機的戲克雷格分明獻上了「自殺般勇敢的表演」,英國國內報道的內容卻是「龐德面對高空戲臨陣脫逃」。


面對種種尖刻的言論,克雷格想著:Fuck it。


進組前他已經受像奧運運動員般嚴格的訓練,完全改變了自己的形體,拍戲時只想更專注。


意料之外的轉折很快到來,只因為某天,有狗仔隊在劇組去沙灘拍攝的前一晚把自己埋進沙子裡,蹲拍到了一張克雷格赤裸上身從海裡走出來的照片。



「一夜之間全變了,他又成了世界上最酷的男人。」布羅科利說。歷史總有巧合,1962年的第一部007電影,也是因為「龐德女郎」烏蘇拉・安德絲身著比基尼的「出水芙蓉」一幕驚豔世人。


《007首部曲:皇家夜總會》如期上映,以全球6.16億美元的成績再次突破了這個系列的票房紀錄,IMDB評分達到8.0,報紙標題變成「押注金髮龐德大獲成功」、「最好的龐德受到女王接見」。


續集《007量子危機》並沒有收穫更大的成功,IMDB評分6.6,票房也下滑到5.89億美元。


拍攝時趕上好萊塢編劇集體罷工,布羅科利回憶:「編劇把劇本送來,他領完支票,拿起標語牌就到製片廠外面鬧罷工去了。」


但2012年的《007:空降危機》一掃前作陰霾,成為系列首部票房破10億美元的影片,克雷格的個人聲望也達到巔峰,同年出現在奧運會開幕式上,人們徹底接受了他就是這個時代最合適的龐德。



《Vogue》《時尚先生》《帝國》……克雷格幾乎登上了所有重磅娛樂雜誌封面,他形容自己有些飄飄然。另一方面,收穫太多關注又給他帶來了新麻煩,從寂寂無名到家喻戶曉也不過五六年時間,很長一段時間裡他將自己鎖在家中、拉上窗簾,「我家院子裡的樹上會有人,人們卻說這有什麼好鬧心的。」


去紐約出演話劇帶給了他新的視角,克雷格跟著更有面對公眾經驗的休·傑克曼,與人群進行持續而親密的接觸,開始從被關注中獲得樂趣。


但到拍攝《007:惡魔四伏》時,46歲的身體帶給了他無法克服的難題。


影片開場是007從窗戶翻出到大樓外側,隨後閒庭信步地躍過一個又一個的平台,看上去無比帥氣,實際拍攝時克雷格心裡不停想的卻是「別出問題別出問題」,那時他的一條腿在拍攝中摔斷了,嚴重到幾乎不能走路。


醫生建議停工休養9個月,克雷格還是決定藉助機械裝置的輔助先把戲拍完,「對於年輕運動員恢復時間可能是9個月,但我這種年邁的人哪知道要多久呢?」



拍完《007:惡魔四伏》,克雷格感到自己也許真的老了,想休息和逃離,甚至開始回想出演龐德時就是冒冒失失投入其中,經過多年又有什麼意義。一次訪談節目裡,主持人現場問他,「還想再演一部嗎?」克雷格立刻回覆:「現在嗎?我更願意打破這個杯子然後割腕。」


2019年,「龐德25」釋出會在牙買加召開,克雷格那曾遭受攻訐的金髮已經變成了一頭銀髮。


《無暇赴死》問題不斷,歷經更換導演、演員受傷,加上疫情影響,上映日期也一改再改。但拍攝過程中工作人員都很默契,「大家都說,一定要拍完,因為這是最後一部了。」


二、007的「底料」


原著作者伊恩·佛萊明曾供職於英國海軍情報處,根據自己的所見所歷創造出007,不過那些間諜小說在50年代並不熱門,它們只給詹姆士·龐德提供了骨架,這位特務在60年代被發掘、改編成電影並迅速風靡,是拜時代所賜。


柏林牆修建,美蘇雙方恢復核試驗,古巴爆發導彈危機……剛跨入60年代的世界籠罩在緊張局勢中,「冷戰」達到高峰,東西方陣營的對峙劍拔弩張。


以美國為代表的西方國家需要一個英雄式的文化形象,作為社會情緒的宣洩口,乃至激發民族認同。


007的故事套路完全滿足需求——一名智勇雙全的諜報機構人員,經歷種種危機後挫敗東方假想敵的「陰謀」,進而拯救世界。


1962年上映的第一部影片《第七號情報員》中,反派被設定為中德混血,龐德深入虎穴摧毀了他的基地;1963年的《第七號情報員續集》裡,龐德策反蘇聯女郎塔迪娜,兩人聯手在蘇聯與反派「007:惡魔四伏」展開搏鬥。



《第七號情報員》


冷戰結束後,龐德依然是在全球四處打擊「罪惡」的代言人。90年代蘇聯解體,幾年後脫離原著的《007之黃金眼》中,007要戰勝的是一位前克格勃官員,他所建立的跨國犯罪集團總部就設在古巴。911後西方社會主旋律變成「反恐」,多部007電影所要對抗的便是活躍在第三世界國家的恐怖組織。


演過四部007電影的皮爾斯·皮爾斯·布洛斯南總結過IP長盛不衰的具體元素:「是美豔的龐德女郎,是新奇的道具,是性,是英雄、浪漫和幻想。」


其中幾乎每部影片都會設定的「英雄-美人」關係是它可以屢屢捕獲觀眾心的另一金鑰。


歷來都有「鐵打的007,流水的龐德女郎」之說,妖嬈、美貌和性經驗是龐德女郎的標配,負責勾起觀影主力男性觀眾的腎上腺素。再加上隨時取用的豪車、品不盡的美酒,不時遇到生死搏殺,但每次冒險又能全身而退,007塑造了一種奢華、刺激又自由的生活正規化,成為全球無數男性的終極夢想。



《007:黑日危機》中的「龐德女郎」蘇菲·瑪索


有意塑造的「性吸引力」對女性觀眾也奏效,龐德的英俊、幽默、談吐等等特質也在相當久的時間裡成為完美男性的標杆。龐德的上司M夫人曾對他說:「女人願意為你做任何事,這是你魅力的惡果。」


早期龐德女郎的花瓶地位非常明顯,007不會對每位有糾葛的女性動心,只是「萬花叢中過」,肖恩·康奈利版的第一代007便是美式「黃金單身漢」的典型,上一秒與女郎含情脈脈,下一秒就你死我活。羅傑·摩爾版的第三代007跨時最長、共有7部,迷戀女色、擅長調情是他的標籤,不少言行在今天可以被看成「性騷擾」,一些頗具想象力的床戲也被當成影片賣點。



羅傑·摩爾版007


這種兩性關係隨著時代發生了演變。從第五代007皮爾斯·布洛斯南開始,龐德女郎有了美色和玩物之外的存在價值,與龐德間的關係從「附庸」向「戰友」邁了一大步。


到克雷格的版本,則更加註重展現007的情感,他會動心也會迷茫,《007首部曲:皇家夜總會》中有一場浴室戲,伊娃·格林穿著內衣坐在淋浴頭下,主創們在片場臨時決定「他們不會脫衣服,會穿衣服」,這在傳統的007影片中很難想像。



《007首部曲:皇家夜總會》


但「龐德女郎」作為影片的重要符號,只要存在其意義就只能是輔助007完成任務。


而龐德的角色從誕生之初就帶著大男子主義色彩,銀幕上的一段段經歷也可視作男性慾望的投射。


即便是距今最近的兩部影片,也請來了曾經香豔與荷爾蒙的代名詞莫妮卡·貝魯奇,和近年靠《銀翼殺手2049》《鋒迴路轉》等作品收穫萬千男粉絲的安娜·德哈瑪斯。


三、007的「中年危機」


1995年,卡梅隆執導、史瓦辛格主演的《魔鬼大帝:真實謊言》作為第一批進口大片上映,在剛開放的內地影市取得破億票房,列年度票房榜榜首,拉動市場的同時也埋下了一種帶有時代感的審美偏好。



《魔鬼大帝:真實謊言》


在一批中年觀眾心中,相對寫實的「特務電影」被看成「大片」的天花板,而幻想類題材較難接受。從檔期相近的《沙丘》和《007:生死交戰》的使用者畫像中可以看出端倪:燈塔專業版顯示《沙丘》20-24歲觀眾佔比為27.5%,《生死交戰》佔比22.6%,而《生死交戰》40歲以上觀眾佔比達17.8%,《沙丘》僅12.7%。


全球範圍內,007系列早已面臨瓶頸,幾十年來007電影都遵循同一種敘事模式:接到指令-初遇反派-與龐德女郎糾纏-陷入危機-戰勝惡人集團-錯失或抱得美人。


某種程度上,這套模板就是「王子救公主」的變體,拍攝20多部很難不讓觀眾審美疲勞。而有英俊外表、豪華座駕、名貴西裝的詹姆士·龐德,如果置於現實中是最不適合當間諜的一類人。


007曾經是特務型別的標杆,《不可能的任務》和《神鬼認證》在開啟影像化改編時,都必須面臨「要如何與007形成差異」。90年代的《不可能的任務》以高難度動作場景、「不可能的任務」為賣點,讓當時的觀眾耳目一新,2002年的《神鬼認證》則塑造了接地氣的特務形象,採用手提攝影,主角更像普通人,以快速剪輯形成打鬥畫面,觀感更簡單暴力也更貼近真實。



《不可能的任務》與《神鬼認證》


這些來自同類題材作品的壓力,已經逼迫007不斷向「真實感」靠攏,克雷格版的第一部影片甚至連「紳士感」都不要了,當酒保詢問他伏特加馬丁尼「要搖的還是攪拌的」時,龐德沒有說系列經典台詞之一「要搖勻,不要攪拌」,而是「我他媽的不在乎」。


然而007不可能完全捨棄掉角色核心,隨著續集中的故事進展,遲早得穿上筆挺的西裝教訓惡徒。


全新的特務片IP則完全不受傳統限制,《金牌特務》加入戲仿和荒誕元素,《捍衛任務》把背景設定在架空世界,角色怎麼脫離常識地大展身手都不會顯得違和,反而成為觀眾們的新寵。但本就脫胎於現實背景的007辦不到,何況一切創新的嘗試,即將隨《生死交戰》落幕。



《金牌特務》與《捍衛任務》


提供超越現實的幻想和浪漫、英雄式的形象、以及層出不窮的高科技道具……這些曾經的魅力點幾乎被超級英雄類電影全面取代。迄今為止,007電影的票房上限是《007:空降危機》取得的11.08億美元,同年壓過它的全球冠軍正是《復仇者聯盟》。


更重要的是,007系列生命力的源泉「英雄與美人」,已經隨時代的風向變化而逐漸乾涸。


這位曾代表西方主流價值觀與時尚潮流的特務愈發吃力,新的007找不到合適的反派,也談不到合適的戀愛,以至於反派形象總是過於扁平刻板,而被物化的「龐德女郎」,在今天的語境中又太不「正確」。



《生死交戰》的故事裡,「007」這個代號一度短暫由黑人女星拉莎娜·林區接過,而詹姆士·龐德最後迎向了一個頗具收束與傷感意味的結局。


在影片殺青的夜晚,工作人員沒有像慣常那樣迅速離去,而是抽泣著聚在一起互相擁抱,他們知道自己正在見證並告別一個歷史性的時刻。「我的任期到此結束了。」「詹姆士·龐德」說。劇組所拍攝的最後一幕,是他沿著一條小巷奔跑,然後消失在鏡頭裡。

美國
娛樂
演員
觀後感
推薦
八卦
電影
留言
全部留言
最新留言
對此貼文留言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