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發文
言士
時事・2021.11.02・3 次觀看・已編輯

追蹤

定了,亞馬遜創始人要造首個「太空樂園」



亞馬遜創始人傑夫·貝索斯變成外星人時,很多人都沒發現。


太空艙門開啟,他全身佈滿青色山丘版的溝壑,右手從一位粉色面板的外星人臉上滑下,遲疑片刻,轉身離開。



右邊為傑夫·貝索斯,圖片來自:《星際迷航》


——作為星際艦隊官員在《星際迷航》電影裡客串,可能是他離幻想的太空世界最近的一次。


為了讓更多幻想成真,三個月前,他卸任了亞馬遜 CEO,專注於他的私人航空航天公司藍色起源(Blue Origin),並乘坐著自己的火箭飛往太空,打破了首次太空載人飛行的記錄。


這次,他要再搞點大事情——在太空建一個商業空間站。




首個「太空樂園」要來了


之前,空間站都是在太空中作為「中間站」,供航天員長期工作生活,以及進行各種空間實驗及應用。


現在,藍色起源要打造首個在近地軌道的大型多功能商業空間站。


這個空間站名為「軌道礁」(Orbital Reef)。它依然有空間站的基礎用途,但它同時又成了一個漂浮在太空中的小型樂園。



在藍色銀河公佈的方案裡,空間站的基礎配置包括電源系統、核心模組、生命棲息所、科學模組和宇宙飛船。


它會帶你飛到距離地球 500 公里的太空中,這裡面積約 850 平方米,和國際空間站差不多大,官方稱裡面最多可以容納 10 人。



人數雖不多,但這裡作為一個商業園區,有著多種混合用途:


可以進行可持續的太空運輸和自動化物流,降低傳統太空運營商的成本和複雜度。



可以進行前沿的科學實驗以及裝置製造,裡面甚至能種「太空蔬菜」。



它也是一個遙遠的度假勝地,有著大視野的窗戶,極具未來主義色彩,藍色起源說,空間站的人每天可以看 32 次日落和日出。


據說住在 B612 星球上的小王子,一天也可以看 44 次日落,藍色起源的空間站開始有點童話感了。



藍色起源也把人們在此的日常生活,作為了方案的重心。


這裡還將包括由多個客人共享的基礎設施和服務,例如辦公空間、太空花園、車輛港口、公用設施和其他生活便利空間。



聽起來,就跟「太空豪華酒店」差不多。


甚至,這裡還可以拍攝「微重力環境」的太空電影。



平民宇航員練習漂浮在微重力環境中. 圖片來自:約翰克勞斯 / Netflix


它不像現有的太空旅行一樣,只是讓你上太空遊一圈,然後回到地球。


「軌道礁」作為一個商業空間站的不同之處,真的能讓你在太空生活一陣子。


藍色起源設想的客戶,包括了各國政府、太空機構、企業家和投資者、科技公司、媒體和旅遊公司以及普通遊客等等,可以說非常多元化了。



圖片來自:Inc. Magazine


當然,這個大型專案,需要很多資金和能力支援,不是藍色起源獨立就可以完成。


他們和商業航天公司 Sierra Space 合資開發運營了這個大型專案。


藍色起源自己負責其中的核心模組與系統、和可重複使用的新格倫號火箭發射系統。該運載火箭計劃 2022 年末首次升空,將運送建設空間站所需的硬體上太空。


Sierra Space 則負責大型綜合靈活環境模組 (LIFE) ,作為空間站主要生活區,並透過其追夢者航天器運輸貨物,協助全球的機組人員往返空間站。



另外,這個空間站還得到了包括波音、Redwire Space、Genesis Engineering Solutions 在內的航空航天合作方支援。


他們將在自己擅長的版塊各司其職。


比如波音就負責科學模組,以及空間站的運營和維護工程,並利用 Starliner 載人宇宙飛船將機組人員和貨物運送到空間站。


不過他們的飛船近期遇到了很多問題,預計 2022 年中期才能進行關鍵試飛。



Redwire Space 將在此進行微重力研究、開發和製造,帶來新的科研成果。因為微重力下的生物物理現象不會受到地球引力的影響,所以這些新的研究成果將具有珍貴的價值。


另外,Redwire Space 還將執行該空間站的有效載荷操作和可部署結構。


Genesis Engineering Solutions 則主要負責空間站內的日常操作,以及旅遊的單人航天器,讓更多消費者能體驗太空行走的感覺。



亞利桑那州立大學則會提供相關的研究諮詢服務,並進行空間站的公共宣傳。


與這些航天領域重量級公司或平臺的合作,讓他們展現經過驗證的能力和技術,讓「軌道礁」有了更多落地的可能性。


藍色起源還表示,隨著未來規模擴大,會增加更多模組,提供更多新的服務,包括空間租賃、硬體技術援助、機器人服務等。



它的背後有著廣闊的商業潛力和機會。


只是現在除了提案和宣傳影片、CGI 模型等,藍色起源沒有透露太多具體資訊,尤其價格方面。


而且,這個空間站耗資巨大,成本和風險也很高,需要多次安全發射才能讓人類前往。


「軌道礁」預計部署時間倒是有點眉目,官方稱是在 2025 年至 2030 年間,離我們並不遙遠。


相比之下,「軌道礁」仍是目前最有商業化可能的空間站方案。




空間站,也是「空間戰」


私人空間站的競爭持續在加劇。


就在上月,就有旅行者太空公司(Voyager Space)、奈米拉克公司(Nanoracks)、洛克希德-馬丁三家公司表示,他們將合作建立「有史以來第一個自由飛行的商業空間站」——Starlab。


比起藍色起源的「軌道礁」,它的體積只有 340 立方米,比現在的國際空間站也小得多,可以容納 4 人,計劃於 2027 年開始運營。



開展太空商業,是人類進入太空生活的第一步。


而空間站是太空商業的極佳載體,也會帶動周邊產業的快速發展。


早在 1869 年,《大西洋月刊》就撰寫了一則關於「用磚搭建的月球」的文章,提出了空間站的概念,後來多個科學家也提出了空間站的構想。


但空間站的發展可以說是在幻想中沸騰,又在技術上消沉。



1951 年,沃納·馮·布勞恩在礦工週刊中刊登了他帶有環狀結構的空間站設計


100 年過去了。


直到阿波羅 11 號飛船在 1969 年搶先登陸月球,蘇聯在與美國登月的太空競賽中落敗,因此,蘇聯才轉向了新的方向來展現他們的航天實力——空間站。


1971 年,蘇聯的首個太空站「禮炮 1 號」成功發射升空,這也是人類歷史上首個空間站。


遺憾的是,3 名航天員 10 月 11 日返回地球時,由於返回艙上平衡閥異常開啟,造成返回艙失壓,成員全部死亡。



而後美國在 1973 年發射了天空實驗室號空間站,並在空間站進行了一系列關於醫藥、地質、天文等方面的科學實驗。



圖片來自:NASA


蘇聯在 1986 年也跟了上來,發射了和平號空間站的核心艙,接著持續發射不同模組在太空組裝,1996 年建成了和平號空間站,一直工作到 2001 年。



最具有全球性意義的太空站,還是現在仍在執行的國際空間站。


它在 1998 年 11 月發射第一個模組「曙光號功能貨艙」升空,接著國家分工建造、聯合運用,對它進行擴充和完善,國際空間站也成了國際合作進行太空開發的標誌,由 16 個國家共同建造、執行和使用。


2010 年,國際空間站正式轉入實用階段,它是在軌執行最大的空間平臺,也是一個具有現代化科研裝置,可進行大規模多學科研究的空間實驗室。



圖片來自:Shutterstock


但是,國際空間站的壽命也將盡,預計將於 2028 年至 2030 年退役。


這些航天航空機構百年來的的研究和探索,也為當下太空商業化打下了足夠的技術基礎。


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一直在鼓勵一個商業化的繼任者,來取代老化的國際空間站,他們也會為此提供資金。


據悉,53 家公司和組織已表示對商業近地軌道空間站計劃感興趣。



圖片來自:REUTERS/Isaiah J. Downing



空間站熱潮,讓我們離太空更近了


多個研究分析表明,私人空間站很難在不久的將來實現收支平衡,但當下的太空經濟發展太快了。


因此,政府和眾多私人航天航空公司各方協作和聯手,讓更完善的未來空間站儘快面世。


藍色起源的「軌道礁」空間空間站,就是接任國際太空站的潛在候選者之一。


訊息公佈後,聯合方 Redwire Space 的股票也迅速飆升,兩度熔斷,漲幅最高達到 32%,可見人們對此的關注與期待。



圖片來自:Redwire Space


當然,它眼前的競爭物件也不少,除了前面提到的三家航天航空公司合作建立的 Starlab,還有 Axiom Space 已獲准啟動建造一個自由飛行基地。



圖片來自:Axiom Space


該基地將首先連線到國際空間站,後面發展新的空間站就順風順水了。



圖片來自:Phillipe Starck 設計的 AxStation 內部效果圖


另外一個勢如破竹的空間站製造者,就是中國的「天宮號」空間站。


今年 4 月份,長征五號 B 火箭點火升空,將我國的「天和」號核心艙成功送入軌道,標誌著我國進入獨立自主建設空間站階段。10 月 16 日,神舟十三號載人飛船與空間站組合體完成自主對接,3 位中國航天員進入天和核心艙,中國空間站開啟有人長期駐留時代。


按照空間站建造任務規劃,2021 年和 2022 年我國將接續實施 11 次飛行任務,2022 年就可以完成空間站在軌建造。



美國宇航局(NASA)曾在一份宣告中,將當前時刻描述為「載人航天的復興」。


隨著越來越多的人飛往太空,並在太空飛行中做更多事情,這也吸引了更多人前往近地軌道上開展更多活動,市場也正不斷增長。


政府和眾多私人航天航空公司都參與進來,將讓「空間站之路」變得更熱鬧,也讓商業化的空間站更快速發展和落地。


當然不可忽視的問題,比起資金,更大的障礙可能是執行。


我們需要所有航天航空裝置真實落地、安全可靠,需要它們可以常規且更經濟地飛上太空,需要構造更成熟的商業消費空間……



軌道組裝公司 OAC 的


太空酒店「旅行者」(Voyager Station)


而且現在,我們還在快速探索火星和月球的路上。


近地軌道的空間站,是我們和宇宙萬物連線的關鍵點,是太空探索的一切開始的地方。


它讓我們的技術和未來能穩定向太空延展,也揭示了我們在地球上肉眼可見的侷限性。


好的一面是,它正前所未有地被重視起來。


畢竟,我們需要一個離家更近的太空目的地,也需要這個地方從科幻走向現實,走到每個人身邊。







 

美國
世界新聞
留言
全部留言
最新留言
對此貼文留言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