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發文
SKy2k7
遊戲・2021.11.02・46 次觀看・已編輯

追蹤

前作反派還活著?《極地戰嚎6》35個彩蛋盤點

《極地戰嚎6》於前段時間正式發售。在通關本作並完成全部支線任務後,我又投入了和小夥伴聯機馳騁雅拉的胡鬧之旅。


與育碧旗下其他 3A 遊戲相同,本作也在遊戲內各處埋藏了諸多彩蛋,其中有對育碧自家遊戲系列的調侃,也有對其他經典遊戲與影視作品的致敬,有的彩蛋甚至還在劇情方面為《極地戰嚎》系列帶來更多的謎團。


在本文中,我選取了一些《極地戰嚎6》中代表性的彩蛋內容分享給大家,也歡迎各位在評論區討論或補充本作中的其他有趣發現。文中的最後一部分內容可能會涉及劇透,我會在對應段落前提示。


來自《刺客信條》的信仰之躍


說到育碧遊戲的彩蛋,必然少不了來自《刺客信條》系列的信仰之躍,畢竟就連《刺客信條》本身中也會出現因“信仰欠費”而摔死的彩蛋 NPC。


本文第一個彩蛋應該也是大部分玩家在《極地戰嚎6》中發現的第一個彩蛋,遊戲最初期就能碰到。在序章島嶼的北部玩家可以發現一座小塔,塔下放有一堆稻草,塔頂擺著一塊探出的木板,這很明顯就是在致敬《刺客信教條》的信仰之躍。


當玩家踏上這塊木板時,還能夠聽到一聲刺客們在進行信仰之躍時的標誌性鷹嘯。不過本作的主角丹尼畢竟不是刺客,如果玩家真的從這裡跳下去,就算正好落到稻草堆上也是會摔死的。


而在大地圖東部的孕育區,玩家能夠看到一座帶有兩間塔樓的建築,上面還有著一個類似鳥瞰點的突出木杆。


玩家可以從側面爬上這座建築,並在其頂端發現一張字條,寫下這份筆記的人提到他正在尋找從建築頂端躍下還能不受傷的方法,或許可以選擇用稻草來替代大垃圾箱作為緩衝物。


那就祝他好運吧,希望他能找到內心的平靜,也希望他記得把稻草攤開……《看門狗:自由軍團》中也曾有人在倫敦塔下放置了很多稻草捆和垃圾箱並在酒後一躍而下,不過那一位的下場可能就比較慘了。


袖劍裝錯手的高空刺殺


作為育碧當家 IP,《刺客信條》當然不會只出兩個信仰之躍彩蛋就算完。除了信仰之躍,刺客們另一個最著名的特徵就是袖劍刺殺了。


開啟拍照模式,我們可以找到一個名為“跑酷”的動作,不過這個姿勢可不只是簡單的跑酷,而是《刺客信條》中刺客們一手瞄準敵人一手彈出袖劍的高空刺殺動作。但遺憾的是,《極地戰嚎6》中如果玩家直接跳到敵人頭頂,就會自動觸發跳殺動畫導致無法在拍照模式中切換角色動作,所以想要搞出一張“標準”的《刺客信條》式跳殺照片還是有些難度的。


順便一說,丹尼的這個姿勢是袖劍戴在右手的動作,而佩戴單個袖劍的刺客都會把袖劍裝在左手上,只有《刺客信條 大革命》的亞諾在 CG 裡有兩次是從右手彈出袖劍,至今還被玩家當作笑料。


育碧彩蛋大雜燴


育碧親兒子《刺客教條》能擁有上述幾個獨立彩蛋的戲份,但別的育碧遊戲就未必這麼有排面了,往往只能在字條裡露個臉。


在尋寶任務“深閣秘寶”中,玩家會進入一個地堡,裡面的一張辦公桌上放有一份將要拍賣的物品清單。這份清單上面列出了四樣古董,分別對應著《刺客教條 奧德賽》中的列奧尼達之矛、《極地戰嚎3》中的銀龍刀、《極地戰嚎4》主角母親的骨灰罈,以及大家喜聞樂見的《刺客教條》中的袖劍。在看過這份清單後,丹尼還會吐槽“什麼樣的人會想要買這種破爛”。


放下目錄繼續前往地堡深處,就能看到另外一張字條,上面明確寫出了育碧現實中的太空飛船對戰遊戲《星鏈 阿特拉斯之戰》,同時這張紙條旁邊還放了一個來自這款遊戲的飛船小玩具。這份記錄上稱這個小模型非常“難得”,一方面是因為《極地戰嚎6》中雅拉閉關鎖國,很多東西屬於非法商品;另一方面大概是因為即使在現實中,《星鏈》的玩具賣的也是挺貴的,想入門這遊戲的門檻還不低。


《星鏈》最早在《看門狗2》中作為諷刺遊戲保密工作不到位的彩蛋亮相,玩家可以在黑入育碧舊金山工作室的時候發現這款遊戲的先導預告片。本次《星鏈》再次作為彩蛋內容登場,也算是育碧給自家的小眾遊戲做個宣傳吧。


說到《看門狗》,《極地戰嚎6》裡確實也有關於它的彩蛋。就在這個地堡外面不遠處,玩家可以找到一處違禁品焚燒點,那裡放有一張來自 DEDSEC 的字條。

此外,玩家在遊戲中能夠獲得多個可以裝在座駕上的儀表盤擺件,其中包含了來自《刺客信條》《彩虹六號》《細胞分裂》《榮耀戰魂》《超越善惡》等多個遊戲系列的角色玩偶,其中卡姐的物品描述格外傳神。


除了育碧遊戲,育碧本家當然也要找機會在遊戲裡露下臉的。隨時隨地開啟手機,我們就能看到丹尼的手機主介面上有一個育碧的圖示。西班牙語中“玩”的動詞原形是 jugar,“遊戲”的陽性單數是 juego,而這裡阿育圖示下面的“videojuegos”就是電子遊戲的意思了。


●向開發者們致敬


內容創作者多多少少會想要在作品中留下屬於自己的記號,而《極地戰嚎6》中有兩個關於開發者的彩蛋。


在下圖所示的這個地方,我們能夠找到一個小供電站,走近變壓器時可以聽到輕微的不規則電流聲在迴圈播放。將這段聲音作為摩斯電碼進行破譯後,我們就得到了“Cameron Britton 是史上最強音效設計師(Cameron Britton is the greatest sound designer of all time)”這句話,而 Cameron Britton 就是《極地戰嚎6》的音效總監。


另外,玩家可以在瑪利亞·瑪克薩製片廠中的一輛車中發現一張紙條,上面列出來一批被雅拉官方重點關注的記者,這些名字都來自《極地戰嚎6》製作組的開發成員。

  


●獎盃中也要藏梗


在成就獎盃的名字中暗藏彩蛋算是育碧的傳統藝能,本作自然也不會放過玩梗的機會。


獎盃“喬森·布洛迪”(繁中為“傑鯊”布洛迪,英文為 Jawson Brody)要求玩家以爆炸殺死一條鯊魚,這一獎盃的內容和名字裡的“Jaws”是致敬了電影《大白鯊》中主角以爆炸殺死鯊魚;同時,“Jawson Brody”這一獎盃名字整體又是《極地戰嚎3》主角 Jason Brody 的諧音。


獎盃“摸鱷魚是一種什麼體驗”(繁中為@鱷魚給摸嗎,英文為@CanYouPetTheCroc)只需要玩家摸摸鱷魚夥伴就能夠解開。這個獎盃的簡中翻譯不是很直接,不過看英文版就能知道是在致敬 Twitter 賬戶@CanYouPetTheDog,該賬戶記錄收集了在各種電子遊戲中撫摸狗狗的片段。


獎盃“遠哭美食”和“呼嘯的車”分別要求玩家吃過所有餐食和收集所有座駕,它們的英文“Fry Cry”和“Car Cry”很明顯是遊戲名《Far Cry》改來的,其繁中名稱“神農戰嚎”和“極地戰車”也是繁中游戲名《極地戰嚎》的變體。


在救主十字區最西邊的半島北部,有一片神奇的海灘,每次玩家來到這裡都會有新發現。有時這裡的海灘上是一名士兵與被俘的革命戰士,有時海灘上躺著一匹死馬,有時這裡會出現正準備安葬同伴的戰士或者以及被草草埋下的屍體,有時則是會出現神秘的化學物品儲藏罐和被毒死的魚……


但如果運氣夠好,我們在這裡就會看見一個扣在沙堆上的鐵桶。在把鐵桶挪開之後,下面會露出一個被掩埋到只露出頭的屍體。這個場景再加上拍照模式裡的一個動作,我們就可以低成本還原一下《極地戰嚎3》的封面了。


●《極地戰嚎4》主題雜誌


說過了 3 代彩蛋,我們再來看一個 4 代的。玩家可以在遊戲內很多地方發現封面上印有《極地戰嚎4》反派貝根明的雜誌,看起來其內容是對貝根明的採訪。


按照設定,《極地戰嚎6》的故事發生在《極地戰嚎4》之後許多年,而貝根明也確實是早就被殺死了。我個人不太明白這些雜誌的用意,或許只是單純的彩蛋吧。本作中胡安和麥凱兩個角色也都在對話中提到了 4 代發生的地點凱拉特。


●看到QR Code,掃就對了


玩家在遊戲中把雅拉燒成灰的過程中,經常會看到一些右上角帶有二維碼的木箱。掃描這些二維碼就會播放一個神秘短片,這個短片只有幾秒鐘長,片中出現了卡通彈倉、地圖、野獸形狀的標記、神殿、穿有鎧甲的猛獸襲擊士兵等元素,不知道會不會是對《極地戰嚎》系列新作的預告。


如果玩家擁有本作的季票,就可以獲得《極地戰嚎3 血龍》主題的夥伴 T-9000。這隻鐵狗子的項圈上也掛有一個二維碼,掃描後我們會跳轉到一個拼圖遊戲的頁面,算是對 Netflix 動畫劇集《鐳射戰鷹隊長 血龍Remix》的預告。


●《街頭雞王》與《真雞快打》


《極地戰嚎6》中包含了一項特色內容——鬥雞,玩家可以操作自己的雞進行格鬥小遊戲,這一內容甚至引發了部分動物保護組織的不滿。玩家除了能夠在大地圖各處收集到十餘隻公雞外,也可以透過 Ubisoft Connect 免費領取四隻外觀較為獨特的鬥雞。這四隻鬥雞的顏色、名字和介紹則是分別致敬了《街頭霸王》系列中的隆、肯以及《真人快打》系列中的蠍子、絕對零度。


《全金屬外殼》、《浩劫重生》和《絕命毒師》


在遊戲序章偷走空投補給的任務中,玩家能夠拿到一個名叫“全金屬外殼”的武器飾品,其外觀為三枚子彈。這一掛件的名字自然是致敬經典電影《全金屬外殼》了,就連它的描述也是直接引用了電影中的臺詞“What is your major malfunction”。


在地圖東北角的一處海灘上,玩家會發現幾名流亡者正在搭建小木筏準備離開雅拉。每次玩家重新回到這個地方,這些傢伙就會少一個人,不過木筏的建造進度倒也推進了。等到木筏即將建成,這裡只剩下了一名逃犯,而他唯一的夥伴就是一顆籃球——這也讓我最終確定了這是個致敬電影《浩劫重生》的彩蛋。

在失落山脈地區一間農場小屋的冰箱上,我們能找到一張字條,裡面提到了一部關於禿頭毒品販子的美國電視劇,這多半就是指《絕命毒師》。


既然《絕命毒師》中的“炸雞叔”在《極地戰嚎6》中扮演了大反派安東,那麼本作關於《絕命毒師》的彩蛋肯定也不會只有這一處。在遊戲序章過後,協助反抗軍的 NPC 胡里奧被政府軍抓獲並殺死,安東在該段劇情動畫中的臺詞“And if a dog refuse to break like Julio here, then we must put them down”,就是致敬了“炸雞叔”古斯塔沃在電視劇第五季第九集中的經典臺詞“A dog who bites every owner he's had can only be disciplined with a firm hand, or put down”。


●女人怒斥貓貓.jpg


這個彩蛋很好找。《極地戰嚎6》中主角的地圖上標有每個大區的革命領導人和政府軍領袖的照片,其中中部大區黃金谷的革命領導者照片就比較有梗了。我相信大家網上衝浪這麼久,應該都看過超限屠戮組合這個動作所參考的 meme。


黃金谷地區是我覺得整部《極地戰嚎6》裡劇情最胡鬧的部分,這個梗用得蠻有趣。另外看到這張圖,我曾感覺右邊是想快樂打遊戲然後分享點過時且無用小細節的我,左邊是誰就不一定了。


這個彩蛋沒有高倍鏡還真看不到


與其他需要遊戲或影視作品知識儲備的彩蛋不同,這個彩蛋只需要玩家擁有一個高倍鏡。


在任務“盜回本壘”中,玩家需要找回傳奇棒球手的三件裝備,而在裝裱球衣的相框下面寫著兩行小字:這麼小的字你肯定看不到。


就……挺巨魔的。


鬼火、幽靈與殺妻案


《極地戰嚎5》裡安排了不少讓人印象深刻的恐怖性質彩蛋或支線,但到了 6 代這類內容卻很少。這裡我們來看看一個略顯黑暗的彩蛋小故事(本部分含非主線劇情相關的劇透)。


如果玩家在夜裡前往地圖東南方的公墓,就能在墳頭看見一團團藍色鬼火。而在讀過一篇關於鬼火和幽靈的報導後,玩家身後會出現一個幽靈,指引玩家前往一座燃著鬼火的墳墓並發現一張字條,講述了一對老夫妻因年輕的兒子戰死而分居的故事。

這之後玩家跟隨指引前往下一個地點,會發現一座農莊的地上畫著詭異的法陣,並且有一道血痕引向井中。玩家能在井底見到一具骷髏和一個巨大的愛心塗鴉,這時幽靈也會再次出現——原來他因為嫉妒妻子能夠從喪子之痛中開始新生活,在悲憤之下殺死了自己的妻子。


詭異的假人情景劇


玩過《極地戰嚎5》的玩家或許還記得,遊戲中有一個場景到處擺放著做出各種姿勢的假人,它們有的在互相砍殺,有的在暗中觀察玩家。


這一彩蛋也被繼承到了《極地戰嚎6》中。雖然這次的假人從數量比前作中更少,但它們的姿勢依然是相當生動詭異。


經典主機造型的槍械皮膚


遊戲中玩家可以為手中的槍械定製花裡胡哨的面板,其中兩種面板的外觀是致敬了現實中的兩款經典主機。


霰彈槍 RMS-18 的最後一種面板“擊算機”採用了 Commodore 64 的配色。Commodore 64 於 1982 年上市,在吉尼斯世界紀錄中被列為有史以來裡最暢銷的單一電腦型號。


手槍沙漠之鷹的面板“木板”則是採用了史上第一部真正意義上的家用遊戲主機雅達利 2600 的配色和材質,這一面板上甚至還帶有一個寫著“電視遊戲主機”的貼紙。當然,即使玩家選用了這一面板也不能像它的描述中那樣“把敵人直接轟成畫素”。


來自希望郡的老朋友們


蒙大拿州的希望郡在《極地戰嚎5》的結局中遭受了核爆,但我們在《極地戰嚎6》中依然能看到一些讓人感到熟悉的元素。


以下內容含非主線劇情相關的劇透  。


在《極地戰嚎6》的任務“愛情結晶”中,玩家需要為洛倫佐找到他的七個私生子。洛倫佐的女兒之一住在失落山脈地區的一間農場,而農場裡的字條則顯示她有從“種子家族”購買致幻植物。看來雖然老巢被核平了,但邪教徒們的生意倒是擴大了。


玩家需要聞一下月光花來進入幻境,遇到一個身穿白裙並會在綠色煙霧中到處閃現的女人,儼然就是《極地戰嚎5》裡費絲的低配版。她一直在唸著一些伊甸之門的教義,甚至還會說出《極地戰嚎5》開場中郡警準備逮捕聖父時聖父的名臺詞。


對此 6 代的主角丹尼倒是非常不屑,直接嘲諷道“這裡又不是希望郡”。

另一個更令人驚喜的彩蛋則是《極地戰嚎5》中的可愛小狗在 6 代裡還有登場。


玩家在《極地戰嚎6》中能接到一個調查來自蒙大拿的走私武器的任務,但最終發現被運來的並不是武器,而是 5 代中的狗子夥伴阿布。丹尼給它起了個新名字叫“布布”,並帶它一起大鬧雅拉。

或許是因為一路顛簸的原因吧,布布感覺比當年髒了不少,偵察能力也變弱了。不過能知道他還活著,而不是像《極地戰嚎 新曙光》的彩蛋暗示的那樣死在了希望郡,我就已經很滿意了。而且本作中他還能上車一起到處逛,簡直爽到好嗎?


說起來,布布是澳洲牧牛犬嗎?想養。

  

一些熟悉的名字


在《極地戰嚎6》發售前,有很多玩家表示希望能在遊戲裡看到一些關於系列老角色的劇情。本作中確實有些地方提到了他們,但大多藏得比較隱蔽。


本段內容可能包含較為嚴重的劇透。


我們能在遊戲中獲得一個叫做“美國狗牌”的武器掛件,其描述為“中情局滲透雅拉值得大驚小怪嗎”。如果我們仔細觀察這個狗牌,會發現上面寫著 Willis Huntley,也就是在 3 代、4 代、5 代中都有出現的那個 CIA 特工。


另外,如果玩家在東部大區的主線劇情最後選擇不殺死與胡安有交易的麥凱,他在嘲諷主角過後會掏出電話開始談業務,而他長久以來的兩個商業夥伴就是 CIA 的威利斯和《極地戰嚎4》中的黑人武器販子朗基努斯。


我有沒有告訴過你,瘋狂的定義?


本段內容可能包含較為嚴重的劇透。


《極地戰嚎6》包含了《血龍》套裝、上文提過的沙灘人頭和鯊魚獎盃等數個關於《極地戰嚎3》的細節,而在玩家通關本作的主線後,將發現一個更大的驚喜——範斯回來了。

在開發者名單結束後,遊戲會播放一段胡安與“走私者”的對話,二人會討論走私衛威若的交易並感嘆迪亞戈的悲慘結局。這個走私者的聲音和語氣聽起來很像《極地戰嚎3》的反派範斯,而他的配音者也正是範斯的配音演員 Michael Mando。


我們來簡單排列一下《極地戰嚎》系列的時間順序。在《極地戰嚎6》一開始選擇角色性別時,我們能從護照上看出《極地戰嚎6》的故事就發生在 2021 年;而作為本作的預熱,育碧在遊戲發售前推出了漫畫《成人禮》,內容為安東以前作中 3 名 BOSS 的故事警醒兒子迪亞戈如何擔任統治者,也就是說 6 代故事發生的時間一定是目前系列正作中最晚的一段。

在《極地戰嚎3》的結尾,範斯被刺傷倒地,卻在最後一刻轉眼看向鏡頭。在漫畫中,安東明確表示貝根明被他的繼子殺死了,約瑟夫那邊發生了核爆並失去了席德家族的其他人(《極地戰嚎 新曙光》的劇情發生在 5 代的 17 年後,比 6 代還晚,所以約瑟夫一定還活著);與之相對,漫畫中只出現了 3 代結尾範斯被刀刺傷的畫面,同樣沒有確認他的生死。現在根據本作最後的這段對話,基本可以認定範斯還活著。


另外,《極地戰嚎3》的結尾範斯與傑森在幻境中戰鬥,每個分身被擊殺後都會化為一團藍色的煙霧;《極地戰嚎5》的結尾約瑟夫釋放“極樂”並與郡警戰鬥,每個分身被擊殺後會化為綠色的煙霧;而在《極地戰嚎6》,丹尼被下毒後與雷耶斯醫生戰鬥,雷耶斯的每個分身被擊殺後會化成紅色的煙霧。不知道這種相似的設計是否暗示這三作中的致幻物質有所關聯,是否範斯的腦子被搞壞也有走私衛威若的原因。

在 DLC 中,我們將探索三名前作 BOSS 的腦內世界,希望這個 DLC 能解釋遊戲本篇中留下的問題。但無論有沒有,現在我都更期待《極地戰嚎》系列劇情和世界觀在未來作品中的走向。

遊戲
留言
全部留言
最新留言
對此貼文留言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