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發文
言士
時事・2021.11.04・3 次觀看・已編輯

追蹤

小米們的印度危機,來自谷歌和首富

明天(11月4日),JioPhone Next就要在印度正式發售了,這是Pichai想要將“谷歌手機”賣到印度的第七個年頭。


2019年,當印度已經成為全球第二大智慧手機市場時,滲透率尚且不足30%仍是印度智慧手機市場的真實寫照。


於是,沒有大屏、沒有5G、沒有高效能處理器的JioPhone們就成了印度的“真香”手機。


作為出生於印度的現任谷歌CEO Sundar Pichai,深知那裡需要什麼,曾一度借力安卓生態推出多款100美元左右的智慧手機。


 不巧的是,印度人偏愛中國手機,在過去幾年裡,來自中國的小米OV迅速拿下了印度智慧手機市場一半以上的市場份額。


 這讓Pichai很鬱悶。


2020年,谷歌向印度首富Mukesh Ambani旗下的Jio Platforms注資45億美元,JioPhone成了谷歌衝擊印度手機市場的一張底牌。


2010年,一家名為Infotel Broadband Services Limited(IBSL)

網際網路公司用27億美元拍下了印度22個邦(相當於中國的省)

的全頻段訪問許可權,這意味著IBSL接下來就可以順利地開展電信業務了。


 這家公司隨後被Mukesh Ambani的信實工業(Reliance Industries,RIL)以10.7億美元買下了95%的股份,並在2013年更名為Jio Platforms,成為信實工業旗下一家全資子公司。


至此,Jio Platforms完成了自己人生的第一次逆襲,接下來準備大幹一場。


在之後的三年裡,Jio Platforms砸了數十億美元在印度各地建成了10萬座4G基站,覆蓋了1.8萬個城市和20萬個村莊,保證了全印度80%以上的地區都能用上Jio Platforms的4G網路。



2016年9月5日,這一天,Jio Platforms上線了4G網路業務,並向所有印度人提供了半年的免費4G網路服務和“免費”的JioPhone。


這樣的定價策略攪動了當時整個印度網際網路市場。


緊接著,谷歌開始在印度火車站安裝免費Wi-Fi,Facebook開始推行免費服務,其他電信運營商也紛紛降價來應對Ambani挑起的這場價格戰。


價格戰向來是迅速搶佔市場最好用的商業手段,有資料顯示,Ambani在4G網路建設上共投資了330億美元,得到的回報是:


同樣是在2019年,印度超越美國成為全球第二大智慧手機市場。


這時,當世界將目光聚焦到印度時,Jio Platforms業務已經滲透到社交、電商、支付等各個領域,曾經名不見經傳的IBSL自此轉身為印度最不可一世的科技公司。



2020年,Jio Platforms開始對外出售股份,進行融資。


這一訊息一經公佈,迅速吸引了Facebook、微軟、谷歌、高通、英特爾、Vista、Silver Lake、General Atlantic、KKR在內的全球科技巨頭和資本大佬,最終在3個月內的14輪融資裡,通過出讓33%的公司股份,拿到了超過200億美元的融資。


這次融資除了讓Jio Platforms獲得了近1300億元的資產外,也讓這家公司與這些世界級科技巨頭的業務聯絡更加緊密。


其中,谷歌在2020年7月以45美元收購了Jio Platforms的7.73%股份,谷歌和Jio Platforms聯合開發的深度定製版Android系統Pragati OS(類似小米MIUI),也在這筆融資後提上了日程。


說起來,Jio Platforms並不是谷歌在印度合作的第一家本地運營商,谷歌在印度市場的謀劃始於2014年的Android One專案。


 2014年,Android月活突破10億,儘管如此,Pichai發現,全球仍有很多人沒有用上智慧手機。於是,在這一年的谷歌I/O大會上,想要“one more billion”的Pichai對外公佈了一項新計劃——Android One。



Android One雖然是谷歌推行自家軟體服務和產品的一項舉措,但在一定程度上也被認為是一項推動手機市場從功能機向智慧機的跨越計劃。


為此,谷歌花了六個月時間找來了一個戰略級合作伙伴,聯發科,基於谷歌的Android系統和聯發科的晶片,為手機廠商提供一整套軟硬體解決方案。


 採用這套方案的智慧手機一個共同之處是“便宜”,谷歌最初給出的參考設計方案直接將成本壓到了100美元(約合人民幣640元)左右。


在谷歌來看,這在當時已經很便宜了。


廉價智慧手機替換功能機,聽起來是一個不錯計劃,甚至這一計劃似乎有可能在印度複製出一個山寨手機市場。


不過,當谷歌與三家印度本地運營商(Micromax、Karbonn、Spice)


合作的首批智慧手機投入市場後,他們發現,還是高估了Android One的能量,低估了印度手機市場競爭的激烈程度。



後經統計,2014年出現在印度市面上的Android手機超過了1000款,這些手機的售價普遍都在100美元以內,而Android One的售價則普遍要高於100美元以上,谷歌最初設想的價格優勢蕩然無存。


從後來的市場銷售資料來看,Android One專案在印度這一主要目標市場,第一年出貨量只有80萬部,還不及同年進入印度市場的小米。


另外一件讓谷歌沒想到的事兒是,當時參與谷歌Android One專案的Micromax在2014年月銷量超300萬部,在印度市場出貨量排名一度超越三星位列第一,不過這些手機並非Android One手機。


之所以會遭遇這樣的局面,是因為當時谷歌對Android One手機元器件選型有太多約束,要知道每個元器件的選型都會影響整機成本,這是對價格高度敏感的印度OEM廠商所難以接受的。


Pichai後來對印度智慧手機市場的價格也進行了重新判斷,鋅產業注意到,三年後,彼時已經是谷歌CEO的Pichai在接受外媒採訪時表示,“我認為,在印度市場更合適的價格應該是30美元。”



然而,2014年的實際情況是,一邊是快速增長的Android市場,另一邊是Android One的舉步維艱。


當2016年9月谷歌上線了重新設計的Android官網時,人們發現,新官網上已經找不到Android One的身影。


這一年,Android One被低調雪藏。


後來,谷歌多次重啟Android One專案,嘗試過放寬Android One的相關政策,嘗試過在非洲與傳音控股合作,甚至在2017年還與小米合作過一款基於Android One的中端手機小米A1。


然而,這些都沒能讓Android One造出一個新的“十億月活”。


倒是中國手機廠商經過這些年的苦心經營迅速在印度站穩了腳跟。截止目前,印度智慧手機市場銷量前五的手機品牌中,中國品牌佔了獨佔四個席位,四家廠商合計佔比超過70%。


這時的谷歌要想盤下印度智慧手機市場,顯然需要一個更為激進的新計劃。


 


最新資料顯示,2020年,印度人均GDP為2000美元,僅為中國人均GDP的五分之一,這使得廉價智慧手機仍是印度一大剛需。


也正因有這樣的需求,印度曾出現過一場“24元手機”鬧劇。



2016年,成立僅一年的印度手機廠商Ringing Bells釋出了一款售價僅為251盧比(約合人民幣24元)的智慧手機Freedom 251,這款在印度政府「made in India」專案支援下開發的智慧手機,時任印度國防部長帕裡卡爾還親自出席了產品釋出會。


 



這款手機一經發布,就被媒體挖出不少料:“宣稱「made in India」的Freedom 251,代工廠商實際上在中國”;“Ringing Bells給媒體展示的樣機實際上是套殼產品,只是將手機LOGO換成了自家產品的LOGO”…… 


這款實際成本為2500盧比(約合人民幣247元)的智慧手機,最終由於沒能拿到政府補貼、創始人Mohit Goel涉嫌詐騙入獄而宣告破產。


諷刺的是,事後人們發現,Freedom 251還登上了谷歌2016年年度熱搜榜,在消費科技領域排名僅次於當年的iPhone 7。


與Mohit Goel不同,Ambani坐擁印度最大的私營企業信實集團,Ambani旗下Jio Platforms更是印度第一大電信運營商,在2018年取代馬雲成為亞洲首富後,Ambani的身價又一度超過了巴菲特、馬斯克等世界級名人。


因此,Ambani做成了Goel沒做成的事兒。


2016年,隨著Jio Platforms的4G業務上線,一款名為JioPhone的手機也一同推出,當地使用者只需要交1500盧比(約合人民幣157元)押金就可以免費使用JioPhone三年,三年後返還手機可以全額退款。


Jio Platforms透過“合約機模式”,讓JioPhone成為了一款免費手機。


噱頭也好、商業模式也罷,正是憑藉“0元購機”的賣點,這款支援4G網路的JioPhone在2017年賣出了1700萬臺,迅速成為印度手機第一品牌。


或許,很多人會疑惑,如此兇猛的印度本地手機品牌在過去幾年裡為什麼一直沒能戰勝來自中國的小米OV?


這是因為兩者此前一直不在同一個賽道。


JioPhone實際上是一種介於功能機和智慧機之間的手機形態,它搭載的是脫胎於Firefox OS的Kai OS作業系統,支援4G網路,同時又擁有一個全鍵盤。


 



Counterpoint市場調研總監Neil Shah曾在2017年公開指出,JioPhone這種折中的設計做法阻礙了印度手機市場從功能機向智慧機的升級換代。


正是這樣一款不被各大市場調研機構統計在智慧手機之列的JioPhone,曾一度佔據印度超過30%的功能機市場份額,位居榜首。


這樣的JioPhone、這樣的Ambani,顯然是Pichai進擊印度智慧手機市場最好的盟友。


 與谷歌合作後,這次Jio Platforms造的不再是功能機,而是一款血統純正的智慧手機JioPhone Next。


這款手機系統採用的是和谷歌聯合深度定製的Android系統——Pragati OS,處理器也用上了高通入門級處理器——驍龍215處理器。


 



其他硬體配置包括5.45英寸顯示屏,2GB記憶體,32GB儲存空間,3500mAh電池,1300萬後置攝像頭+800萬前置攝像頭。


和谷歌合作,自然也預裝了谷歌應用商店。


值得注意的是,JioPhone Next達到了前文提到的Pichai在2017年對印度智慧機的價格預期,起售價僅為27美元(約合173元)。


對於久居印度智慧手機市場高位的中國手機廠商而言,接下來或將受到一定衝擊。


在剛剛過去的2021年第三季度,印度智慧手機市場排名前五的分別為小米、三星、vivo、realme、OPPO,其中,小米以1120萬出貨量、24%的市場份額穩居榜首。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Canalys統計資料中也顯示出,各家智慧手機出貨量已經開始出現負增長,小米出貨量更是同比下降了14%。 


作為全球第二大智慧手機市場,即使小米OV再忙於造車,自然也是不會放棄的。


而在有著第一大運營商業務基礎、「made in India」政策傾斜、背後龐大的科技巨頭加持的Jio Platforms,帶著27美元的JioPhone Next轉向智慧手機賽道後,推動印度手機市場加速向智慧機時代迭代的同時,也將對現有的市場格局形成衝擊。


面對這樣一個跨賽道而來的龐然大物,小米們在印度的市場地位也將面臨被顛覆的危險。


 


時事
世界新聞
留言
全部留言
最新留言
對此貼文留言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