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發文
milesnlie
娛樂・2021.11.10・8 次觀看

追蹤

《星空下的仁醫》:大尺度醫療劇,TVB年末王炸

TVB向來盛產職業劇。


很多經典職業劇,都成了陪伴幾代觀眾長大的童年記憶。幾乎每看一部,就能讓人擁有一個新的職業理想——看完《壹號皇庭》,想當律師;看完《鑑證實錄》,想當法醫;看完《烈火雄心》,想當消防員;看完《衝上雲霄》,想當機長;看完《刑事偵緝檔案》,想當警察……


但TVB日漸疲軟,也成了一個不爭的事實。今年推出的幾部劇,都沒有掀起太大的水花。年初問世的《陀槍師姐2021》,雖然有著厚厚的情懷濾鏡,但還是因劇情低幼、人設浮誇勸退了一大批觀眾。


接下來問世的《伙計辦大事》、《逆天奇案》、《刑偵日記》,同樣也都槽點不斷,要嘛劇集灌水,要嘛故弄玄虛,要嘛感情戲過於套路。遠不如去年問世的《十八年後的終極告白》、《降魔的2.0》、《香港愛情故事》口碑更佳,話題更足,更吸引觀眾眼球。


原以為,TVB這種低迷的走勢,會一直延續到年末。沒想到,進入台慶檔之後,它竟然反手給出了一個「王炸」——《星空下的仁醫》。


《星空下的仁醫》一共25集。目前播出近半,已經拿到了9.1的豆瓣高分,提前預定「年度最佳港劇」。甚至有人認為,它能成為TVB醫療劇的新巔峰。

回憶殺陣容和久違的雙男主交鋒


TVB製作的醫療劇並不多,但每次問世,都能掀起一陣追劇潮。反響最強烈的,是這三部:1998年的《妙手仁心》,2011年的《On Call 36小時》,2018年的《白色強人》。


出演醫療劇,本身是一件很博好感的事。比如,當年吳啟華就因出演《妙手仁心》中的程至美,而一改過往的反派形象,變成了斯文親民的好好先生,並於日後獲得了主演《倚天屠龍記》的機會。


所以,一旦有醫療劇提上日程,很多一線小生、花旦,便會提前鎖定劇中角色。而《星空下的仁醫》,同樣也不例外,集結了強大的主演陣容——


鄭嘉穎,自2016年拍完《迷》之後,已有5年沒再參演無線劇集;馬國明,TVB「五生」之一,因在《白色強人》中表現出色,贏得視帝獎杯;鍾嘉欣,2015年拍《警犬巴打》後,於2018年約滿離巢,之後僅客串出演過《再創世紀》;周家怡,TVB的千年綠葉,後來在ViuTV混得風生水起,主演了《瑪嘉烈與大衛-綠豆》《嘆息橋》等高分熱劇,這次是她時隔10年再回TVB。


可以說,這票人馬往那一站,就是滿滿的回憶殺。


當鍾嘉欣以一句「你好,好久不見」出場時,想必很多觀眾都想對劇裡的演員說一句:好久不見!


醫療劇的劇情線索,一般分為兩條線:仁心仁術線和權力鬥爭線。


《星空下的仁醫》同樣如此,只不過,它巧妙地對兩條劇情線做出了很好的融合——主打雙男主,讓兩位男主形成思想上的交鋒。


野心勃勃的況叢昕(馬國明 飾)和一腔熱忱的許甘楓(鄭嘉穎 飾),都是醫學院畢業的優秀學生。他們和女主章以芯(鍾嘉欣 飾)一起,構成了一個牢固的鐵三角。


20年前,他們一起在安妮醫院做實習醫生,共同參與了一場改變命運的重要手術。如果手術成功,這將成為香港用“微創”為病人切除胰腺腫瘤的第一例病例。


但主刀的鐘教授,卻因誤切脾靜脈導致患者身亡。針對此事,兩位男主做出了截然不同的選擇:況叢昕選擇明哲保身,幫鐘教授隱瞞實情;許甘楓選擇以下犯上,決心為病人討個說法。


最終,況叢昕順利畢業,留在了安妮醫院,正義的許甘楓卻被辭退,到二流醫院任職。兩人自此分道揚鑣,直到20年後,才產生交集。


以這兩個人物為切入點,《星空下的仁醫》對醫生的日常工作和職場「宮鬥」做出了很好的平衡。


況叢昕和許甘楓雖然處事作風不同,但他們卻有著類似的責任考量。


況叢昕看似冷漠,但看到電梯口的樓層索引蒙塵,他會掏出紙巾仔細清理。


他之所以投身醫院內鬥,是因為有更高的醫學追求——成立一個夢幻團隊,做前沿研究、做高難度手術;建一座兒科大樓,完成幾代兒科醫生未完成的心願。


而為人和善的許甘楓,看起來則大不相同。他常常面帶微笑,喜歡跟兒童患者玩耍嬉戲,被孩子們喚作「鬍子醫生」。專業素養很強,事事以患者利益為先,只是少了幾分「上進心」。


劇集並未對二人給出褒貶,只是對不同的處世準則、行醫風格做出展現,讓觀眾自行選擇情感偏向。

有專業科普,也有醫患倫理困境


看過醫療劇的觀眾都知道,醫療劇要想拍好,專業一定是第一要義。


《星空下的仁醫》在這方面表現得非常不錯。尺度大,無打碼,血肉清晰可見,很多鏡頭都看得我頭皮發麻。在內臟上穿針走線的鏡頭,會特別用第二畫面直觀呈現。


科普性強,每場手術都配以簡明字幕,具有較強的科普價值。只第一集,就先後上演了四場手術:單孔微創切除胰腺腫瘤、肝移植及後腹腔畸胎瘤切除手術、腎臟切除手術……


很多手術場面,都讓人大開眼界!


比如,醫生當街為患者割喉插管;比如,救治五級腎臟破裂的患者;又或者,給病人做長達十幾個小時的三重移植,將心臟、肝臟、腎臟同時換新。


就觀眾反饋來看,這部醫療劇暫時沒有出現常識性的醫學錯誤,還是比較嚴謹的。


除了展現醫護專業性,整部劇也拉扯出了很多行業困境、職場難題。


最典型的就是醫療資源分配——二線醫院一個月只能分到一個肝移植名額,但像“安妮”這樣的大醫院,一個月卻能分到三十個;手術室的使用明明已經超負荷,有些非緊急的手術,甚至排到了兩年後,但院長仍不滿意,要求討好權貴,多給私人醫生排期;況叢昕想給兒科蓋樓,但和賺錢快的牙科、患者多的腸胃科、生命成本高的腫瘤科比起來,兒科不具備「競爭力」。


如此種種,都在劇中得到了不同程度的探討,延伸到了以往醫療劇未曾觸及的領域。


除上述行業困境外,《星空下的仁醫》還聚焦醫患之間的倫理問題,探討了鮮有涉獵的社會熱點問題。比如,患者病入膏肓後,家屬、醫生要不要將實情告知對方?


劇中有個小女孩,患有原發性心臟血管肉瘤,手術的風險很大,很可能下不了手術台。父母擔心孩子年紀小承受不了,就一直強捂著不願意告知實情。


但父母這麼做,也在無意間剝奪了她與親人告別的機會。一旦手術失敗,她連一句「再見」都來不及和朋友、父母說。在生命面前,真相和謊言,到底哪一個更重要,哪一個才是真正為患者好?


又比如,為了幫助患者,醫生是否要犧牲自己的原則?


有個小女孩從媽媽那裡遺傳了腎血管平滑肌脂肪瘤腫瘤。醫療政策規定,當病人腫瘤的體積到達3厘米時,可以申請手術和藥物方面的經濟援助。但小女孩的腫瘤,卻只有2.5厘米,卡在了援助的邊緣。女孩媽媽請求醫生:求求你們,把體積偷偷寫大0.5毫米。


面對自己的職業底線和病人的實際訴求,陷入兩難的醫生該如何處理?


類似這樣的問題,在劇中還有很多。它們都從現實出發,對醫患問題做出了合理的關照與思考。


這種關照與思考,正是TVB職業劇最吸引人的地方——透過它們,我們可以看到接地氣的生活,看到某個行業的無可奈何,以及一群心中有夢、眼裡有光的人的努力堅持。


有網友認為,《星空下的仁醫》有望超越《妙手仁心》,成為TVB的醫療劇巔峰。可見,觀眾對該劇寄予的期望,還是很高的!至於能否成真,就要看後續發展了,劇荒的朋友可以追起來了。

娛樂
演員
香港
留言
全部留言
最新留言
對此貼文留言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