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發文
倪古丁
新奇・2021.11.11・11 次觀看・已編輯

追蹤

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終於對“牛放的屁”下手了


似乎碰到什麼話題,美國的共和黨和民主黨都能吵起來。有一次,他們甚至為“牛放的屁”互相大放厥詞。


2019年,美國民主黨眾議員亞歷山德里婭領銜提出了一個名為“綠色新政”的倡議,旨在促使美國經濟擺脫對化石燃料的依賴,並努力達到溫室氣體“淨排放為0”的目標。


為什麼是“淨排放為0”而不是“0排放”呢?對此,倡議書解釋,“因為我們不確定可以在短時間內擺脫掉航空業和牛群排放出的氣體”。


2019年2月7日,亞歷山德里婭闡述提出的綠色新政

圖源:《紐約時報》


按照慣例,共和黨人毫不意外地對“綠色新政”展開口誅筆伐。作為反擊,同年3月,民主黨參議員斯塔貝諾在議會當眾給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上了一課。


“共和黨歪曲我們,說民主黨想終結航空旅行還不讓奶牛放屁。那麼不好意思,根據紀錄,奶牛不會放屁。”斯塔貝諾略帶諷刺地對麥康奈爾說,似乎在嘲笑對方學識淺薄。


此言一出,斯塔貝諾被外界光速打臉,因為她的話並不完全正確。


錯誤的地方是,作為哺乳動物,奶牛當然會放屁;正確的地方是,因為存在甲烷,奶牛排放出的氣體的確與全球變暖有關。


提到溫室氣體,大家腦海中總會浮現“二氧化碳”四個大字,實際上,溫室氣體的種類多種多樣。甲烷就是大氣中存在第二多的溫室氣體(不算水蒸氣的話),更可怕的是,它對地球的增溫效果是二氧化碳的80倍。


本屆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上,主席阿洛克·夏爾馬進行致辭 圖源:網路


為解決甲烷排放問題,11月2日,在英國格拉斯哥舉辦的第26屆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上,100多個國家聯合簽署承諾,


計劃在2030年之前,將甲烷氣體的排放總量減少30%。


如果承諾達成,未來幾十年內,全球氣溫上升幅度將會減少0.2攝氏度。這會讓《巴黎協定》中“把地球升溫幅度控制在工業化前水平1.5度之內”的目標,變得不再遙不可及。


更加利好的是,與應對二氧化碳不同,甲烷排放減少30%的目標可以用“毫不費力”來形容。很多情況下,甚至不需要企業或政府支付額外費用。


只是,牛可能會瑟瑟發抖,這是真不打算讓它們排氣了嗎?——畢竟,它們的屁和嗝影響確實挺大的。



由打嗝和放屁引起的災難


牛如果看得懂新聞,當然會覺得無辜,自己好端端活了千萬年,怎麼忽然就鍋從天降了?


這還要從“溫室氣體”說起,一般來說,它是指水蒸氣、二氧化碳、甲烷、氧化亞氮等氣體。


“溫室”二字用得十分形象,因為這些氣體會向上飄進大氣層,形成一堵漂浮著的空氣幕牆。這堵幕牆不僅難以分解,還會吸收地球表面反射的長波熱輻射線,這就相當於把熱量攏住了,像溫室一樣。


溫室效應示意圖 圖源:網路


同為溫室氣體,甲烷吸收熱量的能力是二氧化碳的100倍,如果把影響放在20年的區間看,它對地球的增熱效果是二氧化碳的80倍。


雖說強度可怕,但甲烷的分解週期要短得多,大概十年就會被自然界代謝掉。與之形成鮮明對比,二氧化碳的分解週期可以長達幾百年。


甲烷吸熱能力強及分解週期短的特點,給人類對抗全球變暖帶來機會——稍微減少一點排放就能成倍降低變暖效應。


按“環境保衛基金會”能源副總裁馬特·瓦森的話說,“如果我們今天停止排放甲烷,本世紀中期就能看到效果”。


既然下定了減排決心,就要明確源頭展開行動。


被譽為“地球之肺”的溼地居然也是增暖小能手 圖源:網路


地球上,幾乎所有甲烷的產生都離不開甲烷菌。這是一種嚴格厭氧的古細菌,廣泛存在於海底沉積物、河湖淤泥、水稻田和溼地中。


根據《科學美國人》雜誌,大氣中三分之一的甲烷都來自自然,而自然界排放的甲烷氣體中,70%來自溼地。


除了自然界,人類排放佔了甲烷氣體總量的三分之二,主要來自能源、垃圾填埋和畜牧業。像文章開頭美國兩黨激烈爭論的奶牛,就是“罪魁禍首”之一。


其實不止是牛,像羊、駱駝、鹿等擁有兩個胃的反芻動物都會產生大量排放。


而且還要更正一些誤區,對於反芻動物來說,甲烷主要是透過打嗝排放出來的,因為在它們的前胃中存在大量甲烷菌消化飼料。與打嗝相比,放屁的排放簡直可以忽略不計了。


有網友把亞歷山德里婭和“牛屁”P到了一起 圖源:網路


據相關人士測量,以甲烷排放最嚴重的牛類為例,一頭奶牛每天排出的廢氣中,甲烷排放量可達500升,其他牛類稍遜風騷,甲烷排放量只有奶牛的二分之一,但也是一個可怕的數字。


而如果將焦點防在整個畜牧業,反芻動物一年排出的甲烷氣體可以高達8千萬噸,佔到人為排放的37%。


這也難怪,此前不少政客都倡議應該限制畜牧業,比如,2020年美國總統競選人楊安澤,就曾揚言要加稅提高牛肉價格,以減小畜牧業中牛打嗝和放屁的規模。


這裡補充一下,其實人的腸道中也存在甲烷菌,我們同樣會排出甲烷。


《紐西蘭先驅報》甚至還報道過,一名男子做痔瘡手術時突然放了個屁,導致甲烷成分碰到醫生手中的透熱療法儀器後,引發了一場小型火災,導致病人被燒傷……


減排甲烷很容易


顯然,限制動物或人類打嗝和放屁既不不現實又不人道,對於甲烷減排來說,更可行的方法還是對其他生產活動加以限制。


國際應用系統分析研究所甲烷問題專家伊薩克森告訴媒體,油氣產業就是一個很好的起點,因為該產業產生的甲烷氣體佔到了人類總排放量的35%至40%,而且主要都是由油井、天然氣管道和能源中轉站洩露導致的。


油田的開採會產生甲烷,為了避免其汙染,油田一般會對甲烷等其他有害氣體進行燃燒 圖源:網路


進行調查後,研究人員發現,油氣產業的洩露問題要比想象中嚴重。


在美國,由於點火燃燒不充分,得克薩斯州和新墨西哥州的頁岩油田一度使該國甲烷氣體排放飆升;


在俄羅斯,2020年天然氣管道洩露量比前一年上升了40%,而且洩露速度還在繼續加快;


近期一個針對美國波士頓天然氣管道的調查同樣揭示,城市管道洩露的溫室氣體總量要比此前估測的多很多。


聯合國環境署預計,如果企業願意,他們最多能使油氣產業的甲烷排放量降低75%。


而且鑑於甲烷是天然氣的主要成分,是人們用來做飯、取暖的燃料,堵住洩露的管道其實相當於攔住白白排放到空氣中“金錢”,從而抵消甚至賺回企業的維修成本。


2019年,美國俄亥俄州一處天然氣井發生了事故,甲烷連續洩漏了20多天 圖源:網路


面對這個強勁的溫室氣體,已經有國家和組織展開行動。


2016年,美國環境保護署就曾頒佈規定,限制油氣產業的甲烷排放,但這些規定在大力支援開發頁岩油的特朗普執政期間,被大大削弱了。


今年6月,部分被廢除的規定重新生效,拜登政府還計劃對企業超額排放的甲烷收稅,不久前,這一提議還作為“預算和解法案”的一部分在國會中討論。


技術的進步也使檢測甲烷洩露變得簡單不少,高解析度的衛星航拍可以把洩露位置定位在幾百米的範圍內。這不僅可以幫助企業減少損失,還可以給諸如“甲烷排放觀測站”之類的公益組織提供可靠資料。


航拍捕捉到的甲烷洩露 圖源:GHGSAT


除了油氣產業,垃圾填埋和汙水處理廠同樣是人為排放的主要源頭之一——細菌分解有機物時會產生甲烷。


解決這個領域的排放也很簡單,在處理廠上方加個“蓋子”就可以。自2010年起,歐盟就將垃圾填埋領域的排放減少了20%。


“當你面對一個有解決方法的難題,是十分幸運的事情。” 環境保衛基金會專家史蒂文·漢伯格慶幸道。


減排甲烷的風險


雖說此次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在甲烷減排方面做出了承諾,但專家提醒,大會的主要目標之一是敲定如何落實6年前的《巴黎協定》,也就是說,主角還是二氧化碳。


2015年,在巴黎,100多個國家達成共識,試圖將全球增溫幅度控制在工業化前水平1.5攝氏度之內(最理想狀態下)或2攝氏度內。


2015年在巴黎舉辦的第21屆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 圖源:聯合國


為了不斷鞭策各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時不時就發出警告,提醒地球過熱的可怕後果:


如果全球氣溫增幅到達1.5攝氏度,海平面將上升30至60釐米,陸地上13%的生態系統會遭到破壞,50年一遇熱浪的發生頻率會是現在的8.6倍。


如果全球氣溫增幅達到2攝氏度,世界上4億人口的生命將受到高溫威脅,所有珊瑚礁都會滅絕,諸多太平洋島國會被不斷上升的海平面淹沒……


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和對經濟帶來的潛在打擊,此次氣候變化大會開始前,許多國家都提交了雄心勃勃的減排計劃:


歐盟、美國、日本等國計劃在2050年達到碳中和;中國承諾2030年前實現碳達峰,2060年實現碳中和;印度則承諾2070年實現碳中和……


電影《全球風暴》劇照


雖然承諾看起來很美好,但是考慮到碳排放和經濟發展緊密相關,各國能否真的嚴格履行承諾還要畫個問號。


更糟糕的是,國際能源署悲觀地發現,就算給出承諾的國家全都沒有食言,也很難達到將增溫幅度控制在2攝氏度之內的目標,更別提1.5攝氏度了。


這種情況下,減排甲烷似乎成為了挽救氣候變暖的救命稻草,為人類爭取了更多發展減碳、碳回收技術的時間。


只是減排甲烷也有風險——一些國家或企業可能會用更容易削減的甲烷做‘擋箭牌’,從而逃避減排二氧化碳的承諾。


環境保衛基金會氣候學家薩奧科提醒,“我們必須明確,減排甲烷絕對不是減排二氧化碳的替代品,但反過來,如果我們忽略了甲烷給抑制全球變暖提供的機會,也絕對是人類共同的損失。”


-END-


新奇
時事
世界各地
留言
全部留言
最新留言
對此貼文留言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