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發文
倪古丁
新奇・2021.11.12・13 次觀看・已編輯

追蹤

為什麼商場門口的充氣人偶總是舞得那麼魔性



肆意舞動的“傳奇”。


抖動的雙腿,顫動的腰身,他們擺動著雙手在風中魔性搖擺,倒下再站起,從早到晚不歇半刻,迎來送往著一批批乘興而來滿載而歸的購物者。


它們是永遠在舞動的充氣人偶,商場門口五顏六色的勞模迎賓員。



你一定見過它們。不管你是否有人注意到,他們都盡情舞動著,永遠那麼妖嬈,舞出了各種造型,舞出了一個個梗圖名場面。


1 無名舞者


如果你見過這種充氣人偶但叫不出它的名字,這很正常,它有著各種版本的不同名字:


管人(Tube man)、空中舞星人(Skydancer)、空氣舞者(Air dancer),或者瘦高男孩(Tallboy)。


如果你是動畫《惡搞之家》的粉絲,那你一定還能一口氣說出它最拗口的那個名字:古怪的揮舞手臂的充氣式搖擺管人(Wacky Waving Arms Inflatable Flailing Tube Man)。



名號雖然多,但基本形象卻不怎麼變,瘦長的身體,纖細的手臂,加上一頭沖天短髮就是一個充氣人偶的標準造型。胸前偶爾會寫上廣告標語,運氣好還能再混張臉。


特別是在一些廠商的妙筆下,你還能看到他們突破職業、突破物種,甚至是突破西半球最強法務部的封鎖,輕鬆駕馭各種造型。



普通的充氣人偶分為獨腿版和雙腿型,能否扎出馬步決定了它們下盤的穩固度,也帶來了兩種截然不同的舞姿。


單腿舞姿風騷,超低位挺身的高難動作信手拈來。



雙腿更顯沉穩,扭動間大有睥睨天下之勢。



一旦找對了舞蹈節奏,來一段齊舞對充氣人偶來說也不是什麼難事。


除了為爭出鏡率的一點點小內訌


不過魔性舞姿也是有代價的,一但洩了氣就會被誤會成暴露狂或猥瑣男。




而且再勤勞的打工人也會疲憊,偶爾躲進生活的陰影裡露出疲態,即使它是充氣人偶。



或者不堪重負,被工作和生活狠狠打趴在地。


“站起來,打工人!”


但即使它如此努力,也依然面臨著失業的危險。美國休斯頓就曾在2008年頒佈法令,禁止了充氣人偶在商場前的表演,認為它們會“對城市審美環境產生不利影響”。


但是,如果追溯這些街頭廣告人的起源,我們就會發現它們並不只有從街邊長出的張牙舞爪:它誕生於人類最大型的盛會,還曾是能提升人們審美的藝術品。


2 奧運之子


1996年亞特蘭大奧運會的閉幕式上,當Gloria Estefan唱出第一句歌詞時,場邊突然升起了一圈十幾米高的白色巨人,跟著這位當紅流行歌天后的節奏賣力搖擺——這就是充氣人偶在世人面前的第一次亮相。



來自以色列的環境裝置藝術家多隆·加濟特,是這十幾個始祖人偶的製作者。他的作品主要以氣球、薄膜等材料為媒介,“以空氣作為真正材料” 進行表達,因此受邀為奧運會製作這些人偶。


最早版本的充氣人偶,雙腳各有一個鼓風機,雙手和頭頂開有3個出風口。空氣進入人偶的身體將人偶撐起,又從洞口離去造成擺動。期間人偶並不能在急速湧動的氣流中保持穩定平衡,於是它就不斷倒下、再站起。



提出這個巧妙方案的,是另一位狂歡節藝術家彼得·明紹爾。他在亞特蘭大與加濟特合作,通力造出了這個作品。此後幾年,五顏六色的人偶像野草一樣在世界各地的商場邊出現,而兩位作者卻因為加濟特擅自為其申請專利而鬧得不歡而散。


險些對簿公堂的兩人即使是在翻臉後,依然在一個觀點上保持著的默契,那就是他們只承認雙腿版是他們的作品,都認為衍生出的單腿版本“醜陋且毫無美感”。這倒是和休斯頓針對充氣人偶的禁令不謀而合,只不過連帶著雙腿版本也一同上了Ban位。


失去了商場這片舞場,充氣人偶也並沒有完全失業,轉行艱難但總能邁出第一步。這方面不僅它自己在嘗試,網友們也沒少為它操心。


稻草人是充氣人偶最成功的新職位。大大的眼睛,不斷扭動的身體,以及鼓風機時刻不停的轟鳴,都讓農場主討厭的鳥兒不敢靠近。如此高的職位匹配度,很快就讓它們出現在了田間地頭,成為了更稱職的麥田守望者。



雖說可能有點費電


在美國俄亥俄州的哥倫布動物園,充氣人偶還被拿來與海豹、海龜互動,在遊客稀少的時候充當陪玩,成為了動物們的玩具和玩伴。




到了網友眼裡,充氣人偶“能夠勝任”的職位就更多了。


創意廣告裡,它可以是舞蹈老師。



交響樂的指揮也是一通亂舞,看上去它上它也行。



對於籃球初學者來說,這個高個男孩展開雙臂防守的姿勢十分標準,用來幫助訓練也還能用。



還有誇張的設想提出,可以建造一個5公里高的巨型塑膠煙囪,不斷鼓出高溫的二氧化碳到空中,從而緩解溫室效應,配圖仍是這個熟悉的身影。



這麼多職位等著充氣人偶走馬上任,但事實上它根本不需要他人的擔心,早已在商場之外找到了最適合它的身份——成為網紅。


3 網路寵兒


網友們從何時開始追捧這個瘦高人偶的,可能已很難找到確切答案,但《惡搞之家》在這個傳播過程中起到的作用一定不得不提。


《惡搞之家》是一部首播於1999年的成人向動畫,無厘頭的搞笑風格啥都敢諷刺,美國前總統特朗普也曾在動畫裡被狠狠黑了一番。



這種沒譜的動畫總有各種新奇的辦法找到觀眾笑點,充氣人偶——或者說古怪的揮舞手臂的充氣式搖擺管人,就是作為一段動畫世界的廣告出現的。


動畫總是在莫名其妙的時候,透過劇中的電視或者手機螢幕插入它的廣告,快速唸誦著它拗口的名字和廣告詞——可以粗暴理解為高速唸經版的腦白金廣告。配合著動畫裡同樣魔性的畫面,這個動畫中商品的廣告很快就成功洗腦了一大批觀眾。



以致於很多人抱怨,在商場、停車場門口看到充氣人偶時,腦中都會不由自主地響起這段廣告詞,即便他已經很久沒看過《惡搞之家》了。



“它已縈繞在我腦子裡13年”


魔性的舞姿本就自帶流量,加上熱門動畫的推波助瀾,充氣人偶漸漸成為了模因本身。積累了一大批粉絲的同時,也讓更多路人看到了他們的熱情。


模仿充氣人偶毫無章法的舞姿是其中最簡單的,在空無一人的街邊,在霓虹交錯的舞池,都能讓一個個舞壇新星冉冉升起。




腰身力量不夠,那就在海灘上來一場完美復刻,沙灘上經常會看到模仿充氣人偶的新玩法。



簡單易上手、還原度還絕對低不到哪去的服裝,也很快讓充氣人偶成為變裝道具的熱門款。如果沒有舞動起來,旁人可能還真不知道這是個啥玩意,不過只要一扭起來,他們馬上就會露出心領神會的微笑。



連直播《喋血復仇》的遊戲主播,都不知為何在直播中扮成了它


就算是在幾千米的高空,同樣有充氣人偶的粉絲讓它舞動了起來。



雖然最後還是換成了正常形狀的降落傘,保命要緊


對於創作者來說,他們表達自己熱情的方法就更多了。知名遊戲、漫畫和電影中,都能看到充氣人偶的身影。



《塗鴉冒險家》



《銀河護衛隊》花盆版格魯特的造型和舞姿,可能也參考了充氣人偶


一向嗅覺敏銳的商家,自然也不會任這波熱度從眼前溜走。有人推出可以放在桌上的筆迷版充氣人偶擺件,還有人推出網站讓人能一鍵自由定製專屬於自己的充氣人偶。




但這個定製廣告實在過於陰間


充氣人偶的走紅之路上,有人為了找樂子,有人是真心喜歡,還有人賺足了鈔票(存疑),這都是他們將這段魔性之舞延續下去的理由。或許還有雞湯大師會說,它永不停歇的舞姿是對打工人最好的鼓勵,這樣未免太過矯情,同樣辛苦的鼓風機肯定也不答應。


而事實上,就在剛剛過去不久的萬聖前夜,它的舞蹈確實激勵到了一個11歲男孩,還順帶著溫暖了數十萬網友。


4 一位傳奇


Atillion是一位《我的世界》玩家,同時也是一名父親。他常和兒子一起玩《我的世界》,偶爾一起製作些遊戲中的道具,還會把遊戲過程拍成影片,上傳到他們僅有62位訂閱者的Youtube頻道上。



與Atillion有所不同的是,他的兒子The Squish不僅是《我的世界》粉絲,還很喜歡充氣人偶。因此他特意為今年萬聖節的裝扮選擇了它的造型,儘管家人都覺得這套衣服不好看、不透氣、穿脫還很不方便。


剛剛拿到充氣人偶的衣服時,The Squish非常興奮,在商場前看到同胞後立刻上前和它共舞,全然不顧一旁笑吟吟看熱鬧的路人。到了萬聖夜,他跟著父親一起出門進行“不給糖就搗蛋”環節,一路上都期待著能有同樣裝扮的人出現。



但直到他們準備打道回府,仍沒能等到另一個同樣著裝的充氣人出現。


“我的孩子有些傷心”,Atillion這樣形容當時的The Squish。他在每個遊行隊伍路過時,都會仔細檢視其中會不會有充氣人偶,可是一直都沒有。


直到又一隊變裝後的年輕人從黑暗中走出,Atillion遠遠就看見其中有兒子一直在等的人,而The Squish還小心翼翼地站在一旁伸著脖子望著。等到那個大號充氣人走到自己視野裡,The Squish耷拉著的雙手立刻揮舞了起來,那位他等待了一整晚的充氣人也馬上轉向他。兩人什麼都沒說,就這樣在微弱的燈光中開始了魔性的鬥舞。



“屬於他的傳奇人物出現了,然後做了一位傳奇該做的。”


Atillion在Reddit的帖子裡如此寫道。讓他萬萬沒想到的是,這個溫暖了他和兒子的畫面,還把溫度傳遞給了數十萬網友。他關於“傳奇充氣人偶”的影片在發出後點贊數直線飆升,僅用7個小時就登頂了Reddit當日的熱度榜,3天后以17.3萬贊躋身到了年度熱門主題中。


有網友評論覺得這個故事很偉大,讓人不自覺就笑了出來;有人覺得這個故事將成為最好的例子,鼓舞自己永遠不要氣餒;還有網友認為這是The Squish給他這個成年人上的最好的一課,不要覺得自己是個異類,勇敢去做別人的規則中“不該做的事”。



一篇感情充沛的高贊觀後感,有其他網友自稱已把它列印下來貼在了床頭


網友們都希望“更多的人繼續成為我們在世界上,被人需要的古怪的充氣人偶”,這就是為什麼這個被人嫌棄的草根人偶,需要一直魔性地跳下去。


但年僅11歲的The Squish可能不會想這麼多。他憑著熱情去做了自己想做的,然後等到了自己覺得會出現的人,可能會永遠記住這一晚,也可能很快忘記。


他對充氣人偶的熱愛沒有就此在那一夜消失,因為那位“傳奇人偶”的出現,今後的公共場合中也很可能再出現他魔性的舞姿。在某個商場前的充氣人偶旁,或是一個需要他從黑暗中走出,成為他人傳奇的晚上,即使這個傳奇只屬於一個人。



 

新奇
閒聊
搞笑
留言
全部留言
最新留言
對此貼文留言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