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發文
言士
時事・2021.11.12・7 次觀看・已編輯

追蹤

美國iOS開發者可以不交“蘋果稅”了,中國呢?


2021年10月8日,蘋果公司針對Epic一審判決提起上訴,請求美國聯邦第九巡迴法院重審本案,同時提起動議,請求美國聯邦加州地區法院一審法官Yvonne Gonzalez Rogers暫停實施解除蘋果應用商店IAP支付限制的部分禁止令。


就在11月9日,Rogers法官拒絕了蘋果的動議,她命令蘋果必須在 12 月 9 日之前修改平臺政策,允許包括遊戲在內的所有美國IOS應用開發者在APP內建調轉連結,引導使用者跳出APP,繞開蘋果的IAP支付,透過第三方支付購買數字商品,合理規避30%的“蘋果稅”。


這也是蘋果要求暫停實施的禁止令部分。



(Rogers法官拒絕了蘋果暫緩禁止令的動議)


Rogers法官此舉意味著,蘋果將面臨數十乃至上百億美元的潛在佣金損失,還使得蘋果在全球範圍內的“蘋果稅”保衛戰陷入被動。


平臺經濟反壟斷以降,美國、歐盟、德國、日本、俄羅斯等全球各個反壟斷轄區都在調查“蘋果稅”,以及蘋果能對每筆數字商品交易收取30%佣金的基礎所在——蘋果IAP支付限制條款的合法性。


首先,究竟什麼是IAP?


IAP不是Apple Pay


IAP,即“in-app purchases or in-app payments”,又稱為蘋果的應用內購買或應用內支付系統。


IAP是一個軟體程式集合,當用戶使用蘋果數字裝置購買數字內容、服務和訂閱時,蘋果使用該系統來管理App Store內的付款、交付和佣金。蘋果也在iOS裝置上的其他應用商店使用該系統,如 “iOS上的iTunes商店、蘋果音樂、iCloud或雲服務”,以及蘋果的“實體零售店”。


但IAP不等於Apple Pay。


Apple Pay與支付寶、微信支付等支付工具一樣,都是IAP系統內的付款方式,抑或說是組成部分。例如在中國大陸的蘋果應用商店內,可供使用的付款方式包括支付寶、微信支付、銀聯/信用卡等;在美國的蘋果應用商店內,可供使用的付款方式包括Apple Pay、信用卡/借記卡、PayPal等。



(中國區蘋果應用商店的付款方式)


在Epic訴蘋果一審判決中,法官對IAP的功能有過解釋:


“蘋果IAP是一個安全的系統,它跟蹤和驗證數字購買,然後確定並收取這些交易的佣金。在這方面,該系統透過識別客戶及其支付方式、跟蹤和積累交易資料來記錄所有數字商品銷售;並進行與欺詐有關的審查。IAP同時向消費者提供資訊,以便可以檢視他們的購買歷史,與家庭成員跨裝置共享訂閱,便於家長控制孩子的支出,以及質疑和恢復購買。”


關於IAP與Apple Pay等付款方式的關係,法官進言之:


“IAP支付系統涉及佣金以及開發者、蘋果公司、消費者之間的資金轉移,蘋果聘請了第三方支付處理商(例如PayPal、微信支付、支付寶)。考慮到交易量的不同,蘋果公司支付給這些處理商的費用大約在1%到2%之間。”


全球調查IAP與蘋果的有限妥協


IAP本身是個好東西。


問題在於,蘋果公司在平臺《開發者協議》中安排了兩個“反引導條款”:禁止開發者在APP內建“按鈕、連結等能將使用者引向IAP以外進行購買的支付方式”,還禁止開發者與使用者通訊聯絡、“鼓勵使用者使用IAP以外的購買方式”。


鑑於“反引導條款”的有效實施,在蘋果應用商店內發生的數字商品交易,都只能透過IAP支付,以便蘋果收取30%的交易佣金。


這是一種美國反壟斷法中的縱向限制行為,可以對應中國《反壟斷法》第17條第4款規定的,“沒有正當理由,限定交易相對人只能與其進行交易或者只能與其指定的經營者進行交易”。


在Epic訴蘋果一審過程中,法官認為,蘋果的IAP支付限制條款導致應用程式開發者不能在蘋果IOS生態系統內,向用戶傳達其他應用商店潛在的低價購買資訊,甚至阻止開發者告知使用者蘋果正在收取30%的佣金,進而衍生出蘋果應用商店超競爭性的購買服務定價以及利潤水平,相應損害了開發者與廣大使用者等公共利益,因此構成“不公平的”商業行為。


想必蘋果對此早已瞭然。


在歐洲,由於音樂流媒體Spotify的申訴,歐盟委員會於2021年4月宣佈,初步判定蘋果違反歐盟競爭法。歐盟委員會表示,蘋果一方面與其他音樂App競爭,一方面又在蘋果應用商店內對競爭對手收取高額佣金,並禁止他們告知除IAP之外的其他購買選擇,導致消費者蒙受損失。


德國、俄羅斯、韓國都在透過調查或修法的形式,打擊蘋果強制開發者獨家使用IAP支付系統並收取30%佣金等行為。


美國小型應用開發者經過兩年多的集體訴訟,已經有所突破。


2021年8月26日,這些應用程式開發者與蘋果達成《和解協議》,獲得法官批准後,蘋果將修改《開發者協議》中的“反引導條款”,允許“(美國)開發者使用電子郵件等通訊方式與使用者共享IAP之外的支付方式”,繞開蘋果稅。


日本公平貿易委員會針對蘋果的反壟斷調查,同樣初戰告捷。


2021年9月1日,蘋果宣佈做出妥協,依舊是修改《開發者協議》中的“反引導條款”,擬於2022年初允許全球閱讀器類 App 的開發者在 App 內提供跳轉連結,繞開IAP,將使用者引導向閱讀器類APP的外部網址完成購買。


由於(1)閱讀器類 App 主要提供數字雜誌、報紙、書籍、音訊、音樂和影片的預付費內容或內容訂閱,本身交易體量不大,對蘋果的佣金威脅也不大;(2)開發者以郵件通訊等方式通知使用者繞開IAP支付,存在巨大交易成本,同樣難以實質性撼動“蘋果稅”模式,因此蘋果只是有限度的妥協。


IAP禁止令來襲,220億美元“蘋果稅”堪憂針對IAP支付限制條款的一記重拳來了。


2021年9月10日,在Epic訴蘋果案一審判決中,法官下發了一項力度更大的禁止令:(1)要求蘋果允許開發者透過使用者自願提供的APP註冊訊息,與使用者通訊交流IAP以外的付款方式,(2)要求蘋果允許應用程式開發者在APP中設定連結或按鈕等,引導使用者跳出APP,使用IAP之外的支付系統。



(Rogers法官一審判決的禁止令僅限美國)


這項禁止令並未宣告涵攝範圍,按照一般理解,包括遊戲等所有美國開發者都能繞開30%的“蘋果稅”。要知道,來自遊戲APP的佣金佔到蘋果應用商店收入的70%左右,這70%的收入是由不到10%的蘋果使用者創造的,他們主要是透過IAP系統購買應用內的數字商品。


蘋果很快就坐不住了。2021年10月8日,蘋果針對Epic一審判決提起上訴,同時請求一審法官暫緩執行禁止令中的連結跳轉部分,主要理由之一是禁止令“將給蘋果及其使用者造成永久的、難以彌補的傷害”。


說白了,主要是錢的問題。


根據Analysis Group資料,蘋果2019年在收到消費者下載APP付費和應用內數字商品購買金額後,會將其中70%返還給開發者,這筆總額約為390億美元。據此推算,當年消費者的支付總額為557.1億美元,按照30%的佣金率推算,蘋果當年佣金收入約為167.1億美元。


在Epic訴蘋果壟斷一審過程中,Epic聘請的專家證人Ned Barnes透過逆向工程和審查蘋果CEO庫克的檔案,計算出蘋果應用商店營業利潤率從2018年的75%增加到2019年的78%,2020年為蘋果帶來的佣金收入為220億美元。在法官看來,該結論是對蘋果應用商店運營利潤率的合理評估。


220億美元,相當於蘋果2020財年淨利潤(574.11億美元)的38%左右。


一旦禁止令獲得執行,對蘋果而言,可能意味著數十乃至上百億美元的潛在佣金損失。因此,該公司在申請暫停執行禁止令時表示,“蘋果在向開發者許可平臺的智慧財產權時,有權使用IAP收取許可費……一旦放棄IAP,蘋果再想獲得佣金將會變得非常困難。”


30%的“蘋果稅”與開發者的選擇權


蘋果的說法不無道理,但更值得爭議的是,30%的佣金率是否公平,開發者是否必須繳納這筆佣金。Epic案一審法官在判決書中已經迴應過這個問題——


第一,蘋果主張這是基於智慧財產權的合理回報,但該觀點站不住腳。證據顯示,蘋果對其應用商店特定智慧財產權的投資明顯偏低;


第二,當年喬布斯等高管確定30%的佣金率時,並沒有真正意義上的蘋果應用商店,彼時其他分銷軟體的硬複製成本為40%-50%,蘋果將佣金降到30%是一個“巨大的下降”。因此,蘋果選擇這一佣金率從未考慮或分析過應用商店的運營成本,亦未能證明30%的佣金率與其營業成本存在關係。


第三,蘋果認為30%的佣金率與開發者從蘋果應用商店內獲得的價值相稱。這種說法沒有道理。IOS生態系統由蘋果獨佔,缺乏系統內競爭,難以證明蘋果30%的佣金率與其服務的公允市場價值。多個開發者都作證說,蘋果的佣金率對於所提供的服務來說太高了。反之,蘋果未能舉證它所收取的佣金與所提供的服務存在任何可量化的關係。


不論Epic還是法官都很清楚,要求法官在反壟斷判決中確定價格等交易條款,無疑是一場災難。法官不可能充當市場經濟規劃者的“上帝”角色,更無能力持續監督價格等交易條款之履行。


因此,Epic沒有直接指控“蘋果稅”費率過高,而是要求解除蘋果的IAP支付限制條款,相當於在IAP支付之外開闢可以繞開“蘋果稅”的第三方支付路徑。Rogers法官心領神會,一方面強調蘋果30%的佣金率不是Epic案審理的重點,一方面下發針對IAP支付限制的禁止令,從而“曲線救國”。


Rogers法官在否決蘋果動議時明示,禁止令意在強制蘋果在佣金率方面與開發者競爭,“如果蘋果能制定出競爭性佣金率,並且繼續保持IAP的便利性,相信開發者會認為IAP是更好、更安全的選擇。他們也應該有這個選擇權。”


當然,開發者亦有能力和動機在APP內建跳轉連結,以數字商品降低的誘惑,引導使用者繞開IAP及30%的“蘋果稅”,在APP之外完成支付。


這就是競爭機制的魅力所在。


按照程式規定,蘋果還能向聯邦第九巡迴法院繼續申請暫停禁止令,蘋果發言人也表示有此打算,但留給蘋果的時間已經不多了。依據判決,禁止令將在2021年12月9日之前生效。


啟示:中國開發者何時也能規避“蘋果稅”?


值得我們注意的是,由於Epic未能向一審法院提供任何權威證據,證明在全球範圍內可以根據蘋果違反加州《不公平競爭法》而釋出禁止令,因此Rogers法官禁止令的涵攝範圍僅限美國全境,並不包括中國在內的全球其他地區。



(Rogers法官一審判決明確,禁止令無法涵攝全球。)


中國正是蘋果徵收“蘋果稅”的主要國家。Analysis Group(2021)報告指出,2020年,蘋果公司應用商店內,來自中國開發者的數字商品和服務銷售額共計170億美元。按照30%的佣金率計算,蘋果獲得佣金收入高達51億美元,這還不包括消費者下載付費應用時的收入。


從蘋果反覆要求暫停禁止令並提起上訴的舉措來看,該公司並無動力在中國等全球其他地區主動解除IAP支付限制。不過,在歐盟等地區都在對蘋果展開反壟斷調查時,中國的執法行動恐怕已在醞釀之中。


至於中國的IOS開發者何時能像美國一樣,繞開蘋果IAP支付限制,迫使蘋果在“蘋果稅”方面參與競爭,這個問題可能很快會有答案。




新聞
中國
美國
科技
留言
全部留言
最新留言
對此貼文留言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