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發文
麋諾Miino
娛樂・2021.11.12・4 次觀看・已編輯

追蹤

在布達佩斯拍戲一個月張震說那裡像"歐洲的橫店"

1965年出版的《沙丘》,被稱為世界上“最不可能被改編”的科幻小說。

由於涉及到的世界觀相當宏大,不僅有相當複雜的人物和敘事,還探討了龐雜的生態、哲學等問題,因此,影視化改編難度是空前巨大的。

《銀翼殺手2049》、《降臨》的導演丹尼斯·維倫紐瓦,是原著的忠實粉絲,他在採訪中曾表示過,《沙丘》是自己的“夢想之作”。

歷經四年,將在10月22日上映的《沙丘》,是維倫紐瓦導演職業生涯的第十部長片作品,他完成的是影史上一個幾乎不可能完成的艱鉅任務。

電影凝聚了無數好萊塢影人的夢想,漢斯·季默配樂,瑪麗·帕倫特擔任製片人,艾瑞克·羅斯編劇,個個都是奧斯卡常客,“甜茶”提莫西·查拉梅、麗貝卡·弗格森、贊達亞主演。

其中,藉此機會,網易娛樂跟張震聊了聊,對他而言,這也是一次“考驗想像力”的獨特體驗。

與維導互相欣賞,

張震與維倫紐瓦結識於2018年的戛納電影節,兩人都是主競賽單元評委團成員,私下里相談甚歡。

“那個時候沒有聊到《沙丘》這個項目,過了一年還是兩年,突然他發電郵給我,說有一個這樣的項目,然後問我要不要跟他合作。”張震毫不猶豫地答應了。

維倫紐瓦導演對張震的評價頗高,他曾表示,“從90年代

張震自稱是維導的小小粉絲,“他是一個非常有才華的導演,對每部電影所要探討的主題,跟它背後的一些科學、生物學這種非常學術性的基底認識還是非常紮實的。”

每個導演都有自己獨特的工作方法,合作過無數大導的張震,總結維導在現場的工作方式,是指令清晰且讓演員有發揮餘地的。

在拍攝之前,導演會跟演員進行一輪或兩輪的角色討論,給出清晰的指令——想要這個角色在電影裡帶給大家甚麼樣的觀感。在這個整體的把控之下,演員如何去給角色填補豐滿,就是可以自由發揮的部分了。

他比喻,“就好像要拼一個積木,他跟你講說要拼一個球,可是他沒跟你講要拼什麼球,你要他是圓的可以,是方的也可以,反正大家就一起來拼,拼到最後慢慢這個形狀就出來。所以整個過程不光是我,大家都很喜歡這樣的一個工作方式。”

拍攝期間,張震在匈牙利布達佩斯待了一個月。因為當地政府扶持,近些年不少國外劇組都來到這裡,他笑稱那裡就像是“歐洲的橫店”。

國外片場的有序和安靜也給張震留下了深刻印象。他的部分大多都在攝影棚拍攝,兩個足球場大的影棚裡,基本沒有人大聲講話,他形容“連我們現在採訪這樣的音量都基本上沒有”,這種工作狀態讓演員在表演時能夠專心進入角色。

他還很喜歡去片場的道具間,按照原著打造的武器、飛行器等道具都是按1:1的比例設計,做工精美考究,他在那裡腦補出了對沙丘世界的概念,這樣在拍的時候,“會比較踏實一點”。

科幻電影是一個架空的世界,但在展現人與人情感方面依然還是真實的,張震覺得,通過場景、服裝、道具的輔助,演員能夠更加有發揮空間,“在這樣的一個工作環境下,你只要相信了,一切都是真實的。”

演岳醫生不困難,想成為斯特蘭·斯卡斯加德那樣的演員

同場競技的都是世界級的大牌演員,張震說自己這一次主要是“來觀摩的”。他很喜歡悄悄觀察其他演員在拍戲前後的狀態。從他們身上,張震“看到了很多西方演員身上非常特別的優點,跟在亞洲演戲是很不一樣的。”

跟他對戲比較多的是奧斯卡·伊薩克,張震總結,他對錶演藝術有一種很純粹的追求,“跟他拍戲的時候就很好玩,會有很多火花,會不斷地有很多變化。有一點像在過招,我們之間的化學作用可以讓戲變得更有美學一些。”導演也會在旁邊,把持住人物需要表現出的重點,同時又放任他們去做一些真正自己想做的事情。

飾演哈克南公爵的瑞典演員斯特蘭·斯卡斯加德,給張震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公爵這個角色需要特殊化妝,一待就是7、8個小時,對於今年已經70歲的斯特蘭來說,是一件十分耗費體力的事。但張震說,自己從來沒有在他的臉上看到有過不開心的表情。

一次收工後,張震去現場看斯特蘭拍攝,那場戲斯特蘭的出場方式是從一個大油池裡浮出,因為每次出來水滴到外面都需要重新整理,為了不浪費時間,他在池子裡一直待了兩個小時沒有出來。“我很佩服他,希望自己可以成為像他那樣的演員。”張震說。

這一次張震飾演的岳醫生,是一個充滿神秘感,又有悲劇性的人物。接到維導邀請時,張震本能地感受到,“這個是在表演藝術裡面,很讓演員喜歡的類型。”他也非常自信,“其實這樣類型的角色對我來講不是太困難,因為演過類似的。”

岳醫生的戲份在這一部裡戲份有限,但在整個影片中,他起到了讓故事發生轉向的關鍵作用,重要的是如何把持好角色的心理狀態,這也是他這一次表演的最大目標。

他將角色的心境變化做了一個解構,“譬如說我跟保羅的時候,就是不能夠外顯出來,很多心情擺在裡面,但是你又不能不給,要帶著一種'葫蘆裡賣什麼藥'的概念去做這些事情。這些東西慢慢堆積到了跟男爵的那場戲的時候,你就可以把東西慢慢往外丟,把它渲染出來,可能會讓大家觀感上面有一個反轉。”

生活簡單,今年計劃精進廚藝

張震這些年的生活愈發趨於簡單。他從不參加綜藝,很少更新社交網絡動態,但又會時不時空降微博粉絲群,像普通朋友一樣跟大家分享最近的感受、叮囑粉絲在颱風天注意安全。

從1991年《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開始,張震的演藝事業已平穩前行了30年,但在表演上仍然保持著活力。

2019年首次演了電視劇《宸汐緣》後,今年又加入了《蘇里南》的拍攝。還第一次嘗試了

電影、電視劇和話劇,對他來說都是表演上的新體驗,透過不同媒介的表演會有更多的理解。“在舞台上的表演跟在影劇上面表演,雖然都是表演,但互相之間還是有一點不太一樣的地方,所以演了話劇會讓我覺得,其實有時候用話劇的方式來做影劇上的表演好像也是可以的。”他依然在尋找不一樣的表演可能性。

最近張震有一個小目標:今年想精進一下自己的廚藝。

這件事他其實已經想了很多年,但遲遲沒有開始。這兩年由於疫情,張震感到工作壓力變大,在世界各地的工作會常常滯留,有時會很想念家裡的味道和一些小吃。“對吃還是有一些自己的口味,想要建立一套屬於自己的一個菜系。”

慢性子的張震,說話時語氣平和緩慢,充滿著令人安心的穩定。就像王家衛所說:“張震是一把好刀”。刀的真意不在殺,在藏。他的生活就是那柄溫吞的鞘,藏好利刃,關鍵時刻,一擊即中。


娛樂
演員
電影
留言
全部留言
最新留言
對此貼文留言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