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發文
言士
時事・2021.11.12・7 次觀看

追蹤

南非最後一任白人總統去世:他為何秘密決定釋放曼德拉?

南非前總統弗雷德里克·威廉·德克勒克(Frederk Willem de Klerk)當地時間11月11日上午在開普敦的家中去世,享年85歲。作為南非種族隔離時期的最後一任白人總統,德克勒克選擇了與納爾遜·曼德拉(Nelson Mandela)和解。在推動廢除種族隔離制度的過程中,其處境非常微妙。

南非前總統德克勒克(1936-2021)

罹患癌症在家中“安詳地去世”

德克勒克的基金會在一份聲明中表示:“前總統德克勒克在與間皮瘤癌症作鬥爭後,今天上午早些時候在弗雷斯納耶的家中安詳地去世。”

德克勒克今年3月份被診斷出患有間皮瘤,這是一種影響肺部組織的癌症。而德克勒克的兒子威廉於2020年10月也死於癌症,終年53歲。

“德克勒克身後留下了妻子埃麗塔,孩子簡和蘇珊,以及他的孫輩,”德克勒克基金會說,他的家人將在適當的時候宣布葬禮安排。

德克勒克與家人

德克勒克曾領導南非白人少數派政府,直到1994年曼德拉領導的非洲人國民大會(ANC,簡稱非國大)大獲全勝上台。

他與曼德拉分享了諾貝爾和平獎,同時也是南非向民主過渡的關鍵人物。但在種族隔離制度廢除20多年後,德克勒在向民主過渡過程中的角色仍然備受爭議。

受到當時意識形態變革影響

德克勒克1936年出生於一個顯赫的南非白人家庭,這是一個主要來自荷蘭殖民者的白人族群。他的父親是一名主張種族隔離的議員,曾短暫擔任過臨時總統。

德克勒克年輕時學習法律,然後被選入議會,成為實行種族隔離政策的國家黨成員。在20世紀80年代末,他開始擔任南非總統。

在當時的蘇聯領導人戈爾巴喬夫(Mikhail Gorbachev)實施的改革或政治“開放”的意識形態變革的影響下,德克勒克演變為一名溫和派改革者。雖然德克勒克贊成逐步變革,但在他的領導下,南非種族隔離制度迅速終結,沒有發生重大暴力事件。

德克勒克推動南非廢除種族隔離制度

“我擔任總統的頭幾個月恰逢東歐解體,”德克勒克在他的自傳《最後的跋涉:新的開始》(The Last Trek: A New Beginning)中寫道:“在短短幾個月的時間裡,我們幾十年來的主要戰略問題之一就消失了。”

“一扇窗戶突然打開了,這為採取一種比以前想像的更具冒險精神的方法創造了機會。”德克勒克寫道。

釋放曼德拉的決定一直保密

在德克勒克的政治生涯中,最令人難忘的是他於1990年2月發表演講,宣布解除對非國大和其他解放運動的禁令。就在這次演講中,他下令將反種族隔離的領導人物曼德拉從監獄中釋放。曼德拉在獄中服刑已經27年。

宣布這一決定前。由於擔心洩密和白人極右勢力的反彈,除了少數內閣部長外,德克勒克對所有人都隱瞞了這一重大決定。就連他的妻子也被蒙在鼓裡,直到她和德克勒克前往議會那天才知道要釋放曼德拉。


德克勒克與曼德拉

在2006年德克勒克的70歲生日慶典上,曼德拉盛讚德克勒克的政治舉動為“飛躍”:“你展現出了很少有人在類似情況下所表現出的勇氣。”

曼德拉於2013年12月去世,享年95歲,距離南非首次不分種族選舉20週年不到6個月。

他“犧牲了自己的權力”

德克勒克於1972年開始擔任議員,當時他是右翼礦業小鎮維雷尼辛的成員。此後的幾年,他一直做教育系統的部長,南非教育體系在白人兒童身上的支出是黑人兒童的10倍。

分析人士表示,德克勒克犧牲了自己的權力,在長達數年的製憲談判中,既要推進南非向非種族主義社會前進,又要保護白人在未來社會中的政治和經濟利益;既要處理同曼德拉領導的非國大之間的談判夥伴關係,又要應付來自白人極右勢力的巨大壓力。

不過,分析人士也指出,德克勒克在打擊白人極右勢力時過於謹慎,這些右翼分子涉嫌煽動暴力,但他對黑人社區發生的槍擊和長矛襲擊知之甚少。

南非種族隔離制度垮台後,他所在的國家黨在他擔任副總統的“民族團結政府”中分享權力。但德克勒克和曼德拉之間的關係經常緊張,1996年德克勒克退出政府,稱“非國大不再重視他的建議或指導”。

德克勒克1997年退出政壇,後來在大主教德斯蒙德·圖圖(Desmond Tutu)的真相與和解委員會面前為種族隔離制度帶來的苦難道歉。他說:“歷史表明,就種族隔離政策而言,我們的前領導人在他們踏上的道路上大錯特錯。”


時事
世界新聞
留言
全部留言
最新留言
對此貼文留言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