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發文
機械貓 Meow
3C・2021.11.18・38 次觀看・已編輯

追蹤

我給手機裝個軟體,怎麼就跟犯罪扯上關係了?

對於 iOS 和安卓使用者來說,安裝應用是兩種截然不同的體驗。iOS 使用者下載應用找 App Store,安卓使用者既可以找應用商店, 也可以自己動手。


不過最近蘋果軟體工程高階副總裁費德里吉表示,「側載(自行安裝應用)是網路犯罪分子最好的朋友」。安卓使用者這下可以說是人在家中坐,罪惡天上來。畢竟,自己動手裝軟體,早已是習慣行為。



是側載應用無罪,抑或 App Store 是 App 分發的唯一的真理?比起「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的哲學問題,它的答案要簡單得多。


一、App Store 之前的世界


世界上最早的移動應用,可以追溯到 Psion 的掌上電腦,執行 EPOC 作業系統。1991 年 9 月,Psion Series 3 釋出,早期型號搭載 16 位 EPOC 作業系統,具有 7.68MHz 處理器、256KB-2MB 記憶體,可以執行文字處理、電子表格等應用程式,被認為是世界上首個真正實用的個人電子助理(PDA)。



Psion Series 3 的重要意義在於,它允許使用者透過軟體包安裝應用程式。Psion 的 EPOC 系統採用 OPL 開放程式語言,支援使用者自己建立應用程式,造就了掌上電腦自由軟體、共享軟體的繁榮。


Psion 還與諾基亞、摩托羅拉、愛立信聯合,其結晶便是 Symbian 軟體公司,再後來就誕生了我們熟悉的塞班系統。



隨著手機效能越來越強,手機應用程式的的可能性變得更為豐富。因為塞班系統程式設計較為困難,手機廠商便透過 Java ME 建立移動應用。Java ME 曾是移動平臺的王者,支援多個平臺,使用者可以方便地在手機上安裝部署。你是否還記得拿著諾基亞、索尼愛立信鍵盤機,在瀏覽器輸入熟悉的網址、下載 Java 版本手機 QQ 的歲月?



靠著 Java 軟體生態,諾基亞構建了自己的手機帝國,但也在溫水煮青蛙中為帝國的崩塌埋下了種子。


2008 年 7 月,初代 iPhone 面世的一年半之後,蘋果正式推出 App Store 應用商店,最初提供了 500 款應用;2008 年 10 月,谷歌面向使用者推出 Android Market,作為安卓裝置的應用市場,後來變成了集應用、遊戲、電子書、音影片節目等於一身的 Google Play Store。



諾基亞這時才恍然大悟自己的失算。曾擔任塞班業務主管的 Nigel Clifford 後來回憶稱,缺少統一的應用商店,是塞班系統的一個致命失誤。2009 年,諾基亞 Ovi Store 應用商店姍姍來遲,但已經無法將諾基亞從敗局中挽回。


可以說,世界上是先有移動應用,後有移動應用商店。然而


應用商店誕生之後,便直接提升了使用者的體驗。


圍繞應用商店構建起來的移動應用生態,是 iPhone 與安卓手機推翻諾基亞霸權的關鍵一步。


二、App Store 的是與非


對於圍繞 App Store 運作的軟體生態,蘋果高管們是持何種立場?


庫克表示開放側載軟體「很冒險」,「就像汽車製造商在銷售沒有安全氣囊或安全帶的汽車」。他還放出了狠話,如果使用者真的想側載軟體,「可以購買安卓手機」。



他們的這番話很好理解:側載 App 不安全。多年使用安卓手機使用者,應該體驗過安裝手機軟體的險惡。以往因為沒有統一的應用市場,經常要透過百度搜索,然後在各種有名無名的下載站、應用市場找到安裝包。運氣不好的時候,各種流氓軟體可以連人帶手機一同搞崩潰。


後來隨著國內手機應用市場的規範化,使用者養成了在手機第一方應用商店裝軟體的習慣,被流氓軟體坑的風險就減少了。即便你想要透過安裝包自行裝軟體,廠商們也會提醒你安全風險,耐心地勸阻。



當第一方應用商店成為使用者習慣之時,我們還看到了另一個問題,那就是收益。


收益是此次蘋果側載 App 之爭的緣起。《堡壘之夜》開發商 Epic 就 App Store 與蘋果展開了長達數年的訴訟,指責蘋果對 App Store 過度控制,向開發者收取過高的佣金。



簡單地說就是錢的問題。蘋果 App Store 會對軟體開發商收取 30% 的抽成,而且在 iOS 上,使用者沒有其他正式的軟體安裝渠道和支付渠道,這筆抽成最終只會落到蘋果的口袋裡。


聽起來蘋果好像有點不太厚道,但事實果真如此嗎?


我們可以設想一下如果蘋果開放 iOS 軟體側載的場景——實際上,安卓這邊已經有了現成的例子。有的遊戲廠商為了避免應用商店的渠道抽成,選擇不在應用商店上架,透過自家的渠道提供安裝——反正安卓手機可以隨意下載、安裝軟體。


但換個角度想想,敢這樣自立門戶,不需要依託應用商店宣發的,肯定都是體量巨大的公司,拒絕抽成實際上給它們節省了大筆流水。



而同時,我們很難確保這些「屠龍勇士」不會變成「惡龍」。繞開應用商店不僅讓它們繞開了抽成,也繞開了制度約束。它們可以肆意設計應用,對使用者予取予求,索取更多個人資訊為自己牟利,或者透過各種手段直接從使用者手中賺取收益。


如此一來,那些遵守秩序的開發者,尤其是一些中小開發者,無疑是最大的受害者。相比那些大型網際網路公司,他們自身在宣發、接受支付的問題上往往沒有太多手段,容易受到破解和盜版軟體的傷害,收入下降,嚴重的甚至難以維持應用開發。


有 iOS 軟體開發者談到過,之所以不做安卓應用,是因為 App Store 能夠更好地保障收入。因為安卓軟體難以保證購買與訂閱的收益,開發者們就傾向於推出帶廣告的免費軟體,透過廣告獲得收入,這也就導致了安卓應用的廣告氾濫。保障開發者的穩定收入,是蘋果生態繁榮的根基。


三、誰是最優解?


App Store 的運作模式,是賈伯斯意志的體現。起初構想 iPhone 的時候,賈伯斯並不喜歡應用商店的模式,他認為這會導致開發者在系統上肆意妄為。最終,他還是認同了應用商店,允許開發者製作應用程式,但必須遵守一定的規範,其上架、分發需要經過蘋果稽核,保證應用程式的體驗。


谷歌的 Play Store 也有相應的規範,但由於安卓系統支援側載,開發者可以繞過商店自行分發安裝包,就有機會在 App 裡暗藏各種玄機。加上谷歌服務在國內無法正常使用,兼顧國內國外市場的開發商,就會做一套合規的應用在 Google Play 上架,讓為國內使用者提供「特供版」。


那麼 App Store 就是完美的嗎?也並不見得。對於那些賈伯斯設想之外的、「知道自己想要什麼」的使用者,可以透過側載的方式,稍加折騰,去獲得自己想要的功能。


畢竟,Mac 其實是支援側載應用的,蘋果可沒說過 Mac 系統就不安全了。蘋果需要把握的是,如何確定規範與開放的邊界。



再說還有 Windows 和 Linux 的使用者呢,他們肯定不會覺得,自己在開沒有安全氣囊或安全帶的汽車吧?

3C
Apple
Android
iOS
手機
Google
留言
全部留言
最新留言
對此貼文留言

送出